二胎怀孕的时候,大概在孕7个月的时候,晚上梦到去世两个月的大伯公(我爷爷的亲哥哥)。
大伯公去世前的一年,他儿子,我叔,因为自身的原因在工程上跟老板发生经济纠纷,因涉及金额较大牵扯到我堂弟(合同是我堂弟去签字的),最后大伯公他儿子、孙子,一起去吃公饭了。
托梦
那时候大伯公因为做了大手术不敢刺激他,没人给他说,但离去世的前两个月还是知道了。
去世的那一天一直眼勾勾着盯着门口看,希望能看到儿子、孙子。
梦里去世的大伯公(梦里一直知道他已经去世),他叫了我,还有我发小(发小老爸是我大伯公干儿子,我跟我发小都是同个家族同一房的),发小那时也怀孕5个多月了,还有大伯公自己的孙媳妇,他孙媳妇已经生了,反正这三个孩子的属相都是一样。
他在梦里对我们说,叫我们三个人抽签,他要带走抽中的那个孩子当他的信差,报告他儿子跟孙子在阳世的情况,然后我们莫名其妙的很听他话说抽签就乖乖的去抽,三人准备一起抽的时候,我奶奶突然出现并且拿着一个大木棍,跟我大伯公打了起来。
这里说下我奶奶,她会神婆的一些本领,但也是一些很皮毛的。
梦里我奶奶把我大伯公打跑了,然后我也醒了。
醒来也没当一回事。也没跟人说过。
做这个梦大概过了半个月,我发小6个月的宝宝突然就胎停,她前四天去产检一切都顺利。
等我听到这消息后我就想起这个梦来,不知道有没关系。
再讲个家族里的一个婶婶。
同一家族的一个婶婶,她不知道是得了什么病,辗转各大医院没有检查出来,在两个月内就去世了。
她去世前我们家族没一个人知道她已经在医院两个月了,她家人也从来没透露过她的身体状况。村里也不知道她病了两个月了。接到报丧电话才知道她去世了。
等他们的车从医院回到村里时,家族里回来帮忙办丧事的都还没来的及回来。但尸体等不及他们回来就快硬化,不能穿上寿衣了。
我那里的习俗穿寿衣是由子女跟配偶,再加家族里关系比较亲密人来一起穿的。
人去世的比较突然,穿寿衣时人手根本不够,再加上子女又不是很懂,穿了好久都没穿好。
她的年龄去世穿寿衣比较多忌讳,不是随便套上去就行,系寿衣带子就有一堆的讲究(有啥讲究我也不懂)。反正到了最后是我奶奶帮忙穿好的,懂忌讳的也还没回来。
然后当天晚上那个婶婶就跑我奶奶梦里,在梦里一直感谢我奶奶帮忙,也托梦给她子女要尊重我奶奶。
作者:LXP绣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