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号的沉底位发言很有效,加之他自认的民以上身份,煽动性颇高,场上的票终于不再是一边倒的趋势,2、3、10、12四个人把票依旧投给了1号,1、4、15和我把票投给了12号,其余人弃权,平票出现了。

“哦哟~第一天就平票了呀,1号和12号PK,PK之后不允许弃权,需要至少投出去一个人哦!这次从12号开始。”

12号露出的嘴角抖了一下,这时候最开始发言很容易出现漏洞被人抓住,1号并非小白玩家,应该只是之前玩正常的狼人杀的时候套路太熟悉,如果她的发言中有什么漏洞,怕难逃一死。

“15号说自己是神职就是了么?我看1、11、15就是三头狼,可以捆绑推出,还有一个是深水狼,可能就在弃权的人中,或者在投给我的人中,我是带身份的牌,我还有一瓶毒药,你们不能杀我啊,我今晚可以毒杀一个狼人的,我要死了,你们都得死!”12号此时已经撕心裂肺了,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被打入狼坑,也正所谓言多必失,在我看来,12号今天出局已经是必然了。

后面,12号又说了许多有的没的,然而此时已经没有人再信她了,一直到小女孩的提示音打断,告诉她时间到之后,她才闭上了喋喋不休的嘴,满心怨恨的盯着头上的大屏幕。

“哦吼~12号,你盯着我是没有用的哦,机会已经给过你了,下面,1号做PK陈词!”

1号低头不语,思考了一会儿,这才抬头看向12号:“12号,你已经死了,号召毒死11号的是你,说自己是女巫的也是你,说有深水狼的是你,说四个投给你的人都是狼的也是你,更何况,女巫死了是巨大损失,但绝不至于我们都要给你陪葬。逻辑混乱不堪。说实话,我是为了保命,谁愿意死在这儿?本来还有一丝愧疚,现在看也就不必了。你女巫的身份坐不牢,我是女巫,昨晚救了自己,所以别挣扎了。发言完毕。”

“再次投票~友情提示,弃权者视为犯规哦!”

3秒倒计时后,众人放下了手中的投票器,12号颓然坐在椅子上,低低的啜泣声,恐怕只有我和13号能听得到,大屏幕上,所有人一边倒都投给了她。旋即,12号止住了哭声,恨恨道:“狼人是1、8、我和15,信不信由你们,什么鬼游戏,我要拉着你们陪葬!”

“遗言结束了么?”小女孩儿问到。

“没有!”接下来,12号的发言完全打破了我对这个高挑美女进门时的所有幻想,她依次问候了组织游戏者的族谱中所有人,一直骂到了时间用完,而我们则噤若寒蝉,看得出,游戏的组织者很守规则,哪怕被骂的再难听,也没有阻止12号继续“发言”。

“时间到!”随着一声枪响,12号再也没法开口说话了,只能一张一合的动着嘴唇,不一会儿就彻底歪倒在了椅子上。

“现在是奖励时间,各位可以点一些饮料和吃的,完全免费哦,趁着这功夫,大家可以交流一会儿,但不可以离开座位或摘下面具,违者视为犯规。”原本甜美的小女孩儿的声音现在听起来却极其刺耳,众人都不说话,只有15号,淡淡开口:“我要一杯威士忌,牌子无所谓,但要单一麦芽的。”

坐在15号身边的14号诧异开口:“都什么状况了,你居然还有心思喝酒?”

15号转过头:“不喝这杯酒,我就能出去的话,让我以后滴酒不沾都可以,但现在我需要的是冷静。”

13号冷哼一声:“12号可说你就是狼人,你不解释什么?”

“如果你认为她说的是真的,大可以投票把我投出去,但我出局之前,一定会带走一个我觉得最像狼人的,毕竟对我而言,他们才是敌人,决定我生死的敌人。”

众人听完,虽然也难免狐疑,但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只是听完15号的话,大家都不约而同的要了一点酒,之后就没人再说什么了,屋子里一片死寂。

很快,大家要的酒就都通过桌子上的一个暗门送了上来,我喝不惯别的,只要了一杯龙舌兰,清凉的酒水下肚,马上反馈回来一阵火辣,这才觉得心里稍安。我发现,15号在喝酒的时候,手一直在颤抖,可能太紧张了吧。现在局面其实对我并不是很有利,15号被12号遗言指认为狼,那么15号认为我和1号是好人,这个说服力就显得很弱了,这一轮如何自保也是问题。

“天黑请闭眼!”不多一时,所有人都喝完了杯中的酒水,提示音也换回了冷冷的AI音,杀人的程序又开始流转起来……

“天亮了,昨晚又是个平安夜!不得不说,这一届神民阵营真的厉害哦!这次15号先说吧。”

“我是女巫,今晚我会撒毒。”不得不说,15号真的有点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意味。

“今晚我会毒10号,如果10号今天能证明有充足理由,我会毒9号,目的是自证身份,昨天我已经解释清楚的情况下,还有4个人投了6号的票,这几个人我都会好好观察,除非你们有足够的理由说服我。今天坑位轮不到我,在2、9当中找,除非预言家带队,不然我谁都不信。发言完毕。”

后面的两个人说的也都并没有什么营养,因为12号的发言,14、13又清一色站队要推15号出局,我的头越发的疼了……

“11号发言。”

“我没什么异议,前置位发言,能听到的信息不多,后面没人跳女巫的话,那就说明15号是真女巫,虽然不想这么说,但目前只能把命给15号手里。连续两晚平安夜,12号自爆狼人身份,神民阵营形式大好,只要没有意外,我们活下来的概率很大,希望后面预言家能跳出来,说一下两晚结论,守卫今晚可以守你一轮,我们还有骑士决斗,大概率能让预言家活下来的。发言完毕。”

“10号发言。”

“我是预言家。”10号淡淡开口道:“昨晚我验了15号,他确实是好人,但是撒毒别洒在我身上。所以今晚,守卫要守好我,明天骑士随时准备决斗。1号我是第一天验的,所以他是查杀,昨天才坚持投给了1号,第二天我验了11号,他是好人。也就是说,12号的遗言是真假掺半的,15号在她遗言中出现大概是因为15号是她真正的死因吧。今晚我会验2、3其中一个。至于11号,虽然你是好人阵营,但也着实自私了一些,除去12号,我们应该默认还有三头狼人,我能被守几晚?唯一希望就是今天必须推出一狼,守卫今天守我,女巫药没用或者骑士决斗能杀掉一个狼人。今天全票出1,发言完毕。”

10号自称预言家,确实是我没想到的,如果这样,他发的金水就是15,查杀就是1,那昨天分析的所有逻辑就完全崩盘,1号难道被骗了?被打成了冲锋狼?只有这个解释是合理的,这可不仅仅是游戏,而是一个事关生死的角斗场啊。

“我是神牌,我占10号,毕竟现在是全场唯一预言家,不管怎样,今天出1号。发言完毕。”像这种模棱两可的发言,一般都很快结束,没有逻辑性,只是单纯站队,但9号不一样的是,这是场上仅有的承认神职的三个人之一。

“我是8号,我是神职……”8号伸出自己右手食指,推了一下鼻梁上并不存在的眼镜,此时此刻,我才认识到这个游戏如果真的放在现实中的恐怖性,它的恐怖源自于未知与信任割裂,你无从知道身边的人说的是真是假,尤其是在他们语气诚恳的对你说“我是一个好人”的时候,而你的手里恰恰握有决定他们生死的一票,同时,也意味着他们握着你的生死。

很快,所有人都说完了,到了1号的沉底位发言,1号先是沉默,之后是狂笑:“10号,你可想好了,你是预言家?现在你没有机会说你错了,我会让你知道我是什么身份。”然后1号镇定下来,看向我,又看了看15号:“谢谢你们相信我,但恐怕这次你们也无力回天了,我唯一能证明的就是10号的身份是假的,而且大概率是狼。10号自称是预言家,真的预言家可以不用费事了,我负责带走他,9号是真是假由你们猜测。我觉得大概率是12、10、9,2、4我拿不准,3、13、14仅仅是三个跟风的傻子。发言完毕。”

我,还有2、4分别投了弃权票,最奇怪的是10号居然把票投给了我,其余所有人票到了1号身上,包括15号。

“1号玩家淘汰,是否发动遗言技能?”冰冷的AI响起,我发现,所有程序性的问题大概率都是这个AI在说话,其余的时候都是那个小女孩儿。此时所有人都很平静,只有10号一脸惊恐,不住摇头,其实在1号说要带走他的时候,10号的结局已经注定,此时,哪怕1号不发动技能,下一轮出局的也一定是10号。

“发动技能,带走10号玩家!”随着1号玩家声音落下,悬在大家头顶的巨大屏幕开始出现变化,一个巨大的枪口缓缓向着10号移动,10号惊恐不已,一下从座位上蹿了起来,在房间里慌乱逃窜,样子无比狼狈,虽然看不到1号的表情,但还是能从面具镂空的地方看到他嘴角的弧度,这个游戏中,所有人都已经癫狂的样子,从最开始的轻松,到游戏开始时的惊恐,现在好像又回到了游戏当中,好像淘汰也仅仅是被请出去,和其他被淘汰的人坐在一起喝喝茶的样子。

“呯呯~真刺激,一天死了两个,看来10号说的1号身份是假的呢,那他还是不是预言家了呢?你们猜猜看?”不知道是如何定位的,稳坐在座位上的1号和狼狈逃窜的10号在枪声之后都倒了下去,与此同时,小女孩的声音又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场上剩下的人已经近乎麻木了,如果不是刺鼻的血腥味,恐怕所有人都会认为这是一场梦。

“又到了中场休息的时间咯~这次不光有酒水,还有一些小点心哦~请各位品尝!”小女孩儿欢脱的声音和屋内诡异阴暗的画面形成强烈的对比,巨大的违和感让我觉得我要疯了,这次干脆没问什么,每个人面前上的都是之前点过的酒水,和一份与酒水相匹配的糕点。

15号依然很淡定,这次手也没再抖,稳稳拿起那杯威士忌,一饮而尽,又拿起刀叉,大口吃着蛋糕。其他人也不再有异议,效法15号一样,开始吃喝起来。

当所有人都放下餐具,小女孩儿又在此开口:“那么为了给大家多一些的动力,我提前透露一些小道消息,根据各位观察者的意见,本次奖金提升到每人500万。”

“有什么用,如果活着的人你们都让出去,恐怕这个地方早就不在了吧?也就是说,无论游戏胜利与否,起码我们肯定都出不去了,对吧?”4号激动的质问道。

“不是哦,我们有特殊的方法,可以让你们自由活动,甚至如果喜欢可以加入我们,但如果只是以玩家级别加入的话,很容易就会变成5号那个样子哦。”

“观察者?也就是说,我们正在进行的游戏在哪儿正在被直播?”8号愤懑不已,我们在这里如同被关在了罗马斗兽场中,面对着不知名的恐惧与随时殒命的危险,原来只是别人眼中的余兴节目。

“没错,观察者就是观众啦,哎呀,这么说他们不会不满意吧?哦吼,为了避免言多语失,现在我宣布,天黑,请闭眼!”

灯光再一次暗了下来,新一轮的杀戮游戏,再次开始。

本文版权归 小北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