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

零点的钟声在空荡荡的老旧写字楼里回响个不停。

夜深了,陈静还匍匐在电脑前码着字,实习生往往刚毕业就要面临行业的内卷。自己一个人刚刚来到远离家乡的城市打拼,身边没有朋友,更没有爱人,毫无安全感可言。怕是自己哪天突然暴毙了,都不会有人知道吧,陈静这么想着,从工位上站了起来,起身准备去上个厕所。

楼里已经空无一人,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面上的踏踏声就显得格外清晰,甚至那原本可以说清脆的声音,现在竟有些刺耳。陈静抓着手里的手机,只有手机里的手电才能带给她一丝丝的安全感。

这城市中央的写字楼古怪得很,算上地下室,也只有4层,没个电梯,也从不修缮,一过晚上5点,除了办公室以外,全楼都不再供电。要说,这里明明是繁华地段,却让这么一个外观破败的写字楼立了这么久。

据说以前也有规划要拆,但据说这里以前是民国时期一个军阀家的宅邸,一个女青衣因为不堪军阀淫威,唱着戏从三层跳楼身死,军阀一家业于之后半年,相继莫名身亡。也许是出于保护文物的原因,也就一直这么保存了下来,在旁边高楼的衬托下,这栋楼看起来就像是个气若游丝的迟暮老者。

好容易挨到了厕所门口,陈静径自走了进去,年久失修的水龙头滴答滴答地兀自淌着水,过了12点,洗手间的灯就再也打不开了,似乎默认这楼里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人活动了一样。

“咳!上班的第一天就加班,真倒霉!”陈静似乎是要说给谁听的一样,大声的自言自语,牙齿间磕碰的声音却暴露了她的恐惧。

这间厕所总共只有两个隔间,陈静推开第一个隔间的门。

“吱扭——”

木质的门发出了刺耳的声音,门被推开了,但那声诡异的门轴转动声却被带出好远。陈静进去,关好门,想着赶紧上完厕所,明天就交辞呈,想到要在这样的地方工作,陈静就觉得自己要疯了。

“吱扭——”

又是一声响,隔壁似乎进来了一个人,陈静好像一下子有了安慰,慌不迭地搭话:“诶,你也加班到这么晚啊?”

“你在跟我说话?”隔壁的人的声音似乎是被人掐着嗓子一样,但此时的陈静已经顾不得对方说话好不好听了,能有人跟她聊聊天就很不错了,不假思索地回答:“啊,是啊,我还以为只有我这么苦命,加班到这个时候呢!”

“不啊,你不苦命,我才苦命啊,我每天都在这儿的,走不了啊!”

“走……走不了?是工作太忙?”

“不是,不忙的,我在等人呐,等到了我就可以走了,等不到啊,我就走不了的,这一晃啊,我都等了5年了。”

“等,等谁?”陈静已经觉得气氛不太对了,但就在大脑停止思考的时候,嘴上却已经问了出来。

“等你!”那声音的主人似乎带着无限的恨意和解脱的快感,继而又爆发出了疯魔一样的刺耳笑声,两个隔间中间的木质墙板被什么东西砸的咣咣作响,陈静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拼命地尖叫着,与那笑声混在一起,说不出的诡异。她挣扎着扶着门站了起来,背靠着隔间的另一面木板墙,拼了命想逃离这里,手却哆哆嗦嗦地连门插都摸不到。

终于,陈静像是认命了一样又蹲了下去,抱着头,只敢低声啜泣。

不知过了多久,陈静的双腿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周遭似乎没了声音,只剩下了窗外呼呼的风声和水龙头依然像是在倒计时一样滴滴答答地不停响着的水滴,陈静觉得好像手里有什么东西,已经很烫了,是手机,手机的手电筒还在开着,屏幕上的时间显示,现在时间,凌晨12:59。

光柱摇晃着扫在了门上,陈静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打开了隔间的门,呼,明明是8月份,可外面怎么这么冷,陈静不禁打了个冷战,想着,给家里打个电话吧,哪怕只是听听家里人的声音呢,陪她说会儿话,安慰她一句,不,哪怕电话只是接起来了,听到一句“喂,闺女啊。”,哪怕这样也好。她低着头,颤颤巍巍地拨出了妈妈的电话。

“嘟——喂?”

“喂,妈!”陈静带着哭腔回应着。

“陈静?”

“嗯!”陈静说着,只觉得手里的电话似乎有些发凉,拿下一看,右手拿的哪是什么手机,分明,是一本唱词!

“王宝钏离寒窑自思自想,十八载真好似大梦一场,我只说夫妻见面无指望,武家坡昨日回来薛平郎,今日里爹爹寿诞我把相府往,一为拜寿二为算粮,行来在相府门用目观望。”

耳边传来不知道哪一个戏剧的唱词,身边锣鼓渐响,陈静如身处一台大戏的舞台中央,但四下依然漆黑,一个青衣打扮的女子在窗外飘过,淡淡的:“你来替我了,我等了五年了,你来替我了?”

陈静甩开手里的唱词,瘫坐在地上,脑后传来了一个声音,好像仅仅只是在呼气,又像是在为什么事情叹息:

呵……你来替我了?”

陈静猛地一回头,对上的是一双没有眼睛的空洞,张着嘴,一团白气像是索命的绳冲着陈静的脖子而来,那是,一张惨白的脸,正紧贴在自己的脑后……

当……

凌晨1点的钟声响起,陈静坐起身来,晃了晃脑子,似乎有冷汗从头皮上流下,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原来,只是一场梦么?

“吓死了!”陈静自言自语,好像没有听出来声音中自己的不自然,也许过不了多久,她就会发现,自己已经走不出去这栋楼了。

在她的身后,一团白雾四散而去,留下一声长叹:“唉,下一个五年又会是谁?”

“哈哈哈,哈哈哈哈……”

本文版权归原创作者 小北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