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写都东西了,我觉得我都不知道怎么写了。当然了本篇文章与标题没太大关系,只不过是事情发生在二月二,也就是昨天,觉得有必要写一写。
昨天二月二,也算是一年一度我们门派做招财法事的时候,毕竟土地爷过生日,适合求财。
这个法事我们并没有在朋友圈大肆宣扬,基本上都是老客户单独问师父,今年还有没有催财法事,有人问,师父才说。
因为这种法事很累,得一个一个做,还是好几个人连着做,很耗神。

当天是九点开始,我离得远,到的时候已经十点了,那时候已经完事一个客户了,准备做第二个了,第一个客户是平师姐带来的,在这里就化名牛哥吧,大家都觉得这哥做法事的时候,香着的也不好,烧元宝时的火焰也不怎么样,远比不上其他人,他自己也是倒霉透顶,大年过后就没顺过,丢两万多的手机,丢车,还是个豪车,总之是各种事情。师父开导了他几句,后来有事他就先走了。
他前脚刚出门,我后脚就开始头疼,但是我也没敢多说什么,后来等这些客户的法事都做完了之后,师父觉得屋子里还是比较乱,有脏东西,又让欣师姐处理处理。因为办公室的鱼缸没水了,我就下楼打水去了。
等我再上楼回来的时候,我就听师父对师妹方向喊了一句:我这又不是衙门!我估摸啊,是有鬼在求师父。后来在吃饭的时候我听明白了,原来在之前清理屋子的时候,师父就发现她在那跪着呢,而且怨气极大,他猜啊,这女的是跟着牛哥来的,随后就让平师姐去处理一下这个问题,去跟牛哥说一下这个事,看看他知道有这么个人不。
午饭刚吃完,平师姐来电话了,说形容了一下这个女人的外貌之后,牛哥知道这个人,说这个女人啊,很惨,很倒霉。爸爸吸毒,妈妈赌博,两头管她要钱,搞得她本身就很抑郁,而且她是牛哥的合作伙伴的小三,给人生了个儿子,但是也一直不能转正,估计啊,也有产后抑郁的倾向,总之就是天天很压抑,后来过完年,解除隔离后在一个地方自杀了。(那地方我也不知道,所以没记住)
当时看见她自杀的人也很纳闷,她是怎么到的那个地方,然后跳下去的呢?
牛哥也很纳闷,一米深得水,怎么就淹死她了?
但是公安给出的结论就是自杀,当初他本来还想让平师姐查查来着,但早忘这事了。
后来合作伙伴也没出面,他就帮着处理后事,对接公安啥的,都是他办的。然后就开始倒霉,原来是和这女的有关,关键是他是帮人的,这女的不应该跟着他啊!
后来平师姐查了一番,告诉大家一个事:这女的啊,本来就心情抑郁,后来啊,是被抓替身的给害死了,本来阳寿就未到,心生怨念,而且死后没人给烧纸,穷的不行,所以想去师父那伸冤。
师父听后,说道,抓替身这事啊,是挺操蛋,有时候被瞄上了,一个鞋带都能累死人,比划一下人都能没。但是吧,冤有头债有主,人家小牛是帮你的,你不能跟着他啊,你去跟着合作伙伴去,让他有感觉,难受了,到时候自然会处理,该烧纸烧纸,该超度超度。
这事啊,暂时就告一段落了,至于还有什么后续没有,我听到了再和大家讲。不过还有一件事,我倒是想说道说道。
近几年啊,给人看事的人越来越多,心术不正的神棍也越来越多。有的人为了赚钱,谋害客户,然客户反反复复找他看事,从中牟利。
昨天听说的事我就不讲了,我讲一下我昨天亲历的事。
下午的时候一个女客户带着她妈妈来算一算,本来是算八字的,但师父看着看着对老太太来了句:你烧香吧!
老太太说,嗯,以前我也能看看香,后来有人给我立堂,我就啥也看不见了,后来身体每况愈下,现在一身毛病。
师父说你这是让人害了,你的仙被给你立堂的人压在香炉下面了,能不难受么,而且你越烧香她就会越难受,你也就越难受。
我告诉你怎么弄,慢慢的也就理顺了,也就好了。
随后大家闲聊,师父说现在的人啊,太坏了,一点小事就在那算计人,你今天弄完,那边也就该倒霉了。
如果没这事,你绝对是个出马仙的好手,是个人才,这事干的,这不是埋没人才么!
老太太说,这说来也奇怪,平时腿都走不动,昨天还肿呢,今天竟然没事了,能迈动步了。
师娘的意思是老太太的仙知道我们这能帮他,所以啊,不闹腾了,以后啊,可千万得找明白人看这种事,瞎整可是不行!
其实我也在想,这么害人赚钱能赚几个钱啊?早晚有东窗事发的一天,到时候必被反噬,当然了,每个人想法也都不一样,有正自会有邪。但是生活再难,也不要有这害人之心,君子爱财,取之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