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蟒

src=http%3A%2F%2Fupload.sjdzp.com%2Fpic%2F201901%2F14%2F699925c3c3fc1556c0_w0h0.jpeg&refer=http%3A%2F%2Fupload.sjdzp
上次平师姐给我简单的查过之后,到了周末,我就去了师父那,石家庄那时候一到周末就下雨,所以也是好久没去,趁着那天还可以,就过去了。
那时候晨亮师弟出差也来到了石家庄,我在师父家等了一阵,师父和师弟才回来,先是问了师父一些奇门遁甲上的问题,又问了问这次我姥姥生病比较严重,有没有性命危险,如果有的话,我也得早做准备,回趟东北。
师父也分别作了解答,当天中午也比较巧,师父家的孩子出去玩不知道上哪了,师娘找不到,相当着急,后来师父起了一卦发现孩子在公园,就把孩子薅回来了。
总而言之是聊了一会,就又说到我这个腰疼的事了,师父问,是不是卡得慌啊,我说是,弯腰到一定程度就疼的不行。
师父说来吧,按按吧,我说行!一边做准备,师父一边说:TMD,这帮徒弟,没一个中用的,我这当师父呢还是当保姆呢?
当然了,这也只是句玩笑话,随后师父给我腰部扎了两针,又按了按,好多了。(现在可能某个动作不对了也会疼一点点,不过无伤大雅,不像以前不敢动,基本就算是好了)
师父说:软骨这个东西,任何机器都照不出来,因为它是透明的,就像吃鸡那个脆骨似的,你不把它整熟,那脆骨你是不好看见的,当然这手艺你要是能掌握了,你就算很牛逼了,但是吧,这东西还不是教出来的……随后师娘也说:就这扎针按摩的技法,教都没法教,只能你们自己去练,自己去修。
这都说到这了,我也只能小心翼翼,试探性的,把黄金蟒师傅的事跟说一下:师父,有个事,不太敢说啊,说了,还怕不好。
师父:有啥话你就说!
我:我这腰疼也可能和黄金蟒有关,我家祖上来个仙,是个武将,来报恩的,跟着我,我怕这么一说,您别把他咔嚓了啊!
师父:我是那么不分青红皂白就杀的吗?既然是报恩的,那就跟着呗!
我:这不是以前有前车之鉴,怕万一么,您这王者风范的。
后来师父、我、师弟我们仨就吃饭去了,师父说让黄金蟒跟着你呢,主要是也想通过他提提你的气场,而且黄金蟒也有富贵之意,对你还是有好处的,所以我让他跟着你。
你看你晨硕师兄那也有黄金蟒,现在生意做得也很不错,现在的变化也很大。
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没想到富贵这层,就是想着师父老说我缺少阳刚之气,那就改善一下,正好黄金蟒师傅还是武将,对于保护我应该会起到更好的作用。
但是呢,由于前车之鉴,来的仙也一定要好好把关,所以我也是一直在等待着平师姐来个二次“政审”。
后来师姐查完告诉我,我也基本明白了。
二百多年前估计不到三百年,黄金蟒师傅在修炼时出了一些岔子,当时我祖太奶弄了一碗水(她是凡人,看不见黄金蟒师傅),无意中这碗水救到了黄金蟒师傅,后来可能进过恢复、修炼,人间早已物是人非,他也在寻找祖太奶的后人,我祖籍安徽,爷爷那时候才去了东北,然后我又来河北,这黄金蟒师傅也算跨越了三个省才找到我,其实我也在想,为啥是我呢?估
计呀,矬子里拔大个吧,毕竟我算是修行人,他能帮我,我们也能一块成长。
既来之,则安之吧,不过黄金蟒师傅可能也不会一直跟着我,还是得以他个人的修行为主。其实想想,一碗水,也不那么重要,但是人家却感恩戴德了好久,这样的仙是值得敬佩的。
至于我的胡师傅,之前说是去修炼了,不过平师姐的意思,可能他也不打算回来了,就让我先别惦记了。
这种事情吧,我也看得开,有缘自会相见,如果走,我不拦着,如果回来,我也欢迎。
不过啊,他们的寿命可比我长的多,到时候以什么形式见面,可就说不准了……
黄金蟒师傅来这一个多月了,我这还真发生了一些变化,以前招东西的时候有时真的受不了,得找师姐帮忙,但现在黄金蟒师傅来之后,有时候邪祟来了,感觉也很淡,没有受不了的那种情况的发生了,心性上,可能也有些改变吧,不过我自己还没觉得太多,再慢慢磨合吧。
最有意思的是,单位同事说我一从他那走过,他就感觉头没那么疼了,屋子里也清爽不少,也不知道这和黄金蟒师傅有没有关系。
最近还是有一些阅读者加我的,虽然我的文笔不是很好,但也看出有的人还是很喜欢我文章的内容的,毕竟我讲的保家仙,和网上讲的出马仙是不一样的,有的人也通过我的文章更好的了解了自己,我只能说谢谢你们的支持,能帮到大家,我也很开心,谢谢!

旭说奇事34 黄金蟒

读者投稿

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2021-7-20 12:46:37

读者投稿

压死的小孩

2021-8-9 17:32:2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