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说33 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好久不写东西了,都是些零散故事,也成不了一篇文章,所以就在想着积攒,这么些年,我们门派也算是在灵界打出了江湖地位,所以大仗也没有了,小仗倒是不断,不过都是些些宵小之辈,多如牛毛,我也无从知道。
师父曾经说过,很多事情或病症,追其溯源,多与鬼神有关,很多人得病也是由虚向实,越来越重。今天的这几个故事,多半与“虚病”有关。
看过我文章的人,也知道我之前的那个女朋友“小芦”,五月底结婚了,结的挺突然,通知我之后,我的头就不是很舒服,也没往太多方面想,以为只是邪祟,后来让师姐查了查,原来是她的仙叫嚣,可能是觉得人家结婚了,我还是个光棍子,来显摆显摆,闹闹事,这帮仙看我不顺眼也不是一次两次、一天两天了,叫嚣就叫嚣吧,以后记得调转枪头,奔着小芦她老公去,可别再来烦我了。
前几天,小芦说让我看看她同事家里的风水图是不是有什么毛病,自打搬进去就不好,总得病,当时没想到这层事,现在想起来了问一下,那个风水户型图虽然画得很潦草,但我看了看还真没什么大问题,甚至可以说格局不错,后来我就让小芦去查这家里是不是有脏东西或者仙之类的,她查了查,说是以前这房子死过老人,不想走,所以一直在房子这,估计烧点钱,也就走了,据她同事说,搬进这房子这几年,感觉自己老了好多。
至于小芦呢,还真有这个巫婆小姑仙的劲,就是这帮仙没啥良心,没有我你们和小芦也不可能建立联系啊!吃水不能忘了挖井人是不是,小芦要是真喜欢这一行,那就好好努力,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第二件事,是我的一个朋友,比我大一丁丁,就叫她小米姐姐吧,虽然素未谋面,不过聊的比较投机,而且都是东北人,一直就没断过联系,还给我送过两箱大樱桃。
后来有一天说可能意外怀孕了,还没有做好准备,也没想过过早结婚,但是木已成舟,也只好接受现实,该筹备的也开始筹备起来,婚姻之事,也开始提上日程,所以这段时间,交流也变少了,后来有一天,突然说联系好医院了,要打胎,觉得低落,不好受。
小米姐一直是一个非常独立自强的女性,她作出这个决定,我觉得那也是经过深思熟虑了,我想劝,也不知道怎么劝,而且她和男朋友那段时间具体发生什么我也不知道,所以安慰几句,让有需要就言语一声。
后来就是手术,休养,不过小米姐的状态一直不对,在哪都待不住,老想着收拾东西搬家,而且心里郁闷,说话的感觉和以前判若两人,以前也算是积极阳光,现在确实阴郁,甚至怕和陌生人说话,我觉得不对,就去问欣师姐,这是有邪吧,师姐说这是有邪,又有心病。
心病吧那就得自己调整,毕竟失去孩子,谁也不好受,但是这邪在身上影响一个人的事,我见得太多了,所以就告诉小米姐这事,让她找师姐弄一下吧,后来师姐一看,还真有东西。放个截图:
xushuo01.png
xushuo02.png
然后就是商量好时间,准备好东西,做法事,驱邪,据说人已经好多了,再观察几天,到时候可能再做个超度,估计就能迎接美好明天了。
其实对于这件事,我还是内心有所愧疚的,如果当初早些察觉他有邪气,或许能早做劝告,孩子也能保住,这鬼也不是个东西,为什么要加害孩子呢,以前对于叔叔家的妹妹那次婴灵事件,我就心有愧疚,这次,我也挺愧疚的,如果我修行再厉害一些,或许能救下一个小生命,不过人生不能假设,或许本身小米姐和孩子的缘分就没到,希望驱邪超度之后,他能够再次像以前一样,好好工作、好好生活,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近一个月,我的腰一直很痛,我在想年纪轻轻,不能是腰间盘突出吧?师姐说好好练功的话,不应该腰背疼,是不是没有好好练?我说每天半小时啊,估计没几个人有我这么坚持吧!师姐说你练得不对,光上面进气,下面涌泉不进,越练越虚,好好调整调整。
但是吧,练功是一回事,腰疼应该是另一回事,万一要是虚病转实,不好治了可怎么办?而且庄里周末一直多雨,师父那我也去不上,过了半个月,我又让平师姐给我查查,师姐说,给你看了看,原因暂时不能说,过两天如果好了的话再说吧!这可就给我搞得云里雾里了,平时也没有卖关子的现象啊!
那就等等吧,当天晚上我心里一直有个念头,我好了,但是吧做一些弯腰动作的时候还是会疼,不过也确实缓解不少,今天师姐问我怎么样了,我正常回答,师姐说我最近这个身体应该是和一个黄金蟒仙有关,他受过我祖上的恩,应该是来报恩来了,是个武将,这个事到时候不忙了,再具体详查一下。
看来有时候身体有问题真不能忍啊,该问的事得早问,早发现了,可能也就不用受这么多天的苦了。但不管黄金是否是师姐说的那样要留在我这,我还是要好好学习,好好练功,不只是我,各位看官也是一样,都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