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算铁口

算命,测吉凶,判生死,避灾祸,开运势。

其从业者鱼龙混杂,学无所成者,牛头不对马嘴,贻笑大方。

精通此道者,一语中的,观者无不叹服。

上世纪九十年代,老爸做点小生意,在路边摆了个摊卖板栗,老爸象棋下的很好,在我们这片鲜有敌手,总有人找老爸挑战,老爸有时间就陪他们玩玩。久而久之,板栗摊成了大家下棋闲聊聚会的场所。

当时有这么一个年轻人,白白净净眉清目秀,神色淡然少言寡语,偶尔也来下棋,是为数不多的能和老爸互有胜负的人,叫做小王。

老爸从年轻时就喜欢看一些杂书,特别有一本《易经》让我影响深刻,因为这本书是家里最厚也是最看不懂的一本。

小王有一次无意中瞥见老爸的《易经》,就和老爸聊了起来。聊了几句,小王就找个理由走了。

老爸后来总是说:他当时说的话我完全理解不了,水平差太远了,他说两句发现我跟不上节奏,就不想继续聊了。

我原来以为看了几年《易经》,多少懂点皮毛,和小王比起来,自己完全就是个门外汉。

一天,小王来找老爸下棋,刚把棋盘摆好,就有人找老爸买板栗,这是正好路过一个我们这里的泼皮无赖,叫做小刘,小刘此人,好吃懒做欺软怕硬,天还没热就光着膀子露出花里胡哨的文身,昂着头用鼻孔看人,十分社会,街坊四邻都有点怕他,唯独老爸例外,因为他曾经想勒索老爸,被老爸拿着刀追了两条街,后来老爸左右开弓扇了他二十几个大打耳光,把他打成了猪头。

我还记得别人问老爸:他是流氓啊,你这么敢惹他?你看他的文身,又是老虎又是龙的。

老爸说:纹个老虎纹个龙就牛逼啊?那我纹一套十二生肖是不是可以到市政府去收保护费了?真正厉害的角色,怎么可能为了三瓜俩枣欺负老百姓?那些咋咋呼呼的,只敢吓唬人,你硬气一点,他就怂了。现在这社会是怎么了,当流氓也没个考核,什么歪瓜裂枣都敢出来混,就说小刘吧,人高马大的,打他几下他就腿软了,哪里像个爷们?后来我看他吓的一直发抖都快尿出来了,就不好意思打他了。

从那时起,我就不觉得那些文身的有什么可怕,后来进了社会,见识了一些所谓的社会人和真正的社会人,才发现,文一身花的说话大呼小叫的基本都是做小弟的,手眼通天的老大反而平易近人。

当天小刘正好路过,舔着脸对老爸说:老板,我来玩两把呗?

老爸也不记仇,笑笑说:去吧。

小刘一屁股坐在小王的对面,大喇喇的岔开双腿,抖着脚和小王鏖战起来。几个回合下来,小刘便溃不成军,小刘觉得小王不给他面子,又看小王一副文弱书生的样子,抬手就给了小王一耳光。

老爸见状,指着小刘说:你皮痒了是吧?欺负老实人,一边玩去。

小刘指着小王说:我今天是看在老板的面子上,就这么算了,要么我非卸你一条膀子不可,你去打听打听,这一片谁不知道我小刘?

说罢,哼着不成调的曲子扬长而去,走出几步,赶紧加快速度,他怕老爸追上去削他。

老爸见小王沉默不语,以为他被吓坏了,安慰道:他就是小混混,你别跟他一般见识,如果你不解气,我现在追上去叫他给你道歉。

谁知小王却笑了,他说:我干什么和他置气?他一个无妻无子死了没人送终的人。

老爸说:不会吧?他结了婚啊,去年还生了个儿子。不像你说的那样啊。

小王说:呵呵,我气糊涂了,说瞎话呢。

老爸说:那我现在追上去削他。

小王说:算了,算了,咱们下棋。

老爸一直以为小王不会打架,被小刘一耳光打懵了,直到有一天,一个农夫牵着一头牛过铁路,远远开来一辆火车,鸣了一声笛,声音尖锐响亮,牛一下就惊了,傻傻的站在铁路中间,再也不肯挪步。任凭农夫怎么拉扯,牛就是一动不动,旁边的人们赶紧上去帮忙,又是推又是拉,可是人的力气怎么比的过牛?大伙拼尽全力,牛纹丝不动。眼看火车就要开来了,人们只好无奈的离开。农夫眼里已经泛起了泪花,这头牛是家里唯一的牲口,春种秋收都离不开它。

火车越来越近,大家都放弃了希望,就在这时,人群中冲出一人,大喝一声,双掌猛击牛屁股,砰的一声巨响,牛居然被推离了铁路,当时我家离铁路只相隔一条马路,这一切被老爸看的清清楚楚,那个把牛推出铁路的,竟然是小王!

老爸一直以为小王手无缚鸡之力,所以那天才会被小刘打了一耳光不敢吱声,谁知是小王不愿意动手,以小王推牛的力量,给小刘全力一击,怕是得把小刘拍死。牛都能拍飞,拍个人还不是和拍苍蝇一样?

不久,小王搬走了,再无音讯。

若干年后,小刘发财了,走的偏门。发财后的小刘花天酒地纸醉金迷,和一群狐朋狗友玩的不亦乐乎,他的儿子却十分争气,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又过了几年,小刘由于长期声色犬马,身体每况愈下,在一次豪饮后,脑出血,从此卧床不起。经过多年的挥霍,家里的钱也差不多被小刘败光了,小刘的妻子在此时选择了远走高飞,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小刘的儿子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本省最好的大学,过几天就要前去报到了。

小刘的儿子去报到的前一天,和几个朋友喝了一餐,回家时已酩酊大醉,倒在床上就睡着了,夜里迷迷糊糊的起来上厕所,酒还没醒,一个趔趄从二楼掉到一楼,脑袋磕在大理石地板上,稀里糊涂见了阎王。

接二连三的打击摧毁了小刘,在儿子过世后没几天,小刘一命呜呼。

一切和小王说的一样,无妻无子死了没人送终。可小王是怎么算出来的呢?

待编辑
奇闻异事

灵魂出窍戒恶习

2021-12-3 14:35:11

奇闻异事

娘娘腔

2021-12-3 14:53:3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