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出窍戒恶习

src=http%3A%2F%2Fimagepphcloud.thepaper.cn%2Fpph%2Fimage%2F75%2F671%2F178.jpg&refer=http%3A%2F%2Fimagepphcloud.thepaper

小超,生于扒手世家,其父,其祖父均为梁上君子。大概偷盗有损阴德,其祖辈父辈均无长寿者,人丁也稀薄,小超是三代单传。

扒手,根据技术能力,也分三六九等。

小超的爷爷,生于民国年间,投名师访高友,学的一手过硬的偷盗技术,极少失手,是小超的偶像,可惜去世很早,小超只在照片里见过。

小超的爸爸,手艺马马虎虎,还能勉强度日,是个几进宫的老贼,在小超五年级时得顽疾离开了人世。

随着时代的发展,传统手艺纷纷失传,偷盗技术也日薄西山,小超虽然小学毕业就混迹于江湖,但是其偷盗水准只能算末流中的末流,给他爷爷提鞋都不配。

小超手艺不精,创造力却是一等一。 他的偷盗技术,本就稀松平常,又染上了江湖习气,花钱大手大脚,以至于常常有上顿没下顿。

某次严打期间,混混们鹤唳风声,小超不敢行窃,因为严打期间被抓住就是典型,即使再愚蠢的混混也不会挑这种时间犯事儿,这是江湖中人的基本常识。

可是人又不能不吃饭,小超身高一米五,瘦骨嶙峋,去打工人家看不上他的个头,又是辍学没什么文化,文不成武不就。正是应了那句话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是不可能打工的,做生意又不会做,只有偷,才能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

小超知道不能在市区顶风作案,他独具匠心的想到,到郊区的某个庙里去偷功德箱里的钱。

小超认为偷功德箱有两点好处,一是从来没听过谁到庙里偷钱,防盗意识必然薄弱;二是出家人心慈手软,即使不幸失手,也不会遭到殴打,或许凭借自己出色的演技,声情并茂的哭上几声,就被放了也说不定。

小超乘坐公汽到了寺庙,他早已成竹在胸,功德箱大概是一个边长八十厘米的立方体,向上的那一面开了一个约十厘米长三厘米宽的口子,以供香客往里塞钱。

这么样一个口子,手是断然伸不进去的,可这并没有难倒小超,小超见四下无人,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卷尺,就是可以自动回收的那种,他把卷尺拉出一截,再用双面胶粘住尺子的正反两面,从功德箱的口子探了进去,利用双面胶的粘性,粘住功德箱里的纸币,再把卷尺慢慢的退出来。

计划是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小超在拿回卷尺时被逮了个正着,三个身强体壮的香客围住了他,正准备动手的时候,远远的跑来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一边跑一遍喊:且慢,不要动手。

此刻的小超好比溺水的人看见了救命稻草,连忙像老和尚呼救,可能是那几天看了些武侠剧,再加上他文化水平没那么高,本来想喊高僧救命或者大师救命,情急之下却喊成了:秃驴……

小超说那是他这辈子挨过的最狠的一回打。

小超被三个壮汉按住一顿狂风骤雨般的暴打,最后像一个破麻袋一样被丢出了寺庙。小超的脑袋磕在石阶上,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半小时后,小超悠悠醒来,黯然离去。从此以后,小超洗心革面,远离那些狐朋狗友,再也没偷过半毛钱,并且自食其力在一家修车行当起了学徒。

别人都说他被打怕了,他笑笑说:扯淡,怕挨打能做贼?

追问他为何改过自新,他总是保持沉默。

若干年后,小超凭借自己的勤劳的双手和过硬的技术,开起了自己的修车行,虽然门面不大,但是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小老板了。开业那天,小超请街坊四邻吃饭,哭的稀里哗啦,醉的一塌糊涂,才说出了他为何会转变。

当年他被丢在寺庙门口,脑袋磕在了石阶上,他眼前一黑 ,然后感觉自己飘了起来,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牵引着,堕入了无边的黑暗,他看见自己的爸爸和爷爷,他爸爸双手被从手腕处砍断,血液不断流出,落在地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他爷爷更惨,双手双脚都被斩断,趴在地上蠕动,像极了一条血淋淋的毛毛虫。

他爸爸说这是他们生前偷东西受到的处罚,小超说爷爷几乎没有被捉到过啊,为什么连脚都给砍了去?

他爷爷艰难的抬起头,说:瞒的了人,骗不了天。你还有救,回去吧,以后该怎么做,你自己决定。

一阵天旋地转,小超悠悠醒来。历经了这次灵魂出窍,小超痛改前非,终于成为了一个堂堂正正的人。

待编辑
奇闻异事

天命童子

2021-12-3 14:30:33

奇闻异事

神算铁口

2021-12-3 14:47:0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