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前女友是大学时在哥们儿的一次生日聚会认识的,她是哥们儿的朋友的高中同学,那时我大三,她大一。
饭后大家一起去唱歌,可能是喝的有点上头了,非拉着我合唱因为爱情,小姑娘长的挺漂亮,而且本来就是学音乐的唱歌也好听,我印象不错。
当天大家酒喝的都有点儿多,其他人起哄让我俩在一起,我俩也就借着酒劲儿放开了拥抱了一下。
后来加了微信聊得也不错,互相印象都挺好,但是没有确定关系。
快放寒假的时候哥们儿说想跟几个朋友一起去广东玩儿,让我跟着一起去,还特意告诉我她也在。
寒假我们几个人就一起去了深圳。
报应
到深圳没住酒店,直接住到我家了,主要想着我哥们儿的几个朋友都是普通学生,给大家省点钱,而且车库里有车,出门玩儿也方便。
房子在一片别墅区,虽然是我家的房子,但是一直用来给我爹公司和我舅舅家公司设在那边的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当宿舍。
不过后来那边的员工大多在外边租房住了,而我一个表弟正好被派去那边积累工作经验,平时就只有他和一个打扫卫生的保姆阿姨住在家里。
我们一行人到了之后,我也没有跟大家说这是我家的房子,只说这是表弟单位的办事处,平时没人来,车也没人开,可以用。
哥们儿比较了解我,也什么都没有说。
几个人在那边呆了半个月左右,中间一起去了香港澳门,还带他们坐我舅舅在深圳的游艇出了海,不过也只说是表弟公司老板的游艇,借来的。
这期间和前任关系也急速升温,从广东回家之后没多久就确定了情侣关系。
大三下半年,我同时准备着考研和法考。
起初我也担心所有的时间和精力用来学习会忽略她,但是她当时表现的非常理解和支持,还专门每天和我一起学习,到了暑假,她也会每天陪我一起去图书馆自习。
有一次,我俩一起在图书馆自习完,在附近吃饭的时候,她告诉我过几天想跟闺蜜和闺蜜的男朋友一起去深圳玩一趟,顺便再去香港逛逛,问我能不能跟我表弟说说还住上次的房子,我也没多想,毕竟小姑娘爱玩儿,而且多少有点虚荣心想在闺蜜年前炫耀一下很正常,所以就同意了,还专门给表弟打了电话安排让保姆阿姨收拾好房间。
前任跟闺蜜去了十多天,因为我在学习,而且想着她在玩儿,所以白天几乎没什么联系,只是偶尔发几条微信,只有每隔一两天晚上视频一会儿。
等她回家后,就又开始跟我去图书馆自习,不过变成了隔一天跟我去一次,后来变成了三四天去一次,她当时告诉我的理由是家里有事儿或者跟闺蜜逛街,我也从没多想。
直到后来,表弟回老家这边到公司总部办事,有一天我们一帮兄弟姐妹攒了个局,中间表弟跟我说:“哥,以后别随随便便让外人住自己家房子了”,我们一起去深圳的时候还没有跟前任确定关系,回来之后表弟因为离得远,平时联系少,还不知道我俩在一起的事,所以他以为就是我的普通朋友,我问表弟怎么了,表弟的回答让我现在想想都觉得恶心。
表弟看我可以把房子借给前任她们住,以为是我关系特别好的朋友,所以前任她们到了之后他就专门住到朋友家去了,但是表弟告诉我除了前任闺蜜和她男朋友,还有另外一个小伙儿,并不是前任所说的只有她、她闺蜜和闺蜜的男朋友男朋友三个人。
而且,两对男女从到了的第一天晚上就分别住在两个屋子里,也就是说,我前任当天晚上就迫不及待的爬上了别人的床。
最最让我觉得恶心的是,保姆阿姨每天早晨给他们收拾房间的时候,前任住的房间垃圾桶里都毫不掩饰的扔着用过的套,有几天早晨甚至发现了很多明显用过的情趣玩具和撕烂的情趣服装。
这些行为保姆阿姨本来无权过问,但主要是有好几次他们动静实在太大,折腾得太晚打扰到阿姨了,所以他们走后阿姨就跟表弟抱怨了一下顺便把发现那些东西的事儿告诉了表弟。
我听完表弟的话整个人都快炸了。
一晚没合眼,天刚亮就叫了哥们儿陪我一起去了深圳,中间前任给我发微信说跟闺蜜去逛街,没回,qnmlgb吧,逛街还是跟男人鬼混,或者昨天晚上折腾得太累不想动了?
看我没理她,又给我打电话,直接关机。
哥们儿跟我到了地方,开始调监控,屋子走廊,客厅,厨房所有公共区域都有监控。
监控打开,我哥们看了第一眼,就告诉我,这孙子他认识,跟他是高中同学,而且跟我们都在同一所大学读书。
而且更巧的是,这小伙子他爹,是我舅舅公司的一个副总,算是个小富二代,他爹当年跟着我舅舅一起创业,现在年薪能挣个三四百万,再加上靠着我舅舅的公司自己做点相关业务,一年差不多能挣到八位数,在我们家乡一个四线小城市也算有钱人了。
接下来我就亲眼看着前任跟那个小伙在客厅卿卿我我,亲眼看着他们俩每晚进一间房,第二天一早再一起出来。
再调外边的监控,看着两个人在院子里打情骂俏,再看着两个人一起开着车出门。
接着查车的定位记录,两个人三次开着车跑到没人的地方,然后停车超过二十多分钟。
证据越多,我心里返而觉得越平静。
留存了所有证据,跟哥们儿出门吃了个饭,喝了顿酒,再找个酒吧继续喝,然后找个酒店住下。
对,我不会回那个房子去住,想想就觉得恶心。
第二天醒来直接跟哥们儿飞回老家,手机开机,看着微信一连串的消息,心里毫无感觉。
打电话约好了见面的地方。
一见面,迎来的是她疯狂的怒斥,但是看着她愤怒的脸,我一点都不生气,只是脑子里不断的回忆着她跟我规划着我们的未来,跟我说要把第一次留给未来最美好的那一晚等等各种画面。
一边回忆一边看着她,更觉得恶心。
说了一句分手就离开了,然后删除拉黑所有联系方式,换了手机号码。
用两天时间调整好心情,继续把所有精力投入到学习上。
繁重的学习好像让我彻底忘了她一样,即使开学后在学校里碰到她坐在那个小伙子的小极光上春风满面,碰到她们俩出入学校旁边的酒店,心里也没有一点感觉,就像碰到一对陌生人一样。
不久,法考过了,然后顺利读研。
毕业前,我到舅舅公司去实习,很巧,那个小伙子也被他爹安排进来实习,所以我和他不可避免的有了接触。
可能他爹跟他说了我是谁,所以能看的出他对我格外的殷勤。
很显然她女朋友也没有告诉过他有我这么个前男友。
有次跟哥们儿出来吃饭碰到这俩人,简单寒暄几句,没有搭理前任就走了。
之后有一次我们一帮实习生一起聚餐,这小伙喝的有点儿多,在桌上开始跟男同胞们大讲自己撩妹的光荣历史,甚至炫耀自己跟前任在床上的点点滴滴,讲自己如何在床上玩弄她,她又如何配合,听得我们一帮人都觉得厌恶到极点,但是几次想岔开话题,这货还是坚持讲着自己的光辉战绩。
本来我心里没什么太多感觉,也只是觉得比较烦他,但是他一看大家都不怎么想搭理他,也可能是想过来给我献殷勤,就坐到我边上,趴在我耳朵上说,如果有兴趣玩玩儿,今天晚上就安排她跟我回家。
我笑了笑告诉他我没兴趣,自己留着慢慢玩儿吧!
后来,前任可能是从她男朋友那儿听说了我的家庭背景,也不知道从哪儿要到了我的新手机号,半夜打电话给我,哭哭啼啼的跟我道歉,说她是被现男友骗了,一时鬼迷心窍,说她对不起我,说她现男友对她如何不好,说她心里还有我,问我在哪儿,要来找我。
没听她说完,我也没说一句话,挂断,关机,第二天又去换了手机号。
再听到她的消息是研究生毕业后,一次饭局上,哥们儿悄悄跟我说了她的近况。
我们毕业后那个小伙子的爹给他安排了相亲,他自然就把她甩了,后来前任也毕业了,回到老家后进了一所小学去当音乐老师,听说快要结婚了,据说男方是某个中学校长的儿子。
今年年初,跟一帮大学同学一起吃饭,其中一个同学在公安工作,边吃饭边给我们讲在单位碰到的各种奇葩事情,说起了前任,因为她家正好在同学单位的辖区。
据我同学讲,前任的现老公结婚之前就是他们派出所的常客,不是嫖就是赌。
而且这货三十多的人了,到现在没有正式工作,目前只能靠他爹的关系在某个事业单位当临时工。
前些年跟他爹要了一笔钱说要跟几个朋友合伙创业开火锅店,结果人家火锅店开起来了,却跟这货一点儿关系没有,钱都被他拿去挥霍了,据说还经常带不同的小姑娘去医院堕胎。
这货结婚后,刚开始消停了一阵,同学和派出所的同事还都以为是这货结婚后性情变了,结果过了不久,这货就又成了派出所的常客,不过新增了一个酒后家暴的毛病。
据我同学说,他们派出所每星期至少都要有一两次出警是因为他家的事儿。
后来,前任不知道从哪儿认识了一个企业老板的儿子,当了小三。
没多久,被原配发现,原配带着一帮人闹到了前任工作的学校。
结果就是,前任从单位辞职,他老公也很快知道了这件事,喝完酒回家把前任打进了医院,而且很严重,腿打断了,现在,前任在医院,她老公在警局关着。
她今后过得怎么样我也不知道,但我肯定她不会幸福吧。

作者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