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我的家庭曾经因为贩鱼而经历过一段难言的痛苦辛酸。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我父亲到泊东买鱼,然后在我们那边卖。
因此,有一段时间我家日子过得比别人家要富裕得多:有鱼吃、有新衣穿、还有煤烧。
父亲也经常和他的朋友们一起喝酒,印象中我们家当时三天两头摆酒席。 父亲卖鱼时曾发生过一件怪事:有一天,天还不亮,父亲骑自行车带了两筐鱼到县城去卖。
走在离村子约三里地的河堤上,突然感觉到有人抓住他的车后座,用一股巨大的力量把他连人带车横着推下了河堤。
父亲一生经历过很多怪事,知道这一次又遇到情况了,但他不害怕,坐在地上卷烟抽,同时骂骂咧咧:“你跟我闹什么?”
直到天亮,他才把散落在地上的鱼捡回到筐里,继续上路。好景不长。 在我十二岁那年的夏天,一天早上,正在菜园干活的父亲突然感到一股风扑到了身上,然后半身发凉,说话不利落,嘴上叼着的烟卷也开始往下掉。
他自己知道情况不好,就沿着菜畦埂歪歪斜斜地往外走。
正在打麦场里干活的二叔看到情况不对,赶紧跑过来,和父亲同时到了菜园边上,父亲倒在了二叔怀里。 父亲得了脑血栓,血管已经破裂。
母亲倾尽家中所有积蓄,又借了很多债给父亲治病,但终于没能治愈,父亲落下了半身不遂。
父亲不甘心又无可奈何,到处借钱,到处找偏方,花了很多钱,吃了很多药,但病情丝毫不见好转。
一生要强的父亲不愿意成为家里的拖累,于是申请看护村边的小麦,从前挣十个工分的父亲这时只能挣三个工分,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一开始还有朋友帮助我们家,到后来父亲的朋友几乎全部离他而去。
父亲病了三年,我们家欠了很多的债,父亲对治病彻底绝望了,也明白自己无力撑持这个家,无力还债,更谈不上养活我们兄妹几人。
英雄末路的父亲发现生产队仓库的窗户内台上放着一瓶农药;
有一天,他就拿了一只大马勺,把一只能活动的左手伸进窗棂,将农药隔着窗棂倒进马勺,喝了下去,最后对母亲说:“对不起了,你领着孩子慢慢过吧。”
父亲去世已经二十八年了。
回想起来,父亲一生光明磊落、甚至侠肝义胆。
在他去世多年后,我走过邻村时还能偶尔听到别人讲他老人家的故事。
在我眼中,他是个慈父;在朋友眼中,他乐于助人;在爷爷奶奶眼中,他是个大孝子。
但这一切,都不能改变冥冥中杀业的因果恶报。
yu.jpg

02
我的一位朋友爱好钓鱼,在朋友中人送“钓鱼王”的“美誉”。
每周双休日几乎都去郊外垂钓,自以为其乐无穷,丝毫不顾鱼儿的疼苦。我多次劝说无效,然而他的杀戮终于也等来了惨烈的报应。
去年,这个朋友发生了重大车祸,导致鼻梁骨塌陷、舌根重度损伤、下巴骨碎裂、喉部切开插入气管、上腭裂开,光是面部整容就做了三台手术,花去五万元钱,其状惨不忍睹。
我多次去医院看他,痛苦状态言语难以表述。
至今后遗症还表现为:舌头麻木迟钝,嘴唇外翻、下巴骨重新安装了一个塑胶的,面部伤痕累累。
出事后,我分析了他受伤的部位:舌头、上腭、鼻梁、嘴唇。
这些部位恰恰是他钓鱼时锋利的鱼钩进入鱼儿的部位,他对鱼儿的酷刑,如今都回到了他自己的身上,如此明显的因果报应令人震惊。
可悲的是,如今他刚刚大伤初愈,又投入到钓鱼的行列当中,我数次苦口婆心的劝诫,他根本听不进去,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可要是不知道回头,更大的报应还在后面。
另外,岳父的好朋友,专门经营黄鳝,生意做得很大,风光无限。
然而因为一起纠纷,竟然被仇家用刀捅死,死时年仅四十来岁。
世人不肯信因果,肆意杀生,可是因果又曾放过谁?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一切自作终会自受。

03
我的一个堂弟,今年42岁,家在鲁西南,务农,从小就是捉鱼的高手,无论是摸鱼、钓鱼、叉鱼,都很厉害。和别人一起去捉鱼,他一定比别人捉得多。
在我的记忆中,他家中几乎从来没有断过吃鱼,很多人很羡慕他。前年回老家,住在哥哥家。嫂子讲这位堂弟出了车祸,差点送命。
有天晚上他到邻村去喝酒,回家时已是深夜,骑摩托车走在路上,对面开来一辆拖拉机。
因为拖拉机的光照,他看不清路,为了躲开拖拉机,结果骑到了路旁的沙堆旁。
沙子很滑,堂弟摔倒路旁的沟里,昏死过去。有过路人发现了他,已是凌晨两点多。
他手机里存有家里的电话号码,过路人根据这个号码找到了他的妻子。妻子叫上小叔子一起把他送到了医院,三天以后他才醒过来。
他受伤很重,颈椎骨折,嘴唇撕裂。我到他家看他时,他还不能低头、扭头,脖子上戴着固定装置,牙都没有了,却还在吃鱼。
堂弟的面部已经毁容。
特别是嘴唇,烂乎乎的,拆线后的痕迹一条一条,将嘴唇分割成好几份,胡子和伤疤黑白分明,看上去很诡异。
据他妻子讲,事发时他的嘴已经完全烂掉,只看见一片烂乎乎的血肉,根本分不清嘴和鼻子。
我见他时,他说话也不利落,因为他的嘴唇和牙龈还连在一起。
医生最初的处理是先给他弄一张嘴出来,下一步手术时将嘴唇跟牙龈分开。
这些和他钓鱼时,鱼钩残忍的刺破鱼的嘴唇是何其相似! 后来我对他讲:你这是钓鱼的报应。他不置可否。喜好杀生者,易遭横祸,希望那些喜好垂钓者引以为戒。

04
我们村南面的惠庄有一对夫妇,现在都五十多岁。
他们长期从事杀生行业,卖过猪肉、鱼等。
丈夫多次遭遇意外车祸,严重的就有三次,其中一次突如其来的车祸当中,他被飞驰的汽车撞飞打在电线杆上,事后都已经被送到殡仪馆了,只是因为还有一口气在,于是花了好多钱救治。
虽然捡回一条命,但是头的右上部被截去了,也丧失了劳动能力。
最奇怪的是每次车祸,肇事者都没有能力赔钱,只好自己家里拿出钱来医治,几乎倾家荡产……
他们夫妇一直没有生育儿女,领养了一个女儿,现在也不在他们身边,两人住在一间小房子里过日子……
以上事实都是他的妻子亲口对我说的。
现在他们没有好的工作和稳定的收入,也不愿做生意和做工,但是仍然操持杀业,每天夫妇俩只是用电瓶到处电鱼,别人劝他们也不愿意听。

感言:《地藏经》上说“若遇杀生者,说宿殃短命报”。杀生或以杀为业的人往往多灾多难,祸事连连,甚至短命。
从他们身上我们可以发现,这一个个的“巧合”,实际上并非巧合,都是因果不虚啊。
虽然世人不信有因果,然而因果何曾饶过谁?
无论我们是否认识到因果报应的规律存在,信不信因果,因果律都时刻主宰着我们的每一分每一秒。
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因果报应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哪个神给的,一切都是我们自己造因,自己受果,我们给世界带来的痛苦或快乐,都会一一回报到自身。
福报小的,报应来得快,福报大的,报应出现得晚而已,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