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好像有一款游戏特别火,叫狼人杀,规则很简单,几个人演狼,几个人演村民,几个人演神,杀掉或者投票推出所有的村民或者神就是狼胜,反之则是神民胜。我就可喜欢这种游戏,但是身边的人就没有很喜欢玩的,被逼无奈,我就只能去线下club里面玩儿。

今天来的这个地方很独特,在一个很偏僻的小角落里,我甚至觉得有点儿可怕,附近几公里都没有个摄像头,店子的名字起的也很草率——真实·狼人杀。

“先生您好,您是几位?有预约么?是否完全清楚游戏规则?如果不清楚的话这次可能就不能参与了。”刚一进门,一个带着狼人面具的人冲我走了过来,应该还带了变声器,声音很古怪,我也没多想,可能是这个店的特色?感觉挺新奇,我点点头,就随口回道:“哦,我就一位,没有预约,能跟人拼团么?”

“啊,没问题的先生,您请到1号房。”这人冲着里面一间屋子指了一下,我点了下头,走了过去。

这个建筑里面并不大,只有三间房子一个吧台,地方不大,吧台却很奢华,巨大的水晶吊灯,货架里面也都是各种贵重的饮料酒水,那三个房间,标注了1号房间、2号房间和一个忏悔室。这个设计挺逗的,忏悔室?哈哈哈,用来给狼人们忏悔?还是用错了毒的女巫?亦或是开错了枪的猎人?实在有趣。

进了屋子,里面已经坐了十个人,屋子里的灯光比外面昏暗许多,猩红色的灯光打在屋子里,显得说不出的诡异,很多人都在窃窃私语,有的看出来早就认识,有的人则明显是在跟左右两边的人搭讪,有的,则自己翻看着手机,而我明显就属于后者,唯一不爽的就是这里的信号极弱。刚坐下没多久,门又被推开了,一位高挑的美女走了进来,做到了我身边12号的位置上,闻着她身上的体香,我不禁有些迷醉。再之后,陆陆续续又进来三个人,15个人?这怎么玩儿啊?我有些困惑。

吱呀,厚重的铁门缓缓关上,门外传来了锁门的声音,屋里的灯光也变得更加昏暗了。与此同时,有一个经过变声的声音响起:“欢迎来到一年一度的真实狼人体验馆,本次体验不仅不需要各位花钱,反而我们会为胜利的队伍发放意想不到的福利——一笔巨额款项,以及,生存的资格。”

“噗嗤……”房间各个地方发出了嗤笑,这种拙劣的气氛渲染看来并没有达到效果。

“我也知道各位不信,这个房间里有5个人是我们的工作人员,一会儿随即会死掉一个,真的死掉哦。”

提示音说完,我就听到一个微弱沉闷的爆破声在房间内响起,而后就是5号一声惨叫,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抽搐了一会儿便不动了,4号和6号慌不迭起身,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然后4号立马大喊起来:“叫救护车!”6号讷讷掏出手机,回忆了好半天救护车的电话,颤颤巍巍地拨打了120.然而,即便是120,也没能接通,整个屋子霎时间乱了起来,人们一窝蜂地跑向门口,疯狂砸门的,叫嚷着要出去的,我则有点吓傻了,愣愣坐在座位上。

“哦吼~我就是让大家相信一下,我们玩儿的可是真的哟!现在请大家坐会座位,不然会有相应的惩罚啦!”说完,在房间的正上方,一块屏幕亮起,之前一直是黑屏,并没有人注意到,上面出现了倒计时。

5-4-3-2-1

人群依然乱哄哄的,突然一声枪响,好像在混乱的交响乐中的休止符,一下子让所有人安静了下来。站在最前面的人胸口满是鲜血倒在地上。

“我再重复最后一遍,回到座位坐好!不然5秒之后我们会再随机处死一个人。而且,不要问我问题哦,我最讨厌回答问题啦!”这次声音是个小女孩的声音,言语间充满恐吓的味道。不过,嗤笑声再也没有出现,所有人行尸走肉般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诶呀,被你们听到了我的声音呢!友情提示,这里信号是100%屏蔽的,别说一般电话,就是110、119、120一样也都打不通的,你们刚才试过的可以证实一下。”人群中有几个人点了点头,表示确实打不通。门出不去,电话打不通,我们,彻底与世隔绝了……

“好啦,现在还剩14个人,分配身份卡,请各位看一下各自的身份卡。我们准备了10张好人卡,5民5神,还有四张狼人卡在我们的工作人员手中,你们将配合一起完成这场游戏,本次游戏,狼人允许空刀、自刀,身份分别为白狼王、外加三狼,神分别为预言家、女巫、守卫、猎人、骑士。请各位带上面具,并确认自己手中身份。”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份卡:村民,在身边的桌子下面还摸到了一个猫的面具,撑起来看看,里面倒是很干净,但是总觉得有一股子浓浓的血腥味……

“游戏直播,现在开始!友情提示,游戏中犯规的人将被惩罚哟!”说完,提示音并没有再给出更多的提示,而是换成了一个AI合成音:“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

屋子里依然有小声啜泣的声音,不过也对,换成任何一个正常人,这时候能保证不尿了裤子就已经算好的了,按照这个状况来看,被淘汰的下场,一定是死。

“砰!”又是一声枪响,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睁开了眼睛,屋内的灯光也稍微明亮了一些,小女孩的声音又再次响起,也许是因为已经被听到了本音,所以也就懒得再隐藏了:“啊哦,可惜呀,告诉你们不要犯规啦,怎么还有人睁眼呢?这里的无死角监控能看到每个人脸上的每个细节,2号房间的一百多块显示屏上你们的眼、口、手、脚的每一处细节都有我们的工作人员在核准哦。”

哪怕隔着面具,我们也都能感受到,坐在7号旁边的6号和8号面具下的脸一定无比惊恐,尤其是6号,怎么每次死的人身边都有他?

“各位进来的时候工作人员都跟各位确认过了,大家熟悉规则,在此不做赘述,犯规的话就会被处死,这是一个公平游戏!真是的,偷鸡耍滑的大人最讨厌了,因为有人犯规,本轮作罢,还剩13个人,重新开始,天黑,请,闭,眼!”

游戏按照正常的顺序在继续推进,狼人睁眼杀人确认,预言家睁眼验人,守卫保护,女巫救人撒毒……不多一时,又是女孩儿的声音响起:“天亮啦!恭喜,上一个夜晚是平安夜,由于游戏的特殊性,本次游戏不设警长,且所有死亡玩家,除被毒死的以外,都有遗言。现在从1号开始发言。”

“我是预言家,昨晚我验的是6号,因为觉得他身边连续死了两个,实在是蹊跷了些,果不其然,6号是狼人……”1号沉稳开口,看起来像是个老玩家了。

“你放屁!我……”又是一声枪响,6号倒在血泊之中。

“哦吼,别人发言的时候不许打断发言,尖叫和哭也算是打断发言哦。”小女孩平淡的语调就好像说的只是一个游戏规则,而无关人命一样。但那些惊呼和哭泣也都像一下闭住了一样,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了,只是看向1号的眼神都充满着不善。

“我……我只是试试水,我没想到6号的反映这么大。我是闭眼玩家,真的,我是好人。”然后就是长久的沉默,直到提示音询问是否结束发言,1号才一脸惊恐地确认:“发言完毕。”

“我认为,1号很可疑,没有上警的环节,不存在警上警下,所以这种试水发言并不正常,6号的死亡应该是在可以预见的范围之内的,所以1号身份大概率不做好……”从2号开始,所有人的矛头都在指向6号,这一局,6号出局看似已经板上钉钉了。

“11号发言。”

“我认为,1号很可能是无辜的。”我缓缓开口,而这一句话,吸引了全场焦点,甚至刚才一直低着头哆嗦着的1号都看向了我。

“首先,从2号到我,总共6个人,没有一个站1号的,在我后面还有5个人,除非我们5个人中至少有3头狼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刚才发言的6个人,没有一个人划水,都在分析,但却都是在分析1号,都在踩的人,在我这里的身份反而是好的。因为这个游戏中,不是失败了就下场,而是失败了就死,所以没人敢跳预言家,同理,狼人也不敢,一旦跳了,活不过三轮必死。女巫第一晚用药,守卫第一晚空守,应该是正常逻辑,但不排除守卫当晚守了自己,女巫没用药的情况。现在线索太少,我只能分析这么多,一会儿再听后面发言,如果没有逻辑上能说服我的人,我这轮选择弃权。”

“我……我不知道啊,我是好人阵营的,我头一次玩这个游戏啊,反正我觉得6号是因为1号死的,而6号很明显不是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起码一定知道规则是什么,比如1号就像是知道的,故意给6号设了个圈套,正常人在生死攸关的情况下一定会辩解的吧,除非1号能自证是女巫,晚上毒死这个扰乱视听的11号,我头一次玩这个游戏啊,谁知道会这样啊……”12号明显已经吓怕了,后面硬生生说了一堆废话,什么信息都没给,我在一旁直皱眉头,这位美女怕不会认为装可怜能换自己一条生路吧,为啥还非得带上我呢?

“15号发言。”

15号是一个头戴小丑面具的人,我记得应该是个年假不大的男孩儿,此时,这个男孩儿却异常的镇定:“我认为11号说的有道理。首先,全场只有我和11号觉得1号是好人,在我自认好人的身份的情况下,明显填不够狼坑,所以这么算1号在我这儿是好人身份,但是大概率是个平民,这是个废人而已,留着狼刀就好,毕竟……”15号顿了一下,好像在思索,这才说道:“死的三个人里面,有两个好人身份,我们不知道是神是民。这个由狼队去猜。2号应该也不是狼,那种情况下,如果不是2号的那种反映才更可疑,甚至如果2号不谈1号,更甚想去保1号,我觉得2号反而才像狼人,甚至1、2、11可以捆绑出局。所以,2号身份无法定义,但不是今天的抗推位,那么3、4、8、9、10,在我这里,你们5个人很危险。”

说完,15号又停住了,仔细观察这5个人的状态,4号、8号和9号明显在轻微摇头,3号和我身边的10号反而很镇定。15号是沉底位发言,所以话语很有重量,应该也不会轻易下什么结论,如果他是好人的话。

“这5个人其实并看不太出来,但12号身份不做好。”15号似乎放弃了对那5个人的针对,反而看向了我身边的12号“12号,在枪响当天,你是原地没动的玩家,但你和11号不一样,在你的表情上是淡定,顺便说,场外不是游戏规则,而是约定俗成的游戏道德,人命当前,恕我就不遵守游戏道德了。”果然,提示音并没有告知违规,也没有惩罚15号的意思。

12号想说点什么,但又苦于规则,没法说明,只能望着15号,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

“况且,你说你是新手玩家,但11号没踩你,发言没有漏洞,为什么要杀11号?更是要用一瓶很珍贵的毒药?我如果是守卫,今晚我就一定会守的是1号。”

听到这儿,我明显觉得这个语气很生硬,守的是1号?不通顺啊,正常人谁会这么说话?

“当然,我不是守卫,但我是一张带身份的牌,既然没人跳,我就跳个身份,我是沉底位的好身份牌,没有异议的话我进行归票,今天投出的是12号,明天验人验10号,11号和1号在我这儿做好。”

“好,15号,时间到。开始投票!”每个人的额头都布满了汗珠,这一票,决定了别人的生死,可能……也决定了自己的生死。

本文版权归原创作者 小北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