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

我养了几只狗,是那种中华田园犬,俗称土狗。

虽然它们长得不太好看,但每一只都很健壮,并且护家,我家住在一楼,从来没有进过贼。

这些狗平时都很乖,从来不乱叫,遇到抢食物打架,也只是玩笑般相互咬一咬。

当我呼唤它们的时候,它们会乖乖地走过来,再也不闹腾,我觉得它们挺可爱的,就像几个淘气的小孩子!

可是有一天早晨,我突然被一阵怪声惊醒了,发现我的几只狗后脚站立,前脚趴在窗沿上向外看,边看边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一点不夸张,它们竟然发出了人类的那种哭声。

我喊了一声,它们却根本不听我的招呼,继续哭着。

我心中一惊,突然想起邻居魏阿姨给我讲的她婶娘的事情:婶娘苏幼英家在农村,村子里有户人家养了一条狗,有段时间突然每天对着幼英家哭泣,没过几个月,幼英就患肝癌死了。

魏阿姨说,农村人迷信说法是狗哭叫丧,有人得死,没想到婶娘因此就去世了。

那天我就一直忐忑不安,不断猜想,我的狗是在朝哪家哭呢?会不会有人要死?

我在脑海里把对面楼里的邻居都筛了一遍,好像并没有谁得了大病,也没有听说谁最近身体欠佳,我经常都会遇见他们,不是去晨练,就是去买菜,还有帮子女带孩子的,个个看上去都很精神。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我的狗还是天天哭,我家隔壁的邻居敲门提意见,说群狗鬼哭狼嚎的,噪音扰民太烦人了。

我感到不好意思,但又舍不得把狗扔掉或送走。

就在邻居提意见的当天晚上,对面楼一单元三楼的陈阿姨突然死了,是骨癌晚期,之前只是觉得脚踝有点痛,走路也好好的,可生命突然就终结了。

我以为狗们该停止哭泣了,谁知它们天天继续哭,我自己都开始烦躁了。

有一天,对面楼二单元五楼的吴阿姨又突然死了,是子宫癌晚期,她的家人说之前她自己完全没有任何感觉,谁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以为这下狗们不再叫了吧?

谁知它们停不下来似的,吓得我魂不守舍,心想,这是大灾难吗?究竟要死多少人,它们才停得下来啊?

又过了半个月,一天早晨,对面楼一单元一楼的胡叔叔突然不能起床了,谁叫也不醒,送到医院检查,竟然是脑癌(脑子里长了一个恶性肿瘤),他在重症监护室住了不到三天就走了,临走时什么话也没留下。

我不敢面对花园里陆陆续续设置的灵堂,只能绕着道走。

因为他们中有人来找过我,说狗哭是不吉利的,让我赶快把狗处理掉,我不置可否。现在死了那么多人,他们看我的眼神都变得十分愤怒,仿佛是我害死了他们的家人。

那天我猛然发现,我的狗突然不叫了。

(完)

不是太监,搬砖也不容易,网上确实没有找到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