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是美好的,但美好的事物中往往隐藏着危险和伤害。

高中时期,是人生最美好的一段青春岁月。高中生们开始褪去稚嫩,为了考上梦寐以求的大学,为了心中的理想,而努力奋斗。拼过、累过、哭过、痛过,才是无悔青春。

然而这段关键时期,绝不是一帆风顺的,起早贪黑用功苦读已经够辛苦了,有的人却还要经历恋爱的烦恼。

校园恋情很美好,但修成正果的很少,何况是性格和感情还未成熟的高中生。如果遭遇失恋,有的人无法正确面对和解决问题,轻则成绩下滑,重则会走上不归路。
宿舍

静海一中就曾发生过一起“七仙女命案”,就是由校园恋情引起的悲剧。8人宿舍,一夜之间7人惨死,唯一的幸存者没有报警,也没有受到伤害,而是陪着尸体共度一夜。

7名女生因何身亡,凶手又是谁呢?

静海县(后撤县设区)地处天津西南部,是沿海开放区之一,素有“津南门户”之称。1998年,这座小城发生了一件轰动一时的命案。

1998年12月23日早晨六点左右,静海一中女生宿舍,一位早起洗漱的女生,在楼道闻到一股非常刺激的味道,她循着味道来到了113宿舍门口。

门没有反锁,好奇的女生推门而入,决定一探究竟。结果刚打开门,女生立刻被113宿舍内的景象吓瘫在地,惊慌地大声喊道:“快来人啊,死人啦!”

校园发生命案,接到报警后,办案人员自然十分重视,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可是当警察打开宿舍门,任凭他们办案多年见多识广,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是一间8人宿舍,只见里面有7人惨死,有的人歪倒在床上,有的人在墙角缩成一团,有的人则趴在地上。每个人面部都痛苦地扭曲着,场面十分触目惊心。

宿舍内弥漫着一股强烈的味道,十分刺鼻,办案人员认为7名女生喝下了剧毒物质,可能是农药,或者是其他有毒化学制剂。从毒发到身亡,应该不超过20分钟。

在此期间,7名死者遭受了巨大痛苦,无法发出声音。

其中有人试图求救,奋力爬向宿舍门口,在地上留下一行行血迹,最终死在门前一米处。

而有的人则在床上无法动弹,只能等待着死亡,床板、墙上都有着挠痕,可见其生前有多痛苦。

唯一幸存者,陪尸体共度一夜

经过调查,办案人员得知,死亡的女生都是113宿舍的人。本来该宿舍有8人,一个名叫孙亚宇的女生,却消失不见了。

能够让7人同时中毒,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难道这7人,因为学习压力过大,集体服毒自杀?亦或者食堂厨师投毒杀人?那名幸存者又在何处?

办案人员了解到,静海一中除了113宿舍外,并没有其他人中毒,食堂厨师的嫌疑被排除了。而老师则回忆道,平时这几个女生性格比较开朗,并没发现异常情况,不太可能因压力过大集体寻死。

只有找到幸存女生,才能解开谜团了。

经过专家检测,7名女生死于甲拌磷中毒,也就是人们常说的3911。甲拌磷是剧毒农药,仅需2mg就能致人死亡,如今已被禁用。

如果有人误服了甲拌磷,短时间内就会呼吸困难,随之呼吸系统衰竭,救治不及时的话,会引起肺水肿和呼吸肌瘫痪直至死亡。

如果剂量大的话,从中毒到死亡,差不多只需十分钟左右的时间。

据知情人员透露,22日晚上11点左右,113宿舍对过的两个女生,曾闻到刺激性味道。

两人还特意找来宿管,想要查清原因。她们在楼道转了一圈,发现111、113宿舍味道最大。

可是当时已经熄灯就寝,宿舍内也没有异常声音,宿管也就没有进去查看。随后她曾试图联系保卫处,可是当晚没有人值班。

眼见如此,宿管就让两名女生回去睡觉,等天亮了叫保安来检查一下。113宿舍的中毒者,就此错过了最后一次救命机会。

另外有女生还提供了了一条线索,她早晨时,看到孙亚宇从宿舍出来,没有洗漱就离开了宿舍楼。

也就是说,孙亚宇陪着尸体共度了一夜,她目睹了舍友惨死的场面,却没有报警,难道她是凶手?

接近中午的时候,孙亚宇被找到了,她一直呆在学校,并没有逃跑。

凶手到底是谁

经过办案人员的耐心询问,一直沉默的孙亚宇,终于将真相说了出来。

根据孙亚宇招供,凶手名叫刘珊珊,是7名死者中的一位。

刘珊珊和孙亚宇是同班同学,两人也是无话不谈的好闺蜜。高二的时候,刘珊珊恋爱了,男友是同班同学,两人还发生了肌肤之亲。

刘珊珊和男友感情一向很好,经常向孙亚宇炫耀,可是就在案发前几天,男友却突然提出分手,这让刘珊珊无法接受。

少女的初恋,往往是热烈且执着的,她将一切给了男友,视其为这辈子的唯一,岂能轻易放手。可是无论刘珊珊如何挽留,男友就是不为所动,坚持要分手。

失恋之后,一向开朗的刘珊珊开始变得沉默寡言,她陷入了巨大痛苦之中,不思饮食,甚至多次流露出厌世的想法。

作为闺蜜,孙亚宇却帮不上什么忙,这让她很内疚。1998年12月22日,刘珊珊再次和孙亚宇说道,自己不想活了,希望她能帮忙。

闺蜜相求,孙亚宇不假思索的答应了下来。当天,孙亚宇在静海县农业局门市部购买了一瓶甲拌磷农药,并交给了刘珊珊。

当晚十点左右时,刘珊珊将孙亚宇拉出宿舍,透露了今晚就自杀的计划。可是刘珊珊担心自己死后,一个人寂寞,想拉着宿舍其他6人共赴黄泉,并请孙亚宇再帮最后一次忙。

这一次,孙亚云又答应了。

刘珊珊回到宿舍后,就将早已倒入太空杯的农药拿了出来,和其他姐妹说道:“这是我从家里拿来预防肺结核的药,咱们分了喝了吧。”

当时静海一中出现了好几个肺结核病例,搞得学生们也是担惊受怕。所以一听刘珊珊有预防肺结核的药,6名女生自然喜出望外,纷纷拿出杯子,将太空杯中的药分了。

虽然甲拌磷有股臭味,味道也比较刺鼻。但是刘珊珊是宿舍姐妹,没有谁怀疑其中有问题,6人先后强忍着喝下了毒药。眼见如此,刘珊珊也将农药喝了下去。

没过几分钟,中毒女生就开始痛苦地呻吟着。这时孙亚宇站了出来,她一边安慰着舍友,解释道这时服药的正常反应,一边削苹果,给中毒女生吃。

就这样,在中毒初期,还能行动时,女生们被孙亚宇安抚住了。等到毒性大发之时,她们再想求救,已经难以行动了。

大概10多分钟,刘珊珊和6名女生先后惨死。孙亚宇目睹了舍友死亡前的挣扎,可是她无动于衷,时刻遵守着对闺蜜的诺言。

7人身亡后,孙亚宇没有离开宿舍,而是陪着尸体共度一夜。那一晚,孙亚宇一夜无眠。

结语

根据孙亚宇的招供,办案人员查清了情况,并在刘珊珊床下,发现了一封遗书。最终办案人员确认,孙亚宇没有说谎。

经过审判,校方、刘珊珊父母和孙亚宇父母,赔偿了6名死者家属150万余元。

而孙亚宇因只有17岁,则逃过死刑,被判处无期徒刑。随后因狱中表现良好,又被减刑至有期徒刑15年。

一段不成熟的少年恋爱,竟引发如此悲剧,让人难以释怀。

刘珊珊为了爱情,不惜拉着6人陪葬,何其极端和狠毒。而孙亚宇则为了所谓的“闺蜜之情”,竟甘愿充当帮手,又是何等的无知和麻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