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智的老孙

src=http%3A%2F%2Fthumb.takefoto.cn%2Fwp-content%2Fuploads%2F2016%2F01%2F201601280619429464-400x249.jpg&refer=http%3A%2F%2Fthumb.takefoto

去年住院时,认识了一个很有趣的老头,老头姓孙,病友们都叫他老孙。

老孙和我同一间病房,床位相邻,可能是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同身受,我和老孙很快就混熟了。

老孙生于三十年代初,虽已白发苍苍,却精神矍铄。年近九旬,眼不花耳不聋,双目有神声若洪钟,面色红润腿脚便利。

老孙贪酒好色,一次例行检查,老孙血压偏高,医生有些着急,老孙不慌不忙的说:刚才吃饭的时候,我喝了半斤白酒。

医生苦口婆心劝老孙忌酒,老孙笑着说:我还能活几年?现在不喝,烧成灰了就喝不成了。

还有一天,一位女子来看望老孙,此女子目测不到四十,面容姣好皮肤细腻,一看就是注重保养得贵妇人,我们都以为此女是老孙的女儿。老孙搂着女子,骄傲的说:这是我老婆,小我三十几岁。

老孙晚上给老婆发微信腻歪,快九十岁的人,还打情骂俏,我曾听他对老婆说:吃俺老孙一棒。

这个骚老头,一次和我聊天时,居然厚颜无耻的说:咱们两个有缘,我看你一表人才,要不要我教你几招,保证把你老婆治的服服帖帖。

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好男儿,怎么能学习这种东西?我义正言辞的说:请赐教。

和老孙聊天,能知道很多尘封往事,让我大开眼界。我从这个历史见证者的口述中,模糊看见了近一个世纪的沧海桑田,一桩桩大事小情,或令人莞尔,或骇人听闻,或欢欣鼓舞,或无可奈何,我选择几件我认为有趣的事情记录下来,以一个普通人的角度和大家分享。

一,足球。老孙年轻时是足球队员,据他说,那时的中国足球还是颇有实力的,起码在亚洲能够横行霸道。我问他为什么现在踢的如此惨不忍睹,他点燃一根烟,深吸一口,皱着眉头沉默良久,叹道:我他妈怎么知道?

二,英国国旗。老孙小学就读于英国人开办的学校,学生每天必须喝牛奶,那可是个许多人都吃不饱的年代。国民党抓壮丁的时候,壮丁只要跑到英国人开办的学校,站在校门口的英国国旗之后,抓壮丁的人绝不敢越雷池一步,只能无功而返。如果不是老孙,我永远不会知道英国曾经在中国大陆上耀武扬威到这种地步。我脑海中英国的标签是:美国的小老弟,女王很长寿,王子头发稀疏,贝克汉姆曾经帅到不行,偌大的日不落如今只剩屁大点地方还挺把自己当回事。

三,什么人穿什么衣服。电视里播放一些不实的谍战剧时,老孙就会摇头苦笑,他告诉我,那个年代没有那么多西装,不至于是人是鬼出来都西装革履。因为西装布料全靠进口要走海运,到中国后还要找手艺高超的裁缝师傅订制,是不折不扣的奢侈品,成功人士的象征。普通人穿长衫的居多,长衫的袖口大有讲究,什么样的人翻什么样的袖口,有翻成三角的,有翻成元宝的,反正是五花八门,三教九流各不相同。体力劳动者穿的是那种从腋窝到腰间有几道开口的背心,方便透风排汗。

四,共产党扫黑。当初我党扫黑的时候,黑社会头子都没当一回事,以为只是和原来一样走走形式,哪知我党打黑除恶雷厉风行,黑社会头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押上卡车拖去正法。一时间社会风气大为净化,地痞流氓噤若寒蝉如履薄冰,原本威风八面的社会人,上街都不敢大声喧哗随地吐痰,恨不得扶老太太过马路。

写了这么多无关紧要的文字,一是纪念一下我和老孙的病友情。二是记录一下老孙的口述历史。三是我乐意。

解放前,旧社会,老孙那时还是个半大小伙。某个夏日的下午,老孙与六个小伙伴组成葫芦小队到水库游泳,不知不觉天已擦黑,大家准备打道回府。

老孙仗着自己水性好,游的比较远,别的小伙伴都上岸了,他离岸边还有几十米。大家慢慢的走,等掉队的老孙赶上来。

老孙站在齐腰深的水中往岸上走的时候,突然感觉左边小腿一凉,然后这股凉意迅速传遍全身,老孙赶紧收腿,这才发现自己的左腿动弹不得,还有一股神秘力量,把老孙拽向深水,这股力量和老孙的力量差不多大,一时半会奈何不了老孙,可是老孙的力气终究有耗尽的时候,那时老孙只能任人宰割了。

老孙一边和这股力量抗衡,一边飞速思索对策。喊救命?那小伙伴们肯定以为是恶作剧,没人会来,因为水才齐腰深,淹不到人。喊有鬼?十秒钟内小伙伴们肯定跑的无影无踪。

最终,机智的老孙大喊一声:谁要抽烟?

小伙伴们一听有烟,齐刷刷的来了个向后转加跑步走,几秒钟就在岸边集合起来,眼巴巴的看着老孙。

老孙站在水中,假装镇定的说:你们谁能把我拉上岸,我就给他一包烟。

小伙伴们一个个跃跃欲试,异口同声的说:真的吗?

老孙笃定的说:骗人是小狗!今天就让你们知道我的力气有多大,也要搞清楚谁才是大哥。

老孙在这群孩子中个头比较小,这次夸下海口,自然有人不服,再加上还有一包烟,小伙伴们的积极性都被调动了起来。

个头最大的那个,二话不说下了水,捉住老孙的右手,使劲一拉,老孙感觉到了两股力量,一股来自小伙伴,一股来自水中,两股力量拼了个不相伯仲,老孙纹丝不动。

老孙连忙伸出左手,说:再来一个,再来一个。两个人把我拉上岸,一人一包烟。

话音未落,另一个小伙伴也下了水,抓住了老孙的左手。两人一起使劲,闹了个脸红脖子粗,老孙依旧不动如山。

小伙伴们纳闷不已,老孙的力气怎么这么大?

老孙却叫苦不迭,怎么水下那股力量遇强则强还会变大?

老孙豁出去了,喊道:一起上,只要你们把我拉上岸,每人一包烟。

小伙伴们也顾不上奇怪了,三人一组,前面的拉住老孙的手,中间的抱住前面的腰,后面的抱住中间的腰。三个人合理拉老孙左手,三个人合力拉老孙右手,六个人使尽全力,终于像拔萝卜似的把老孙拉上了岸。

老孙上了岸,鞋都没要,飞一般的往家跑,其他六个小伙伴不干了,追着他要烟,六个穿鞋的硬是没撵上光脚的老孙。

第二天,六个小伙伴找到老孙,老孙拿出烟发了一圈。小伙伴们都好奇的问老孙力气怎么这么大,能以一敌六。

老孙惊魂未定的说:我他妈遇到水鬼了。

小伙伴纷纷表示怀疑,老孙转过身,背对众人,说:看我的小腿肚。

众人不约而同倒抽一口凉气,老孙的腿肚子上,清晰可见五个乌黑乌黑的指痕。

待编辑
奇闻异事

白蛇复仇记

2021-12-14 15:55:45

奇闻异事

阴曹地府啥样?画家心跳停止10分钟描述死后所见

2021-12-20 9:53:2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