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鼠狼的报复

上世纪七十年代,有一位农村小伙,名叫小江,小江是地地道道的农民,祖祖辈辈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

小江当时二十出头,刚刚结婚,正在为了造人计划埋头苦干。

喝酒,是小江唯一的乐趣。只要有饭局,不管多远,小江都会前去参加,而且逢酒必醉。

一次,小江到亲戚家去串门,亲戚留他吃晚饭,不出意外的,小江喝多了。亲戚留他过夜,因为两家相隔好几个山头,黑灯瞎火的翻山越岭怕不安全。小江执意拒绝,满嘴酒气的说:不就是几十里山路,难不倒我,你别看我走路有点晃,我心里清楚得很,给我一根棍子,我拄着就回去了。

亲戚见实在留不住,就给了他一根木棍,大概两个指头粗细,到肩膀那么高。

小江拄着木棍,踉踉跄跄的返程了,好在还有些月色,依稀可见脚下道路,小江哼着小曲,踏上了山路。

醉酒的人,走路自然快不到哪去,小江一步三摇的走着,花了几个小时才走了三分之一的路程,不知不觉,已到子夜。

一阵山风吹过,云彩盖住了月亮,等云开时,小江见到了他此生最不可思议的一幕。

一只黄鼠狼,人立在道路中央,这只黄鼠狼,比一般黄鼠狼大得多,一身油光水亮的皮毛,在月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小江。

没等小江反应过来,黄鼠狼两只前爪抱在了一起,上下挥动,像极了人类作揖的动作。黄鼠狼不停地“作揖”,仿佛有什么事情需要小江帮忙。

如果在平时见到这种反常情况,小江可能早就吓跑了,可这时的小江酒劲还没过去,他见这只黄鼠狼一身好皮毛,顿时动了心思,猛的一棍子对着黄鼠狼扫了过去。

小江出手毫无征兆,打了黄鼠狼一个措手不及,一声闷响过后,黄鼠狼的一条后腿被打断。

黄鼠狼仓皇逃命,可是仅有的三条好腿无法令黄鼠狼脱离险境,小江紧追几步,劈头盖脸的挥出了第二棍。这一棍结结实实打在了黄鼠狼的脊椎上,黄鼠狼抽搐了几下,嘴角淌出了鲜血,出气多进气少。

最后,小江对着黄鼠狼的后脑砸出了致命的第三棍,黄鼠狼彻底没有了动静。

小江一只手提溜这黄鼠狼,一只手拄着木棍,志得意满的往家走去。

走了没多远,从山路边的草丛里嗖嗖嗖的蹿出三只黄鼠狼,挡住了小江的去路。这三只黄鼠狼似乎并不害怕小江,反而是一副准备攻击小江的样子。

小江笑道:区区几只小黄鼠狼,我岂会放在眼里。

说罢,举起木棍一顿挥舞,三只黄鼠狼怪叫了几声,逃走了。

小江继续赶路,自言自语道:就是再来十只,我也不怕。

话音未落,只听见前方草丛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十几只黄鼠狼接二连三的跑了出来,原本就不宽敞的山路被堵了个严严实实。

小江这是有一点慌乱,但并未害怕,一个成年男子,手中还有木棍做武器,没有道理畏惧十几只黄鼠狼。

小江把木棍舞的虎虎生风,赶走了十几只黄鼠狼,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冷哼道:就是再来一百只我也不怕。

几分钟之内,小江被上百只黄鼠狼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似乎附近所有的黄鼠狼都赶来了,每一只都目露凶光,想要把小江撕成碎片。

小江看着密密麻麻龇牙咧嘴的黄鼠狼,只感觉脊椎发凉,手中的黄鼠狼尸体不知不觉的掉落在地上,半晌,才回过神来,对着铁桶阵一般的黄鼠狼群,支支吾吾的央求道:我再也不吹牛逼了,你们回去好不好?

小江的建议显然没有得到采纳,一声尖利的哀鸣过后,上百只黄鼠狼如潮水般扑向小江,虽然小江有木棍防身,但是黄鼠狼悍不畏死,接二连三奋不顾身的进攻,即使眼见同伴惨死于木棍之下,依然不为所动,毅然决然对小江发起冲锋。

小江到底是身强体壮的庄稼汉,硬是连滚带爬杀出一条血路,逃回了家。媳妇忙问怎么回事,头破血流遍体鳞伤的小江一言不发,死死的顶住了门。黄鼠狼用爪子挠着门,仿佛和小江有血海深仇,不死不休。直到天亮,黄鼠狼群才不情愿的撤离。

自从小江打死作揖黄鼠狼后,他就没过过一天安稳日子。家里的牲畜全被开膛破肚,无一幸免,更可怕的是,一到晚上,他家就围满了黄鼠狼,疯狂的挠门,不断的哀嚎。天色一暗,小两口都不敢出门。

小江的媳妇受不了这种精神上的折磨,回了娘家。小江也不敢住在家里,四处投宿。可不管小江睡在谁家,黄鼠狼都会上门叨扰,不惧路遥风雨无阻,慢慢的没有人再敢收留小江。

小江被黄鼠狼闹的坐卧不宁寝食难安,短短几十天,人就瘦脱了像。再这么下去,估计不死也得疯。

也许小江是命不该绝,一个外地的道人不请自到,不等小江说话,道人先开口道:贫道路经此地,见小哥家怨气冲天,莫非有何蹊跷之事?

小江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向道人说明了情况,许诺只要能赶走黄鼠狼,绝不亏待了道人。

道人吩咐小江躲在家中,没有他的允许不准出门,然后搬来一张椅子,坐在小江家门前,闭目养神养精蓄锐。天色暗了下来,黄鼠狼出动了,又把小江家围了个水泄不通。道人猛的起身,双眼精光四射不怒自威,单枪匹马与上百只黄鼠狼对峙。

奇怪的是,黄鼠狼没有攻击道人,也没有攻击小江的房屋,甚至都没有叫出声来。

许久过后,道人敲开了小江的房门,一把拉住小江,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跟我走,进山。

小江看看道人,再看看道人身后的黄鼠狼,说:我进山还能活着回来?不被这群黄鼠狼把骨头都啃了?道爷你是帮我还是帮他们呢?

道人说:我带你去见他们的头领,想办法把事情解决了,你不去也行,我明天就走,到时候黄鼠狼还是回来找你,你自己造的孽自己偿还。

小江权衡再三,最终决定跟随道人夜入深山。

黄鼠狼群簇拥着道人和小江,一步步走进了山里,不知过了多久,黄鼠狼突然全部退散,紧接着,二人就看见前方的大石上,坐着一只巨大的黄鼠狼,月光清冷,黄鼠狼的目光更加清冷。

二人一狼,在深山老林中,惨白的月光下,相顾无言。那道人颇有些神通,似乎能够和黄鼠狼进行精神交流,道人和黄鼠狼对视良久,叹了口气,对小江说:你那天打死的黄鼠狼是母的,是这一只的配偶,马上就要得道了,想找你讨个口封,你不帮忙也就罢了,为何将其活活打死?

小江急忙辩解道:我那天不是喝了酒吗?要是平时我也不会动手的啊。

这时黄鼠狼尖锐的叫了几声,道人说:他说他现在就喝酒,然后打死你,你认不认?

小江连连摇头,道:那可不行,不行。

道人探口气,道:帮人帮到底,贫道为你求求情吧。

经过一番沟通后,道人说出了黄鼠狼的条件:一,为母黄鼠狼建坟,每年祭奠。二,黄鼠狼还没有完全原谅你,你杀他爱妻,他会报复你,不过他答应我不伤害你的性命。

小江为难的说:母黄鼠狼的尸体哪里还找得到啊?

黄鼠狼头领叫了一声,几只黄鼠狼背着母黄鼠狼的尸体出现了。道人双手小心翼翼接过了尸体,看了黄鼠狼头领一眼,仿佛在说:请放心,我一定办好。黄鼠狼头领看了看二人,转身消失在夜幕中。

第二天,道人亲自为母黄鼠狼建坟,小江为其祭奠。当晚,黄鼠狼群果然没有再来骚扰小江。道人语重心长的嘱咐小江,一定每年为母黄鼠狼扫墓烧纸,然后分文未取,飘然而去。

没有了黄鼠狼的威胁,小江可以放心大胆的过日子了,之前的家畜都被黄鼠狼杀了个一干二净,他重新买来雏鸡雏鸭,大小牲口,一切重头来过。

小江的媳妇很快就回来了,小两口又拾起了搁置许久的造人计划。可是无论小江怎么努力,小江媳妇的肚子始终没有鼓起来。更奇怪的是,小江家的牲畜,也出了毛病,成群的鸡鸭,到了该下蛋的时候,却没见到一个蛋,家里的猪和羊,不管怎么配,就是怀不上。

小江把牲畜换了一茬又一茬,依然如此,鸡鸭不下蛋,猪羊不怀胎。同样没有动静的,还有媳妇的肚子。

好几年过去了,小江终于明白,自己当初杀死母黄鼠狼,让黄鼠狼头领绝了后,黄鼠狼也要让自己绝后,这就是黄鼠狼的报复!

小江用尽了各种办法,甚至买来别人家下蛋的鸡养在自家的鸡圈里,可是在别人家天天下蛋的鸡,到了自家半个蛋都下不出来。

慢慢的小江也认命了,不下蛋就不下蛋吧,没孩子就没孩子吧,谁叫自己杀了母黄鼠狼呢?黄鼠狼头领没有伤害自家人的性命,也算是网开一面了。

小江是个信守承诺的汉子,答应过每年为母黄鼠狼扫墓,他都做到了,一晃,三十年过去了,小江变成了老江,没变的是,每年都会为母黄鼠狼扫墓,三十年,就扫了三十次墓,从未间断。

第三十次扫墓的当晚,老江梦见了当初见到的黄鼠狼头领如人般站立,给老江作了个揖。脑中传来一个声音:你信守承诺,为我爱妻扫墓三十年,我感受到了你的诚意,从今以后,旧怨一笔勾销。

没过多久,奇迹发生了,老江的媳妇居然怀孕了,成为了超级高龄产妇。老江又试着养了点鸡,过了几个月,老江终于吃到了自家鸡下的蛋。

两年后,老江一家三口来到母黄鼠狼坟前,看着蹒跚学步的孩子捏着一块煮鸡蛋,老泪纵横。当初的三棍,用了三十年,终于偿还清楚了。

老江为孩子取名守三,意为信守承诺三十年。

最后,黄鼠狼头领成了老江家的家仙。

待编辑
奇闻异事

断尾贵人

2021-12-10 9:26:48

奇闻异事

白蛇复仇记

2021-12-14 15:55:4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