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债的儿子

src=http%3A%2F%2Fqqpublic.qpic.cn%2Fqq_public%2F0%2F0-2823159882-004F8FD7445CECF2B686C7814DC455F8%2F0%3Ffmt%3Djpg%26size%3D81%26h%3D620%26w%3D812%26ppv%3D1.jpg&refer=http%3A%2F%2Fqqpublic.qpic

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认识了一个社会大哥,并在他手下“工作”过两年。

大哥开了一年赌场,我跟着瞎混,见识到了人性中阴暗,凉薄,甚至恶心的一面。

贪慕虚荣,好逸恶劳,灯红酒绿,坐吃山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什么样的闹剧悲剧我都看过。

一次老大带我去吃饭,饭店门口,一个双腿残疾,一只手拿着一个破碗,依靠另一只手匍匐前进的花白胡子年老乞丐,匍匐到我面前,面无表情的举起了碗。

我刚准备给点零钱,老大说:别给钱。

年老乞丐也不纠缠,哆哆嗦嗦的爬向另一个人乞讨。我记得当时接近圣诞,天气已经转凉,衣衫褴褛的年老乞丐趴在冰冷的地面上,一点一点的艰难的挪动。

我心里暗暗责备老大没有同情心。

老大说:你要是真的可怜他,给他买点吃的买一小瓶酒吧。

我不理解,还是照做了。恰好附近就有小卖部和一家包子铺。

我把包子和一小瓶白酒丢到了乞丐的破碗里。乞丐楞了一下,用漆黑的手抓住包子就往嘴里塞,包子刚出炉还冒着热气,我拿在手里都烫的不行,他居然丝毫不以为意,一口气吃了四个大肉包。接着他拧开酒瓶盖,一口气干了。喝完酒,他长出一口气,涕泪俱下,哽咽着说着话,不是本地口音,听不太懂,大概意思是好久没喝过酒了。一个老人,年龄足够做我爷爷,在我面前哭的稀里哗啦,这一幕在我脑海里留下了无比深刻的印象。

我问老大为什么不直接把钱给乞丐,老大说:他们这种乞丐,很多甚至不是天生残疾,每个乞丐附近都有人看守,他们谁敢私自花讨来的钱,回去就是一顿毒打,你也不动动脑子想想,这种行动不便的乞丐,是怎么来到人流量这么大的市区的?怎么过马路?他能爬多远?

我表示不可置信,老大说:我见过他们的老大,那才是真正的心狠手辣。

老大问我:你在赌场也混了这么久了,还不起高利贷的,挨毒打,卖车卖房卖餐馆卖公司,你见多了吧?

我说:都见过。

老大说:那些放高利贷的,身上随时带着攮子,这些人手段够狠吧?都比不上这群乞丐的老大。那些借高利贷赌博的,我们非常欢迎,但是输了并不值得同情,他们自找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自己两百万的身家去赌五百万的博,倾家荡产是迟早的事。高利贷没有逼他们借,他们既然敢借,就必须承担后果,他们不是不知道高利贷的主要催款方式就是暴力。

我深以为然,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不管你欠的是银行的钱还是民间借贷,都是借来的,是要还的,不要把这种钱当工资耍。所以对于赌的倾家荡产的人,我是从来不同情的,你们原本有体面的工作,美满的家庭,是你们不珍惜,玩脱了,该。

老大接着说:有一群人依靠这些乞丐牟利,他们对待乞丐就像放羊一样,白天丢到人来人往的闹市,远远的派人守着,晚上接回去,讨钱多的有饭吃,讨钱少的挨饿甚至挨打。这群人主要使用残疾人,老人,小孩这类弱势群体来博取同情,有些人原本并不是残疾,为了防止逃跑,所以不能有健全的双腿,为了防止报案,所以大多数乞丐是不会说普通话的外地人,最重要的是,这些乞丐时时刻刻都被监视着,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监视者会立即跳出来。

老大看着目瞪口呆的我,笑着说:你以为混社会的有多狠?很多事情看起来血腥暴力,追根揭底不过是冤有头债有主罢了。而这些圈养乞丐的,为了多赚点钱,就能毫不犹豫的把人弄残,你说谁的心狠?

圈养乞丐的那批人,为首的名叫老黑,因皮肤黝黑而得名,老黑管理小弟,小弟管理乞丐,除了乞讨还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收入归于老黑。

老黑从其他省份弄来各种乞丐,老的必须老态龙钟,小的必须乖巧可怜,这样才能要来更多的钱。

老黑手下有过这么一个孩子,名叫小亮,十来岁的模样,眉目清秀,皮肤白皙,惹人怜爱。

小亮在家时逃学上网,被父母打了一顿,倍感委屈,偷偷离家,被人贩子欺骗,卖给了老黑。

小亮在老黑手下做乞丐时,多次想要逃跑,又多次被捉回,尽管被毒打数次,逃跑之心依然不减。老黑怒不可遏,亲手打断了小亮的双腿,小亮从此只能爬着乞讨。

谁知小亮性烈如火,宁死不屈,就是不愿作为老黑的摇钱树苟延残喘,在一次乞讨时,瞅准时机,在马路牙子上双手一撑,把脑袋送入了飞速旋转的车轮之下,血溅当场。

老黑结婚多年,却无子女,说来也巧,小亮去世后不久,老黑的妻子怀孕了。怀胎十月一朝分娩,是个大胖小子,奇怪的是,老黑和妻子都黑的像非洲人,其子却肤白如雪,被唤作小白。

小白来之不易,被老黑夫妻俩惯出了一身毛病。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小白长的越来越像小亮,甚至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老黑的手下不敢多说,因为小白是老黑的宝贝疙瘩,谁也不想去触霉头。

小白在同龄人中称王称霸惹是生非,好在老黑经营乞丐行业多年,多少有一些积蓄和势力,小白在前面惹祸,他就跟在后面擦屁股,软硬兼施,多数人只能忍气吞声。

随着年龄的增长,小白惹祸的本领与日俱增,十五六岁的时候,惹了一场塌天大祸。一日,小白带着几个辍学的狐朋狗友东游西逛,逮住了两个小孩,抢了俩孩子几块钱,还扇了一人一耳光。

要是正常人家,可能事情也就这么算了,或者老黑赔点钱把事情平息了。可这被打的俩孩子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这俩孩子,一个是法院院长的儿子,一个是检察院院长的儿子。

老黑是有点钱手下有点人,可是和这俩孩子的父亲完全不是一个级别,被消灭只是几句话一个眼神的事情。很快,全市的乞丐被一扫而光,老黑的财路断了。小白也被关了进去,老黑几乎倾其所有,也没能把小白捞出来。

老黑的妻子急火攻心,卧床不起。老黑心神不宁,开车时超速追了前车的尾,不仅全责,还断了双腿,和当初小亮的下场一模一样。小白更惨,由于从小横行霸道坏了,到哪里都为所欲为,被关押的时候,不懂规矩,和人起争执,被众人群殴致死。老黑的手下见势不妙,一个比一个溜得快。

老黑因车祸断掉的双腿,最终也没有医治好,落下了终身残疾,后半生只能以乞讨为生,报应不爽。

待编辑
奇闻异事

飘浮的白脸

2021-12-9 8:49:36

奇闻异事

听爷爷的话

2021-12-10 9:09:4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