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腔

src=http%3A%2F%2Fc-ssl.duitang.com%2Fuploads%2Fitem%2F202004%2F12%2F20200412213442_iebin.jpg&refer=http%3A%2F%2Fc-ssl.duitang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们这里有一个臭名远扬的小伙子,名叫小张,当时大约十八岁,坑蒙拐骗,偷鸡摸狗,寻衅滋事,打架斗殴,游手好闲,流里流气。

就这么一个行为不端的人,也有仰慕者,这个仰慕者名叫小华,住在小张家楼上。小华比小张小两岁,从小跟在小张屁股后面玩,受到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小华视小张为偶像,为了模仿小张,平日里故意穿的花里胡哨,自以为帅极了。

小张一米八几的个子,拥有一身发达的肌肉,壮的像个牛犊。而小华从小是被当成女孩子养的,斯斯文文白白嫩嫩,大眼睛长睫毛,身材娇小,一举一动温柔秀气,乍一看,就像是个水灵灵的大姑娘。

所以小华无论怎么装模作样,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江湖气派。小张经常取笑小华,甚至给他取了个女性化的外号“小花”。

越是这样,小花就越是不服气,他一门心思想要表现出所谓的男子气概,于是跟着小张认识了一些社会上的不三不四的朋友,他简单的认为,只要成为“社会人儿”就足够爷们足够霸气。

可是小花实在是没有天分,偷东西他笨手笨脚,骂人他张不开嘴,打架就更别提了,他唯一的攻击手段是翘着兰花指拧人。就连偷完东西或者打了败仗要逃跑,他也跑的慢慢悠悠袅袅婷婷。

那些地痞无赖愿意带着小花玩,一是给小张面子,二是小花家条件不错,他时不时拿他爸的烟酒分给众人。

渐渐的,由于好勇斗狠心狠手辣,小张混成了这一批地痞无赖中的领袖,小花也自然水涨船高,在团伙中也有了一定地位,只是他的身手依旧不堪入目。

小花为了使自己看起来像是“外面玩的”,在家里胡搅蛮缠一哭二闹三上吊,硬是让他爸给他买了一条小指粗的金项链。每次出门,小花都特意敞开胸口,露出没有半点肌肉的胸膛和明晃晃的金项链,昂着头走路,一副谁也看不起的样子。

直到有一天,小张团伙和另外一个团伙起了冲突,双方决定火并,一决雌雄。那天小花喝多了,平时都是看别人打架的他,借着酒劲,想要亲自上阵了,他走在队伍的最前面,敞开衣襟,露出耀眼的金项链,指着对方,准备骂阵。

对方团伙里,突然蹿出来一个人,一脚踢翻小花,然后,这个没出息的,一把扯下小花的项链,在众目睽睽之下,敌我双方之中,飞一般的跑了,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不仅是小花,连对方的人都没反应过来。

过了许久,小花才回过神,尖叫道:哎呀!都发什么呆啊?追!

那个抢项链的可能练过长跑,反正十几个人没撵上他,眼睁睁的看着他跑了。

为了帮小花抢回项链,小张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一肚子邪火没地方发,指着小花骂道:都是你,嘚瑟!

小花噘着嘴,眼里噙满了泪花。

小张接着骂道:还有脸哭,娘娘腔,还好意思说自己是混社会的,丢人!

小花说:我就是混社会的。

小张说:你是娘娘腔。

小花说:我是流氓,很凶很凶的流氓。

小张说:你是娘娘腔。

小花说:我是黑社会。

小张说:你是娘娘腔。

小花一屁股坐在地上,双腿乱蹬,哭的梨花带雨,哽咽道:讨厌,我不管啦,人家就是黑社会,呜呜呜……

小张这时气也消了,看着从小就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小花,无奈的说:好好好,你是黑社会,你最厉害了。

荒唐的时光转瞬即逝,小张的父母为了挽救小张,用尽一切办法把小张送进了部队。

临走前,小张对小花说:以后别在外面混了,叫你爸给你找个地方上班,谁敢欺负你,你就记着,等我回来收拾他。小张深知,没有自己的保护,小花连在街头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小花低着头抽泣,说不出一句话来。小张笑着说 :哭什么哭,娘娘腔,男人哭会被人笑话的,以后不准哭,听到没有?小花点点头 ,哭的更厉害了。

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在党教育下,小张改掉了不良习气和流氓作风,成为了一个行为检点堂堂正正的好男儿,浪子回头金不换。

几年后,小张光荣复员,踏上故土的那一刻,小张百感交集,他迫不及待的想见父母,想见朋友,当然还有小花。

舟车劳顿,小张下车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远远的看见,家里没有灯光,父母已经睡了。家门口似乎有个人影,走进一看,原来是小花。

小张拉着小花,在楼道里低声聊了起来,小张滔滔不绝的说着在部队里的各种经历,小花饶有兴致的听着,等小张感觉到瞌睡时,看看表已经凌晨一点了。

小张打个哈欠,说:你赶紧回家睡觉,咱们明天一起出去吃饭。

小花默默上楼了,一点脚步声都没有。在楼梯转角处,小花转过头,说:你走了以后,我再也没有哭。

小张竖起大拇指,说:好样的!

小花说:我真的没有哭了。

小张摆摆手,说:知道了,睡觉去,明天在家等我。说罢,掏出钥匙进了门。

第二天,小张起了个大早,兴冲冲的往外走。小张母亲说:干什么去?那么着急,也不先吃了早饭。

小张说;我去找小花,我们在外面吃。

小张母亲愣了一下,说:小花,走了呀。

小张说:这么早就走了?去哪里了?我去找他。

小张母亲说:小花,不在了。

小张说:不在?我昨天晚上还叫他在家等我的。

小张母亲叫小张坐好,说出了事情的始末:

小张去当兵第二年,我们这里发洪水,长江漫出来了,顷刻间陆地变成了汪洋,住在低楼层的第一时间把电器首饰存折等贵重物品转移到更高的楼层。当时我们这里最高的楼房也就五层而已,洪水淹到了三层。

小花家住三楼,水只淹没脚面,问题不大。小花当时在阳台看洪水,远远的飘来一块泡沫板,一个老人,死死抓着泡沫板,在湍急的水流浮浮沉沉,等泡沫板靠近些,小花看清楚了,抓着泡沫板的老人是我们这里的孤寡老太太,这个老太太无儿无女,以捡垃圾为生,依靠邻居们隔三差五的接济,勉强度日。

小花伸出一根晒衣服的竹竿,可是老太太惊吓过度抱着泡沫板不肯腾出手来抓竹竿,洪水的流速飞快,老太太错过了稍纵即逝的机会。

小花眼睁睁的看着老太太漂向自己马上就要漂离自己,一咬牙,跳进了激流,转眼间两人被汹涌的洪水冲走,洪水流向一个巨大的排水沟,人一旦进了排水沟,就等于进入惊涛骇浪的海底迷宫,是万万没有机会生还的。

快要进入排水沟的时候,小花看见不远处有一个中年人,站在一个还没淹没的房顶上,伸出一根带钩子的竹竿,随时准备救人,他的身边,坐着几个瑟瑟发抖湿淋淋的人,看样子是被他救起来的。

中年人努力的把竹竿伸向小花,小花估算了一下距离,以自己仅存的力气,没办法带着老太太游近竹竿。前面就是排水沟,水流越来越急。

中年人急了,大喊:只能救一个,快!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一直在救人,眼睁睁的看着好几个人一失手没抓住竹竿就被冲进了排水沟,他们的尸体会在哪被找到?下水道里?湖里?江里?

小花猛的一推老太太,用最后的力气喊道:救她!

老太太被推向竹竿,由于反作用力,小花离竹竿越来越远。中年人眼疾手快勾住了老太太的衣服,在钩子勾住老太太衣服的那一瞬间,小花笑了,中年人哭了,小花含着笑被冲进了暗无天日的排水沟,中年人哭着把老太太拉上了屋顶。

中年人说:如果当时小花放开老太太,是可以自救的,小花在生死关头把生的机会留给了老太太。

听完母亲的叙述,小张疯了般冲向楼上,猛拍小花家门,只两下,手上便沾满灰尘,原来小花父母无法忍受丧子之痛,已搬走多时了。

小张站在小花门前,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哭着说:你不是娘娘腔,你是男子汉,你不是娘娘腔……

待编辑
奇闻异事

神算铁口

2021-12-3 14:47:01

奇闻异事

三个不孝子

2021-12-3 14:57:3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