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事,可能撞到了黑白无常。
我高考前爷爷突然中风,截去了下半身,瘫痪在床,我爸妈就带着我回去看望我爷爷,因为马上就要高考了,之后万一人没了又和我高考冲突就怕见不到最后一面了。
我第一眼见到我爷爷,就觉得,我爷爷要走了。
黑白无常
农村里苍蝇很多的,我奶奶也快90岁了,但那些苍蝇都只爱停在我奶奶头发上。
而我爷爷躺在床上,身上手上脸上一直都有苍蝇围绕停留,赶了又来赶了又来。
我爸笑着说,“牙老子,你儿子和你孙子来看你了”。
我爷爷张开了眼睛看了我们一眼,只能咿呀咿呀的说了我们也听不清的两个字,然后就开始一点点的流眼泪。
我当时整个人都特别难过,我爸转头就和奶奶说话去了,我抓着爷爷的手,眼睛红了,想哭又哭不出来,就一直看着我爷爷流眼泪。

{lamp/}

我爷爷很疼我的,每次去赶集都给我带小笼包。
之前还作为优秀农民代表还是工人代表被毛主席接见过授了勋章。
我从来没想过会见到我爷爷变成这样子。
然后我奶奶和姨妈就告诉我,截肢之后医生说情况还好,应该还能活两三年。
那天晚上我就和我爷爷一起睡一张床,给他赶苍蝇。
我平时很少会半夜醒来,一般一睡就是睡到第二天的,那天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醒了外面在刮狂风,然后又下大雨又打雷,我们的床正对着门,我就看到那个门被风吹的摇摇晃晃,很奇怪的是平常那个门怎么轻轻开都会发出吱呀声,但是这次一点声音都没有。
然后那个门突然开的大了点,从门缝旁边探进来一个黑乎乎的戴着高高的头冠的人影,从他和门的缝隙中看过去还有一个白色的人影在外面等着。
我是很怕鬼的一个人,平时鬼片都不敢看,但是不知道为啥那天晚上虽然看不清黑色人影的脸,但是我却觉得能感受到他的情绪,他很平静一点恶意都没有。
那时候我以为我在做梦,就做了一个很蠢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后怕的动作-我对他伸出手,张开手指,然后一根一根地数自己的手指头,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这时候那个黑色人影就笑了一下,我也看不清他的脸但就是能感觉他在笑,而且那个笑容,又特别特别邪恶,但又一点恶意没有…
然后我收回来手,黑色人影就缩了出去不见了这时候我明明很清醒,又特别累,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外面天气很好,我问了姨妈和其他家里人,都说昨晚风平浪静,既没有下雨也没有刮风,更不用说打雷什么的,如果真的下那么大雨也不可能一早上起来就干了。
于是我以为这就是个梦,没有放心上。
第二天我们就回广州了,开了几个钟的车,刚到家,我爸妈就接到电话说爷爷去世了,我听到了一开始是觉得很不可思议,因为医生都说还能活一段时间,结果这么快就过世。
随后突然反应过来,我那晚怕是遇到黑白无常了,然后一阵后怕。希望我爷爷下辈子能生活在一个富足的中国。

作者:六十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