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红毯的母子

src=http%3A%2F%2Fimg9.doubanio.com%2Fview%2Fgroup_topic%2Fl%2Fpublic%2Fp185102654.jpg&refer=http%3A%2F%2Fimg9.doubanio

若干年前,我在广东工作,顺德县,大良镇。

我要自己租房子住,大良镇是一个寸土寸金的地方,我担心房租可能过高。

事实证明我多虑了,我在中介找到了一间每月一百五十元的出租屋,十平米的卧室单独卫浴,这个价格实在诱人,我美滋滋的搬进了新家。

当时,我每天早上八点半出门,下午下班了先到某家大型超市买一只烤鸭两罐啤酒,然后在超市门口的公共桌椅上细嚼慢咽。那阵子烤鸭一直在打折,价格便宜到不可置信,一只才五块八,个头不大但是足够我一个人吃。日后我去过很多地方,再也没见过如此便宜的烤鸭。

吃饱喝足,我就东游西逛,玩到十点多再回家。

住了几天,我才发现一个问题,我似乎没有邻居。我住的是一栋三层小楼,我在三楼,每次回家就必须经过一楼和二楼,可是我从来没见过任何邻居,我也不在乎,一个人独占整栋楼也不是什么坏事。

一天晚上,我睡得迷迷糊糊,二楼传来了争吵的声音,先是乒乒乓乓的砸东西,然后就是女人哭,接着是小孩子哭。

我心想:原来有邻居啊,只是作息时间不同见不到面罢了。

我又不是天王老子,人家吵架我也管不了,还好,争吵很快就过去了,大概也就十来分钟。二楼安静了,我也能继续睡觉。

我继续过着我的生活,上班,下班,烤鸭,啤酒,十点多,回家。二楼也没消停,隔三差五的传来争吵声,摔东西,女人哭,小孩哭。慢慢的我也习惯了。

时光如水,平静的流淌。转眼我已经住了一个多月了,一天晚上,我睡到一两点就醒了,想接着睡却怎么也睡不着,想抽根烟,一看烟盒空了。广东不愧为经济发达地区,买东西非常方便,附近的便利店此时还在营业。

我穿上衣服,下楼,在二楼到三楼的楼梯上,并排坐着两个人。一个女人,一个小孩,都披着鲜红的毯子,背对着我。

这么晚了,冷不丁的看到两个人,我又是刚睡醒,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着实被吓了一激灵。

我很快平静了下来,一定是二楼的女人,吵了架带着孩子坐在楼梯上生气呢。

楼梯并不宽,并排坐着两个人,就被堵死了,我无法通过。

女人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出现,转过头看着我,面色惨白,满脸泪痕。我微笑着说:麻烦让一下,我下楼买点东西。

女人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对我点点头,然后把小孩抱进了怀里。

我从女人身边走过,下楼,买烟,一共也就三五分钟,返回的时候,再次经过二楼到三楼的楼梯,女人和小孩都不见了,看来她们回屋了。

又过了几天,我被调派到樟木头,同事阿华顶替我的位置,正好他没地方住,就让他住我的地方。我打电话知会房东,房东很干脆:你们谁爱住谁住,房租按时交就行。

就这样,我离开了大良,开始了在樟木头的新生活。

几个月后,公司开会,我和阿华碰面了,阿华把我吓了一跳,他顶着两个黑眼圈,两腮深陷,面无血色,原本就不胖的他瘦的只剩一把骨头,不仔细看都不知道是同一个人。

我问他怎么了,他破口大骂:你个索嗨,租的咩破房子,有鬼!差点把我害死。

我不乐意了,我好心好意的给你找地方住,你还责怪我?好心当作驴肝肺。

他恨恨的瞪着我,我直直的盯着他。对视了几秒钟,他理智的选择了退让,毕竟他那一米六的小个头,我一巴掌能把他拍在墙上当画看。

然后我心平气的和他说:有什么话好好聊,不要动不动就骂人,你骂我,我没脸没皮的不痛不痒,我打你,你能扛得住几下子?如果我得罪了你,我向你赔罪,请你喝酒,不要上来就开骂嘛,骂人是不对的。

他慢慢冷静了下来,我估计他想通了,就算翻脸也无济于事。我递给他一根烟,他深吸一口,缓缓吐出烟雾,说出了他的经历。

我离开大良后,阿华搬了进来,二楼还是那样,隔三差五传来争吵的声音。阿华在广东呆了好几年,白话已经说的很溜,能够和附近的人聊天,而我只会丢你老母等几句有限的问候语。

一天早上他在买东西时,和便利店的老板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他抱怨二楼的总吵架让他睡不好,老板问他住哪,他随手一指,老板脸色立马就变了,原本有说有笑,突然噤若寒蝉。阿华感觉事有蹊跷,软磨硬泡,终于让老板开了口。

原来,我租的这栋楼,没有其他租客,也就是说,整整三层,就住了我一个人。那二楼的声音是怎么回事?二楼原本住了一对夫妻,两口子经常吵架,一次激烈的口角过后,丈夫摔门而出,妻子带着小孩自杀了,丈夫回来后,看到妻儿的尸体,受不了打击,过了几天跳楼了。从那以后,所有的租客都不敢住在这里,这栋楼就一直闲置了下来。直到前阵子有个外省佬搬进来,还住了一个多月。没错,我就是那个外省佬。

听了老板的叙述,阿华吓坏了,原来他夜里听到的争吵声,不是人发出的!他决定立刻就搬出去,当天就搬!当天下班后,他准备赶回家打包行李,说来也巧,领导路过大良,心血来潮视察工作,他只好留了下来,领导视察很满意,决定请大家吃饭,他也不好推脱,就跟着一起去了。酒足饭饱之后,已经快十二点了,搬家的事只有等到明天了。

他在回家的时候,经过二楼到三楼的楼梯,赫然看见,披着红毯的女人和小孩并排坐着,堵住了他的去路。

他知道那不是人,被吓得魂不附体,想跑又动弹不得,惊恐万状的他想起了一个办法–骂脏话,据说骂脏话可以把鬼吓跑。

一连串污言秽语从他口中喷出,却没有半点效果,女人和小孩站了起来,一步一步“走”向他。之所以用“走”,是因为阿华看见女人和小孩没有脚。

女人和小孩在他面前,开始七窍流血,暗红色的血液从眼睛,鼻子,嘴角流淌下来,顺着脸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在静谧的夜里格外刺耳。

阿华大叫一声,眼前一黑,昏死过去。等他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他赶紧收拾东西,连滚带爬逃离了三层小楼。

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从那天起,阿华晚上总是做恶梦,三天两头感冒发骚,求医问药毫无起色,人越来越瘦,精神越来越恍惚。阿华的父母从外地赶来,带着他找了专业的师傅。

那个师傅一见到阿华,就说:你为什么骂他们?

原来,阿华看见那对母子后,那对母子并没有要把他怎么样,可是阿华劈头盖脸的一连串脏话,激怒了他们,他们就此跟上了阿华。

师傅好说歹说,阿华也答应道歉,才终于劝走了那对母子。

由此可见,骂脏话不见得能解决问题,普通人无缘无故被骂都会还击,何况是……

灵异事件

要命的路

2021-11-21 12:23:56

灵异事件

鬼遮眼

2021-11-23 21:22:2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