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某镇有个小女孩 ,七岁了。有一年春节,妈妈拎着糕点领她回奶奶家拜年。
那天,堂屋空荡荡地,叔叔不在家,婶婶不在家 ,连没满月的妹妹也不在。
奶奶神情萎靡。
妈妈问她:小叔、弟妹呢?奶奶道:走了。妈妈又问:孩子呢?奶奶依然道:走了。妈妈觉得奶奶心情不好,只好收拾菜蔬自己做饭。
厨房漫出炊烟,煎油噼里啪啦爆响。墙角根,奶奶搂着小女孩,给她剥花生。
干脆的花生粒在牙齿间滚动,咯嘣作响。嚼过三四粒,小女孩眼睛一翻,直愣愣倒仰在地。
奶奶大喊:她妈,快来,孩子不行了。
听见呼救,妈妈攥着锅铲冲了出来,她急得淌眼泪:怎么回事这是?卡到喉咙了?妈妈抱起小女孩,头朝下,拼命拍打她的脊背。倒控半天,女孩没有一丁点反映,只嘴巴坠出一丝唾液,连花生碎末都没有。
边上的奶奶拍腿哭喊:完了,完了,救不活了。
妈妈也被带起哭腔,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就在这时,院门吱呀一声大开了。
外面跑进来一个身穿黑褂子的青年男人。
妈妈和奶奶双双吓了一跳,惊问:你,你是谁?
青年男人道:我是医生。
说着接过小女孩平放在泥地上。
他从袖子里抽出一根艾草,摘掉两三片叶子搓成尖塔塞进女孩鼻孔里。
青年男人盯着奶奶的眼睛,冷冷问道:你有洋火吗?
奶奶哆嗦了一下,回道:没有。
男人转头跟妈妈道:您借点洋火给我吧。
妈妈赶忙摸兜,衣兜里面竟然真的装有一盒火柴。妈妈想,我什么时候把火柴放衣兜里了?赶忙掏出递给了青年男人。
青年男人抽出一根火柴擦出火苗,点燃艾叶。火星缓缓啃噬艾叶,散出一缕白眼,慢慢地铺满女孩脸颊。
半刻钟后,青年男人拔掉艾叶,手指朝女孩腹部按压了两下。小女孩瞬间睁开了眼睛,她看到妈妈跪在身边,轻轻喊了声:妈妈。
妈妈感动的大哭,抱起女儿,不住地向青年男人道谢。
青年男人笑了笑,站起身,他把火柴还给了妈妈,转头离开了。
剥花生
妈妈把女孩交给奶奶,追到门口喊道:那个大兄弟,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到饭点了,就留下来吃顿饭吧。
青年男人已经走到一株柳树旁,他回头指着前面的三岔口说:我的妻子和孩子还在等我,我要走了。
妈妈顺着手指的方向朝三岔口看,路口的白地上果然站着一个女人。那个女人花袄绿裤,身材瘦小,怀里抱着一团紫色包被。
妈妈越看越觉得女人眼熟,一时想不起来究竟像谁,为了看清一些,她不自觉朝前走出几步,女人的轮廓逐渐明晰,然而,她堪堪看清便吓了一跳,那女人不正是自己的弟妹吗。
女人是弟妹,那男人是?
回过味来的妈妈,重新看向那个青年男人。
青年男人站在柳树下,笑嘻嘻地冲她挥手,她才发现,救自己孩子的竟然是小叔子。
妈妈张口,想说点什么,可是她总觉得小叔子他们有点不对劲,话到喉咙边,却被潜意识诱发的哽咽塞住了,说不出话。
哼哧了几下,妈妈带着哭腔喊道:以后,缺什么跟我说,慢慢走,走好!
小叔子依然笑嘻嘻地,他把手合成喇叭状回了一句什么,身体便若隐若现地消失了……
回到院子,小女孩已经没事了,依然站在奶奶跟前吃花生米。
妈妈奔上前,气冲冲拉住小女孩往门外走。女孩以脚拖地,抗拒妈妈,嚷道:还没吃饭呢。妈妈扔下一句:回家再吃。便硬拉着女孩走了出去。
奶奶靠在墙根,呆呆看着她们走,并不说话。

2
深夜,窗外淅淅沥沥下起了雨。
女孩已经睡下,妈妈坐在沙发上,不停地回想白天的事情。
“咚咚咚”
房门响了三下。
妈妈的身体颤了一颤,她警惕道:谁?是谁?
门外没有回应。
“咚咚咚,咚咚咚”
房门再次响了起来,敲的力度变得异常之重,像是在擂鼓。
谁,到底是谁!
挪到门口,妈妈鼓起勇气质问道。
物业的!
门外有回应了,然而声音的音色沙哑又轻飘,令人发毛。三更半夜,怎么会有物业上门。
妈妈扒上猫眼朝外面窥望。
走廊里面的灯光亮堂堂地,照出一个矮矮的身影,那人身上披着一件绿色雨衣, 水珠掉在地板上淌成了水洼。
门外的人,绝不是物业的。这一点妈妈深信不疑。
你走吧,什么事儿 白天再说。我们已经休息了。
门外沉默了半晌,没有答应。
随后,那个沙哑且轻飘的声音再次传了进来。
物业的。
一模一样的说辞。
妈妈准备不予理睬,打算等待对方耐不住性子,自己离开。然而,这个念头刚刚萦绕于心,猫眼下的锁心就发出了吱吱咯咯的扭动声。
门外的人在强行开锁!
妈妈慌了,她颤抖着背过身抵住门扇。
锁芯的旋转声越来越大,从杂乱无章的响声里面可以感受到门外人情绪的焦躁、愤怒。
终于,妈妈忍无可忍了,撕心裂肺地吼道:别转了,我知道你是谁!你是……
扭锁声戛然而止。
静了半刻。
妈妈重新透过猫眼往外看。
走廊依然亮堂堂地,一件满是水渍的绿色雨衣堆在门前,四周空无一人,那个穿雨衣的矮个子不见了。
过了好一会儿,妈妈估量确实人走了。小心翼翼地扭开了门,她打开一条空隙,伸手朝锁芯摸了过去。锁心湿漉漉地,上面还插着一把湿滑的钥匙。
关上入户门,在灯光下,妈妈仔细端详那枚钥匙,愣怔着,久久说不出一句话。
吧嗒吧嗒,女孩趿拉鞋拖从卧室走了出来,她揉着惺忪睡眼,冲妈妈嘟囔道:刚才谁呀。
妈妈盯着钥匙不回头,平静道:你奶奶。
说完便闭上眼睛紧紧握住钥匙,深深叹了口气,她的心里五味杂陈,脑海里全是小叔子叮嘱自己的那句话:小心我妈。

后记:
解释里面的(乌)术。
网友说不懂里面的意思。因为里面很多事情,我都用民间(乌)术表达了,大家不生活在同一个风俗环境下,可能就没办法理解。这是我的错。
重男轻女(乌)术:农村结婚生子,会在被子上撒花生、枣子(合起来寓意生子)。但是这两种果仁还有别的一种意思,代表,女孩(富贵生花),男孩(早得贵子)。奶奶给孙女吃有毒花生,是求男孩的一种(乌)术,吃掉了(花生),就剩下了枣子、瓜子。另一种说法是(花生:化生、生花,具体哪一个我忘记了。)意思是给女孩吃掉花生,女孩就无法继续以女孩的形态继续投生在这一家。所以,要给女孩喂花生。
第二个时间选在春节。部分农村保留一种习俗,春节这两天(除夕,大年夜),必吃两种食品,花生、瓜子。具体寓意各不相同,有的说是祝愿子孙繁盛,有的说是长长久久,还有说是吓唬老鼠的,这里我们不讨论。但是,这是全家人必吃的。因为有了这个必吃的习俗,才有了小叔子一家误食身亡的后续。
怎么说呢。其实我应该在故事里自己表现清楚的。本来是表现清楚的,可是我看着就有点重复和多此一举,就删掉了大部分。然而这么一来,习俗和我们不一样的朋友就无法理解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还有借洋火(谐音,阳火)的(乌)术传说。小叔子有抽一根和还火柴的举动其实就是鬼借阳火(借阳火救人、归还阳火),因为嫂子有阳火,所以兜里才凭空出现了火柴。根据民间传说,火柴一旦烧完,被借阳火的人也就丧命了。

作者:魅影小神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