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三亚跳楼的事情整得很火,看着怪诡异的,我不仅想起17年我遇到的一个事。
17年七八月我正好大一暑假,恰逢家里新房装修好了,心情非常舒畅,从放假回家基本上生活都是三班倒,白天睡一整天然后晚上就熬夜打单机打到天快亮,出门吃个早餐然后回来睡觉。
纸人
然后到了8月4号这天,我跟往常一样打游戏打到4点多,估摸着早餐店应该也开了,就刷牙洗脸完骑着单车出门了,由于当时正好赶上我们这片的电路系统在更新还是维护啥的,路灯都没开,整个村子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我一只手抓着单车把一只手拿手机照明,慢慢骑到了马路上,但马路上的路灯只开了一侧,我骑行的这一侧暗得离谱,来往的车辆、行人也特别少,骑着心里毛毛的。
然后骑了几百米,在我的中学附近终于碰到一个路人。他的走路方式非常诡异,就是好像受伤了一样一只脚先拖着迈出去,然后再挪动另一只脚慢慢地走着,而且八月盛夏的,这个人穿着一件看着挺厚实的黑色卫衣跟黑色的裤子,帽兜也套着,我寻思这不得热死吗,我看着挺奇怪,在骑过他大概三四米的时候就回过头看了他一眼。
我看他的时候发现他也在看着我,而且这个人脸色极其诡异,整个脸面无表情,皮肤光滑得跟面粉捏的一样,脸色是纸一样的白,而且最恐怖的是他的眼睛撑大到可以看到整个眼珠跟一圈眼白,随后我联想到一种东西让我全身的寒毛都炸了起来:他就像葬礼上烧给死者的那种纸人。
那个人发现我在看他之后,突然迈开步子朝我猛冲了过来!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毛骨悚然,当时惊得我不自觉怪叫了一声,直接站起来猛蹬,跟疯了一样沿着马路狂踩了差不多一公里,终于在一个T型路口碰到一辆停在路边的交警执法车,再往前有几个叼着烟的工人拿着家伙准备去上工,我顿时感觉他们亲切得跟我亲爹一样。
我在警车的左边后车厢车门的位置停了下来,颤抖着大口喘气,汗跟泄洪一样地从头发里往下灌。
我看了执法车的前排,发现有两位交警正在边聊天边吃包子,这才敢回过头去看,笔直的公路没有一个人,只看到有一辆车在从远处驶来。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整个人还是止不住地狂抖+流汗+时不时地回头望,这时候天也开始泛蓝了。
大概是察觉到我的样子不太正常,坐在主驾驶的交警把车窗放下来回过头问我“有什么事吗”,我喉咙跟堵了一颗石头一样说不出话,只能摇了摇头,那位交警只是有点奇怪地看了我一眼就没有继续问了。
交警吃完就开走了,我在那个路口待到五点多,天已经完全亮,路上的行人车辆也多了起来才敢骑回家,而且只挑大路走。
回到家看到爸妈正在吃早饭,我才完全松了一口气。这时我才突然想到,刚才那个人无论在走路还是冲向我的时候都是不发出一点声音的。
回到家后洗了个澡终于躺下,想想还是心有余悸,那天做了一个很恐怖的梦,梦见我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平原上一直跑,中途惊醒过来好几次。
这件事之后我再也没有独自在天黑的时候经过那段公路。
有朋友质疑事件的真实性,我也拿不出什么实质性的证据,权当分享一个个人经历,如果您硬要质疑的话就当个故事看就行,非要点个踩我也不介意的。
事情过去到现在已经将近四年,对我造成的阴影也没有一开始那么浓厚了,但至今细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昨天下午写这的时候全身还起了好几次鸡皮疙瘩。
事件我个人担保是绝对真实的,但现在冷静下来回想其实整件事还是有不少值得揣摩的地方:例如我说那人的眼睛,现在想来其实不是眼睛极力撑开的状态,而是那个人的眼球真的小到匪夷所思,稍微睁大点就可以看到一圈眼白的那种;还有他向我冲过来其实更像是我个人感觉“他要向我冲过来”而已,当时他发现我是在看他之后,那人猛地一步向前,我吓得一哆嗦直接跑到魂都丢了。
那时我到底是碰上不干净的东西还是单纯地遇到了一个需要帮助的人而已,已经不得而知了。
还有一点,回家后那个觉也睡得一点都不安稳。由于实在是太害怕,平日里睡觉窗帘都拉上的我这次房间里两个窗全部打开,整个房间不仅很亮堂,还可以听到窗外的车辆行人来来往往的声音。
而且刚好那天早上奶奶吃完饭早早地过来,在外边的客厅看电视,伴着国产连续剧跟领导讲话般的对白,拿条枕巾盖住眼睛才勉强睡了过去。
再分享一个很小的时候遇到过的诡异的事。
搬新家前在老家住了十几年,老家附近一圈基本都是那种年代久远没人住的老屋,一到晚上安静得可怕,我小时候最不敢的就是在天黑后往窗外望去,就怕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二年级的一个晚上,我半夜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看了下闹钟是三点多,这时我发现隔壁房间的爸妈还在低声谈着什么东西,我还很奇怪,因为我爸妈都是体力劳动者,第二天还要上班,是绝对不可能聊天聊到三点多还不睡觉的。
但奇怪归奇怪,醒都醒了,干脆下楼撒泡尿,我正打算起床上厕所,这时候听到楼下传来一阵让我毛骨悚然的声音:有刀在剁砧板。
我家老房子比较小,楼下进门就直接可以看到饭桌,灶台就在旁边(客厅在二楼),所以声音传到二楼来仍非常清楚,就是刀在砧板上剁东西的声音。我差点把尿给吓出来,整个人直接钻进了被子里,用被子边缘卷出一个小口用耳朵细细听着,这时候听到了一个更加恐怖的声音:刀在砧板上拖动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我直接连屎都快给吓出来了,不知道各位知友能不能想象(可以去B站看看王刚的视频估计就懂了哈哈哈),就是处理完一批食材后用刀将砧板上的东西扫到盛器里的那个声音,而且这个声音极其细腻,除了三四声长声似乎是用刀把东西扫进容器里的声音,还有几声短促的刀刮声,似乎是处理完一批,一只手仍拿着刀抵在砧板上,然后转过身去取另外一批,刀与砧板短暂摩擦发出的声音,紧接着,剁砧板的声音又传来了。
如此丰富的声音细节,我基本可以确定楼下是有人在剁东西(现在也是),但问题是楼下没开灯,谁他妈半夜三点黑灯瞎火地剁东西?
我吓得直抖,加上捂着被子,汗一层一层地往外冒,我想叫隔壁房的爸妈又不敢出声,只能用低于平时说话的声音的音量叫着“妈妈!妈妈!”但叫了好几句都没人回复,隔壁房间的谈话声仍在继续着。
我急了,咬咬牙,壮着胆子对着被子外大吼了一声“妈妈啊!”结果谈话声停止了,四周瞬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楼下的声音也安静了,只有床头的闹钟秒针走动的声音,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隔壁的谈话有继续了,窸窸窣窣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我急得哭了出来,又不敢哭出声,半睡半醒中在被子里闷到了天亮,第二天就发高烧了,没去上学在家里睡了一天,直到第二天下午才有所好转。
为什么我记得这么清楚?因为第二天下午爸妈去上班后我一个人在家打了一下午的红白机,芜湖!
第三天晚饭的时候,我问起爸妈你们那天晚上有没有听到楼下有什么奇怪的声音,我妈说是不是老鼠在灶台上爬踩动了什么东西,我说不是,我听到了刀在剁砧板的声音。
我爸听完就笑了,说你是发烧烧糊涂了吧。我说那晚你们聊到三点多,什么都没听到吗?我妈说不可能,聊到三点多,第二天的班还上不上啦?
我慌了,说可我明明听到楼下还有你们房间传来奇怪的声音啊!他们看我很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互相瞥了一眼,但仍坚持不可能三点多还不睡觉,打了个哈哈就过去了。
过了几天,妈妈在准备晚饭的时候,我用刀在砧板上试了下,结果是完全确定的,那晚我听到的就是我家的不锈钢菜刀在剁我家那木质砧板的声音,因为之前去邻居家串门的时候发现他们用的大都是那种白色的塑料砧板,不可能发出那种声音。
我家的砧板一直比较特殊,是我爸托人买的,直接锯下一圈树然后用钢圈绑结实的那种,发出的声音既清脆又浑厚,塑料的砧板绝对发不出那种声音。而且不仅剁,连刮、拖动的声音也跟那晚我听到的完全一样。
这大概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也是最令我迷惑跟恐惧的未解之谜了。
作者:王司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