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这是我一个朋友说的,他老家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世纪之交,那时候故事里的两兄弟也才都三四十岁。老大在当地是个人物,老二属于从小跟他哥混的那种。不过当地看他哥的面子也不敢惹他。
当地原本属于贫困地区,后来因为有矿,一部分人逐渐成了富豪了。拿不到矿的依旧要受穷。所以当地有点手腕的都冲着矿下手。
老大当时也在和一个人竞争,这人姓林,和他差不多大,而且一个村的,也算从小玩到大了。两个人势均力敌,斗了很久也没分晓,后来老大一个不小心,被姓林的暗害了。自然姓林的不会自己下手,有的是人可以供他指派呢。事后上下打点一下也就没事了。
他没事了老二不干啊。但是老二知道自己比大哥差得远,老大都被人家弄死了,自己玩明的更不行。所以重金请来一个人,帮他玩阴的。
那个人给了老二一串铃铛,让他挂在姓林的家附近,说这样老大的鬼魂就可以找到姓林的,人杀人老二不敢,鬼杀人老二觉得没有破案的危险。
姓林的家左侧是个村里的公共建筑,所以老二把铃铛挂上没人发现。
这样过了一个多月,姓林的活得好好的。那个请来的人,可是说7天之内见分晓。 老二当然忍不住了,去找那人,那人说不可能,我这办法百试百灵。晚上陪着老二去看了一趟,铃铛在,而且以他专业测试,也的确把鬼引到姓林的家了。
老二不听这套,什么都是你说的。你说鬼来了我也看不见呀。这样回去吵吵闹闹几天,最后那人急了。说给你下个辣手吧,只是要加钱。老二答应了。
怎么回事呢?那人认为之所以自己的办法无效,是因为姓林的家有什么可以抑制鬼的东西,所以老大的鬼魂虽然来了,但是伤害不了姓林的。这就需要活人帮他。必须找个和老大有血缘关系的人,把老大带进去,然后那个有血缘关系的人和姓林的肉体有接触,老大才能确保报仇。不过这么一来,鬼魂会被人看到。
老二想看到就看到呗,人们看到姓林的被鬼魂杀死更可以撇清我的关系。
那么找谁去呢?老二责无旁贷。他还怕姓林的护身的东西随身带,所以找个借口请他去洗澡。
到了洗浴的地方,俩人都脱光了。老二特意多个心眼,仔细打量一下,看姓林的身上也没什么不对,比如奇怪的纹身什么的。自然他也不可能随身带什么,因为他连头发都没有。老二放心了。
这次老二带老大的鬼魂来不能用铃铛了。那人给了他个指环。不仔细看旁人会认为那是个戒指。俩人泡着澡,老二看姓林的很享受的闭上眼,差不多睡着了,于是偷偷按那人说的办法,有念咒又转指环,一会老大的鬼魂忽地出来,当时同时洗浴的还有两个人,那俩正说话呢,一见鬼吓得大叫一声,窜出来光着屁股跑出去。这一闹姓林的也醒了。
睁眼一下就看到老大的鬼魂,姓林的也吓得头发直竖。老大的鬼魂扑过去,姓林的也窜出水,鬼魂把他逼到墙角。姓林的看无路可逃也爆发了,反而不逃了,喊我和你拼了,倒冲着鬼魂冲过来。老二很高兴,刚才还怕他跑掉,现在直冲过来,那不是随意处置了吗。可是他失望了。鬼魂好像没事实体,姓林的一冲就冲过了,然后开门跑出去。
等这边折腾清楚,老二早上回家,一问姓林的啥事没有。那个请来的人问清楚,收拾东西退钱要走。老二不让走,要他接着给出主意。那人说鬼能杀人是人太怕鬼了,这姓林的没吓住,自己也没办法了。后来知道当初挂上铃铛,姓林的的确做过几次噩梦,家里也闹过几次小响动,但是他都不当回事。
凶宅

2
我一大学同学的小学同学舅舅的故事。他舅舅在老家县城,是个政府的干部,舅妈在银行工作,家里属于不差钱的那种。他舅舅的儿子也在北京上学。忘了说了,我这同学的同学家是北京的。
前几年他舅舅就在县城给儿子买了套房。只是简单装修了一下,房子一直空着。
14年的时候,舅舅他爸,也就是我同学的同学的姥爷脑血栓,经过抢救,还是下不了床。老人原本是在农村住着,出了院,儿子家不能住,舅母找了好多借口,老头一看儿子(舅舅)为难,也就回村了。
回村一段时间发现不行,比如老头自己不能翻身,老婆哪有力气总翻动他,身子总不动长褥疮了。而且农村的卫生医疗条件到底还是差一点的。这种病,又不能去亲戚家养。他们只有一儿一女。女儿就是我同学的同学的妈,所以还得儿女想办法。
这哥们他妈回去了。起不来床,自然没法千里迢迢上北京,于是跟兄弟协商,姐姐掏钱请护工,让父母暂住在弟弟买的房子里。这哥们他舅舅当时倒是同意了,回去跟舅妈一说,舅妈死活不同意。于是这个提案也没能执行。我同学的同学他妈一赌气,在县城租了套房子照顾俩老人。
舅舅面子上下不去,偷偷去看过几次。亲戚朋友们也笑话,儿子有房不让住,闺女得租房服侍老人。这种舆论在本乡本土对个人形象影响是挺大的。舅妈也挺不住了。其实她倒不是多么坏,主要是想那房子是给儿子买的,生怕老人住进去以后说不清。当然这点顾虑是后来才说出来的。这咱们岔开说一下,舅舅的儿子,也就是我同学的同学的表弟对他父母的行为很生气,回去吵了几次,奈何他妈死活不松口,他也没办法。
接着上面说,社会舆论不是对舅舅一家很不利吗。舅母想了个借口,就说这房子现在不能住人,装修呢。不让住是为了老人好。一个小县城,总得做做样子,她又舍不得真的请人装修,于是自己下班跑去干,刷墙什么的,反正也是给自己的房子干呢,还乐得省下点钱。可是舅母也50多了,累啊,有的时候就累得不愿意回去,这也好办,在新房安个小床呗。
刚才说了,舅母不是每天都在那住,实在累得不行才住下。在她第三次住的时候,半夜里睡着就觉得心跳加速,她醒过来。看到满屋都是人影。把她吓坏了,以为进来坏人了呢。及至定定神仔细看,看清了,不是满屋人影,而是满屋鬼影,一个个视她如无物的晃来晃去。
舅母不知道自己怎么熬过的那一夜。
第二天舅母回到家,连哭带骂的叫舅舅去请人看。舅舅在当地也是有点面子的,请来一个比较著名的风水师。因为是托朋友请来的,人家也是实话实说,说没什么大事,只不过是家亲不安,回头去祖坟祷告祷告就好了。但是注意要诚心,不然家亲虽然不会害人,但是他不走,家鬼引来外鬼就不好办了。
舅舅回家一个劲埋怨舅母,说她不孝顺老人惹来这一场虚惊。舅母当然不服气,祷告完,觉得没事了。舅舅和他商量把老人接来她还是不同意。
这样又过了一个多月,忽然警察找来了。啥事呢?有个流浪汉在他家新房吊死了。
警方可以确定是自杀,但是不解的是流浪汉做了那么多前期准备,就为去他家上吊?这动机也太奇怪了。为了不惊动人进他家去上吊,流浪汉费了一个多月的功夫,花了好几百块钱。(这都是后期警方调查出来的)所以警方必须要问问了。
好在确实和他们没关系嘛,他家又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这事找找人也就过去了。
但是那房子变成了凶宅,就是再卖也不好卖了。那个风水师跟舅舅说,这就是引来的外鬼,还好你家人都旺相。那些鬼只好找衰弱的流浪汉做替身。
为了驱除那些被家亲引来的外鬼,前前后后又花了两万多。现在那房子也是老人住着,儿子和女儿各自掏点钱请的护工。我同学的同学他妈评论自己弟媳妇,也就是舅妈“活鱼非要摔死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