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

江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各方面较为发达的省区之一,其地处平原,拥有共十三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

一、鹿王酒厂的婴儿

2001年,我上五年级。

那时候有个同学发现了鹿王酒厂,当时就已经废弃了,我们3个约好星期六去“探险”。

到了后,要翻过一个离地大概近2米的窗户。

好在下面铺了很多酒的纸箱,没出啥问题。

里面很大,还有一貌似实验室的小房间,我们在里面拿了很多试管和实验皿,当时真的很开心,感觉捡了大便宜。

一个同学就在里面一个房间翻,竟然找到了3个大罐子,有半人高(那时候我大概一米五左右),藏在了一个鹿王大塑像的后面,上面全是灰和墙粉,只知道里面是液体,看不见里面是啥。

突然一个同学拿了石头砸了一瓶,里面竟然流出了一个泡烂了的婴儿。

是婴儿!

一股味道,不是福尔马林,反正很难闻,当时又怕又好奇,感觉那厂是在做生化实验一样,那时候也小,意识不强,也没有多想。

再往后面走,有一个小铁门,里面是一个裸露的大电梯,看上去相当可怕,扭曲的铁架,生满了绣,那种感觉很让人不舒服。

我就走开了,那个电梯是通向地下的,NND当时怎么就没想那么多呢?

我和一个同学去了车间,很大,另外那个同学一个人在电梯那,大概3分钟就听到他大叫一声。

当时我吓死了,赶快跑过去,擦,他竟然站在电梯里面,电梯掉下去了。

当时就知道出大事了,我们赶快跑出去,那时我家住在东门,离的还蛮远,得找个大人啊。

还好出去遇见一个大人,我们急忙求救,他半信半疑,后来打了110。

后来,那地方围了很多人,一个老头在旁边看了就一直摇头:“胡来啊胡来啊….这地方不干净啊!”

我们被拦住外面不给进去,后来大概过了40分钟,那同学救出来了,还好只是大腿骨折。

他不停的哭啊,那声音听了让人心里直发毛。

我们跟着去了医院,被他的父母骂的快要死了,后来他告诉我,电梯里面有个小宝宝一直向他招手。

他就是砸那个罐子的。

二、慈祥的老婆婆

六年多前的夏天,还没结婚,带着老婆去南京玩。

本人土生土长南京人,在上海工作定居,老婆虽说是上海人但父亲是知青,年轻时一直在东北,母亲东北人,所以她从小在东北长大直到高中毕业回沪才参加高考,完全不会说上海话。

我们那次是去莫愁湖游玩,南京的夏天很热,满身汗。

我们刚走到湖边,从我们旁边走来一位老婆婆,一边对着我们微笑,一边翻了几下垃圾桶,看来是个拾垃圾的老人。

我也礼貌的对她也微笑了一下便打算继续游园。

没想到此时老婆婆突然对我们说话了:你们是上海来的吧?

并且,她居然还跟我们说起了上海话。

我当时很吃惊,我和我老婆从来不用上海话对话,而且我们身上完全没有一点点地方能看出跟上海有什么关系。

我好奇的问她是怎么知道我们从上海来的,她依旧微笑着说她能看出来。

此时我对她仔细观察了,虽说是捡垃圾,但是她周身上下干干净净,头发已经花白但是梳理的整整齐齐,一点都不脏,一点不乱,脸色有点红(可能是热的),脸上没有一点汗水,人稍微有点点驼背,但精神状态很好,眼睛很有神。

最主要的是她的笑容,看着特别特别慈祥,很有一种亲切感,是我从未见过和感受过的。

我来了兴趣,就跟她聊了一会,她一直反复的跟我们说:你们两是有福的人,你们一定要多做好事,多行善,她反复说了好多遍。

我追问她是怎么知道我们来自哪里的,她只回答说:天上的神仙,地上的人,天上的星星,地上的仙。

我记住了这句话,印象深刻。

我本打算多跟她聊一会,无奈老婆要游园,我只得跟着走了,可是她一直跟在我们后面,整整绕着莫愁湖走了一圈。

这期间,只要我回头就能看见她在对着我们笑,一直是那种慈祥的笑,我们走她就走,我们停她就停,我们拍照她就站在旁边看着,脸上保持着微笑。

最后我们游园结束要出大门了,老婆跟我说她会不会是要跟我们要钱,希望我们施舍一点,我想也有可能,便掏出钱准备给她。

她没有要,嘴里依旧是那句话,你们两有福,要多做好事,多行善。

依旧是慈祥的笑容。

三、古城区大儒巷灵异事件

我记得小晨光,我住在大儒巷那边,就是长发背后,很多老房子的,我就在那边读的大儒巷小学。

对面有一条黑弄堂,家里年纪大的人都叫我们不要一个人走那条小巷的。

因为听说有个传说,以前有个人晚上走那条黑弄堂,看见一间房间希开条缝,有灯光露出来,那个男的好奇看了一眼,看见一个人在梳头,但是她梳头的样子很怪,是把自己的头拿下来放在桌子上面梳得的。

那个男的吓了一条,结果拼了命的逃,逃到很前面的一家人家去躲,人家问他,你为什么这么慌张,他就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说了。

结果,那个人说这有什么稀奇的,边说边把头也拿下来了,结果那个男的吓得昏过去了。

具体后面怎样,我长辈他们也没说清楚,这个黑弄堂的故事应该是小时候住在大儒巷或者读大儒巷小学的应该都知道一点的吧。

大儒巷那儿的事,零一或零二年,我亲身经历的。

当时是冬天深夜十二点以后,天冷寒风凌冽也没什么路人,和一MM去朋友家玩。

出来晚了,不过对我等夜猫子来说其实也不算太晚,只记得路灯挺暗的,突然那MM一把拽紧我的衣服,倒把我吓了一跳。

问她怎么了,她好像有点紧张的说,听到有蛮吓人的声音,具体什么也说不上来,可能女人比较敏感。

我也没当作回事,本人无神论者。

过了几天后才想起来打电话问那个朋友,他说那附近的确经常有些类似的事情发生,给我举例说了好几个。

四、婴儿坟

老句容人都知道,以前的句容东南西北四面都有城门,不过现在都拆了。

以前华阳南路走到三分之二就是城郊了,外面就是菜地,前面是句容河。

就再往后往西点的地方,现在龙门菜场位置,有一个小山丘,后面有个凹进去的坑,里面扔的全是夭折的宝宝。

那时候穷,吃都吃不饱,3年灾害。

还有很多人到那里吃婴儿尸体,反正我爷爷说那地方扔的婴儿,有很多很多。有的甚至没死,也被扔了进去。

懂点那方面的人都知道,婴儿这样非正常死亡,怨气是非常重的,如东南亚的养小鬼, 自然那个婴儿坟是个大凶之地,爷爷说晚上都能听到里面有婴儿啼哭,有时还有叫声。

时间慢慢让人们遗忘了这个婴儿坟,现在那儿建的也不错。

但是,那块是个大凶之地,夜晚可不要没事去玩哦。

上次在钱柜唱完歌回家,经过龙门菜场,就感到脖子凉飕飕的,喝的那么多酒应该很热啊,但那时就一下醒了,还好没遇到啥,大家,小心了。

五、孕妇

90年代句容的出租车大家还记得吧,都是红色的小面包车,起步价也只是3块。

98年晚上11点多,王师傅载了3个人到张庙,那时候张庙算是离城区比较远了,王师傅就在掉头时看见前面一个妇女在招手,心里还挺高兴,回来没有空驶。

等车开近了才看见,那女的挺个大肚子,脸都揪在了一起,看上去总觉得不太像人,反正很丑甚至很恐怖。

王师傅没去多想,毕竟是孕妇,而且还是快生了,就赶紧让她上来,王师傅问她怎么就一个人,去哪。

那女的一句话也不说,就在后面哼唧哼唧叫个不停,王师傅听的头皮发麻心想赶紧送到县医院,就当是做好事吧。

开到了华阳公园的加油站那,正想着前面突然来了辆车,王师傅一个急刹车,后面的孕妇惨叫一声,就闻到一股恶心的腥臭味,王师傅回头一看,那个孕妇呢?人不见了!

王师傅吓的停下车,四处一看,一个人也没有。

王师傅吓的跑到加油站,里面的人也说没看到人,更何况还是个孕妇。

王师傅知道自己遇到鬼了,再回车里一看,那孕妇坐的位置全是黄泥水,腥臭无比,闻着就让人头晕,王师傅勉强把车开回家,过了几天就把车转手了,后来听说也就是1个月后那车在跑南京回来时出了车祸,王师傅也暗幸自己转了车。

六、夜半脚步声

我老家是苏北的,大约二十年前吧,村子里有几个年轻人外出打工,晚上就住在工地旁一所偏辟的场屋里,农村农忙时打粮食后临时堆放的地方,平时没人住的。

那天晚上,外面月亮皎洁,天气晴好。

他们关好场屋门后正在聊天准备睡觉,就听见从远至近有一串脚步声,是一个人的,脚步声到了门前后停顿了一下,然后关好的屋门自动吱扭扭的开了,但并没有人进来。

他们很奇怪,有两个起身到门外查看了一下,月光下几十米内并无一人。

然后纳闷着回到屋里继续关门睡觉,不大一会刚才的事情又重新发生了一次,拴好的门又是自动打开。

好在他们都是年轻人,又是人多,都说不怕,睡觉,看能把咱们怎样。

于是开着门睡到天明,一夜无事。

第二天要求老板换房,老板说没办法,就是这间也是跟人家说了好话才让你们住的。

此后他们接着在这间屋里住到工程结束,也没有再发生过什么事情。

七、人死后灵魂回家守护老婆和孩子

不真实的我不会讲出来,所讲出来的都有证人可寻。

我想讲的这个灵异是发生在我舅舅他们的那个村庄,我舅舅家是宿迁,大概十年前吧,一个男人三十几岁就去世了,家里留下老婆还有两个孩子,孩子大概有七八岁。

那时候穷,每到夏天两个孩子每天晚上就拿着手电筒去小水塘边捉青蛙卖。

有一天下午孩子的妈妈让孩子把周围的邻居都叫来,并且用她死去男人的口吻告诉他们,其实我一直在家里没有走,白天我就扒在门后看着家,晚上孩子去捉青蛙我就一直跟在她们的身后,我只是想告诉你们,你们任何人都别想想欺负我的家人,说完话女的打了个哈欠就瘫软了

这个和我上面讲的那个差不多都是上身了,都是真实的。

八、华阳市场

现在华阳市场晚上很热闹,门口全是烧烤店,殊不知那儿的阴气是很重的,早些年发生过很多邪门的事,听我慢慢道来。

上世纪90年代的华阳市场私人店铺还不多,而且上楼还可以从最边上的大石阶上去。

如果你现在上二楼去看,会发现整个布局是呈一个四合院形的,走廊阳光是根本撒不进来的,所以,阴气很重。

应该是93年,二楼有个卖文化用品的女店主,年纪很轻,20多岁,蛮漂亮。

一天夜里进完货一个人在店里顺货,哪知道出现了意外,一个30多岁的小偷准备在隔壁行窃,被那女店主给迷住了,那小偷一看只有一个女的,就不怕了,而且看到长的还挺漂亮,就把她ooxx了。

那个年代人的思想还没那么开放,被ooxx可是件大事啊,关键那女的还是个黄花大姑娘,你说说。

当时那女孩估计很是害怕和气愤,拿起一把剪子就刺向那个小偷,正好刺到脖子,死了。

唉,又是被c过又看到死的小偷,你说那姑娘能蛋定吗?

爬到华阳市场楼顶,跳了下来,正好掉在二楼围起来的那个一楼楼顶的平台上。

后来他家人顺走了店铺,那店就转租给了一个外地人。

一开始什么都没发生,可一天夜里当小夫妻在顺货时突然进来个女的,当时都11点多了那女的是怎么上来的?

当时他们也没多想,那女的说要买剪刀,正好那小夫妻是卖生活用品,有剪刀,心里还挺高兴晚上还能做笔生意。

女的掏出一张一百,掉头就走了,就当那男店主出去找钱时外面哪有人啊。

还以为捡了便宜,那一百再一看,是张冥币,小夫妻吓的一夜没睡。

九、小路

我出生在苏州的一个小村庄,村庄不大,也没什么特别之处,但村里发生的怪事,却特别的多。

记得这件事发生在我六七岁的时候,村儿里的刘婆婆一家迁走了,家里的房子也空着。

她们的房子就建在路的中间,听说以前因房子有人往着,那家的人也是个特别横儿的人,以前的村长拿他们家也没办法,就只好在他家旁边修了一条窄的要命的小路,后不知道为什么那家的人便迁走了。

房子卖给了刘婆婆一家,村里人也是想拆房修路也不可能了,大家便只好走那条小路,一走便走了几十年。

如今房子没人住了,村长便又起了折房修路的心思,过了几天,修路的工人便修了一条又宽又阔的大路,自然而然的埋了小路,种上了花草。

谁成想,修完路的第二天,村长家就出事儿了,听说那天村长去村上一户人家去吃饭,死在了回家的路上,被人发现时,尸体都僵了。

之后,村长老婆说,做梦梦到了许多的鬼魂来向他要路,吓的她第二天早上便要去请人来作法,后来便把埋上的小路又挖了出来,之后便在也没发生什么事了。

后在我问我阿婆这是怎么回事阿婆说,阴阳两界,路是相通的,白天是人走的路,晚上是鬼走的路。

十、死亡玩笑

这件事外婆经常说给我听,老实说一开始我对外婆的迷信觉得很搞笑,都啥年代了还整天鬼鬼神神。

大概是80年代,那时候外婆住在茅山村,有一天中午隔壁邻居王奶奶去世了,就当晚上晚辈来料理后事时,王奶奶突然猛地一下坐起来,嘴里不停的喊:“哎呀哎呀,阎王爷抓错的了,抓错的了…….”

当时那场面可想而之,好大一会儿大家才平静下来,王奶奶一个劲的说:“是隔壁的老张,不是我,抓错了…“

大概过了10分钟,隔壁的张大爷真去世了,外婆听见了也很惊讶,大家很好奇阴间是什么样子,可就当王奶奶要说时,突然被一口水跄住,又走了。

十一、华阳大舞厅

这个大家可能没有印象了,很土的名字,我记得95或96年还有,后来就没看见了,位置就在现在建设路的便民超市那。

94年那儿发生过一起火灾,随之也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

7月份左右,那时去舞厅的还都是些时髦的年轻人,但还有一些中年人,那天晚上舞厅好像是搞活动,免门票,所以好多人都来了,包括一些从没跳过舞的人,反正不要钱,就当做看个热闹。

哪知道来的人太多,舞厅挤不下了,于是舞厅的工作人员就在外面又圈了一块作为临时舞厅,把音响也搬了出来,放的都是一些当时很流行的歌,什么《冬天里的一把火》,《同桌的你》等等。

大概到了晚上9点多,人渐渐散了不少,但不知道是谁把舞厅总闸断了,随后失起了火,烧死了2对情侣。

一个冬天的晚上,我爸爸的一个朋友路过那走夜路,远远就听见好像前面再放歌,但前面什么也看不见,就当他走到舞厅门口时,看见在外面有四个人在跳舞,他正准备停下来看看时突然发现那些人的脸全是黑的。

看仔细点,是焦的。

吓的叫了出来,这时候突然眼前什么都没用了,音乐也没有了,朋友吓的回家得了场病,后来的华阳大舞厅据说还出过事,一个修电工在里面维修就再也没出来,后来去的人也少了,华阳大舞厅也就倒闭关门了。

十二、苏州狮子林

当年日军在那里杀戮了许多革命党人和老百姓,解放重修的时候曾挖出许多人骨。

据说看门的老大爷有时常听见里面传出许多人的哭喊声,时间常了也就习惯了。

据说曾有人在那门口看见过白衣女子一晃,也有许多人证实有深夜经过听见哭声,所以这地方有很多人知道。

十三、交易

这个是我的一个公安局亲戚告诉我的,当时为了不引起社会恐慌就匿了这件事,88年句容破获了一起震惊整个江苏甚至全国的事,一起器官买卖事件。当时句容很小,还是县级市,估计那些人觉得这儿安全,就把句容作为了一个中转站,储存器官,有肾,脾脏,眼球甚至尸体…供给南京,上海等地方,位置就在北门下面,现在大概是在梅花小区西面的地方。里面有一个大地窖,很是让人胆战心惊!

一天晚上有一个乞丐跑到哪儿,准备在那儿睡觉(那儿外面伪装的很好,进去就一个很烂的小平房)但里面的人进进出出,乞丐就向他们要钱,没想到,他们把乞丐给杀了,取了他的器官,本以为杀一个乞丐不会出什么问题,可那天就是被发现了。好在,破获了这起骇人听闻的器官交易案,据那些人说,中国有很多私人医院向他们提供货源….

十四、石路鸭蛋桥

据说每年都会在那里死人没死人就是死猫狗,很邪。

前几年有个少女,晚上在桥上和男友吵架,不甚掉入水中,男友立刻下去营救,就是找不到人。

营救人员来了也找不到,后来天亮了,发现少女就在掉下去的地方,可当时就是摸不到,少女因抢救不及时死亡。

这事知道的人也不少,死的那女的我也认识。

十五、省句中教务处厕所

相对于学校的其他厕所,教务处那的厕所算是最好的了,我每次都去那上,后来去了人多,金老大还广播说要再去抓到就处分。但我每次都还去,见到老师还打招呼,的确,蛋定处事是不会出纰漏的。

高三下学期第6次月考,擦我又是倒一,很难受蛋疼啊,晚自习第二节下课就跑到了2楼的教务处厕所。

我有一个怪癖,就是厕所不能有其他人,不然大不出来,毕竟晚上了,那些老师也下班去哈皮了,没人,厕所灯都没开,但突然我就不想开灯,我蹲在最里面靠窗户的那间,借着月光反思着,幻想着以后。

一点便意也没有,就当我要离开时突然一股强烈便意(我便秘,一般4天一次,所以要大我很高兴…)涌了上来。

就当我快要走出倒一的悲伤时突然听到隔壁那间传出了翻报纸的嚓嚓声,随着还有一声长长的叹气,我安慰自己可能刚才思考的入神了,进来了人没注意,可过了一会突然想起来,灯没开啊。

擦,翻报纸的嚓嚓声还在继续,那时候真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想起了以前省句中脚下是乱葬岗。

我蛋定下来擦了擦pp,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隔壁厕所,什么都没有。

我手都没洗就冲了出去,乖乖,考试不好算了还遇见那啥玩意儿。

在走廊喘了好一会气,走进了教室,擦,李老师(教历史的哦)无奈的看看我没说话,已经9点25了。

我坐在位置上不停的说见鬼了见鬼了,哪知道老师走下来了,一下拍在我头上,“你是见鬼了,每次都是迟到”。

结语:看完上述小编为大家盘点的江苏灵异事件,不知道你们都有何感想呢。每个国家都有灵异事件的发生,自古以来风水宝地发生的灵异事件较为多,像北京和南京等古都更多聚集鬼魂的地方。不过这些灵异事件毕竟时隔多年,也无从探究其真实性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