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葬岗

澳门灵异事件很多,除了食人事件和秘道传闻之外,时常听到有人说乱葬岗谣言,特别是学校。如果真的是追溯起来,其实澳门有不少地方曾经是乱葬岗,有些地方更是让人意想不到。现在澳门的连胜街一带楼宇密布,人口密集,但很少人会想到两百年前,这区竟然是澳门最大的乱葬岗沙岗!

沙岗,顾名思义是黄沙漠漠,寸草不生的荒地。在华人社区中,无亲无故或贫穷的人会被草草埋葬在义冢(穷人的埋葬地),也就是沙岗。当时该区草丛中皆为坟地,风吹草动时,露出地面上的枯骨,令人更感寒意。

1871年,澳门政府批准卢九等富商在大三巴外建立医院,也就是今天的镜湖医院。然而,医院以北土地有座墓地,经过政府批准后,工人开始进行挖掘,他们挖出无数尸骨。这些骨头被堆放在一个陶土棺中,并准备移送到湾仔安葬。

不过,奇怪的事发生,工人们用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未能抬起棺材,好像被钉在土地上,工程似乎被阴间的亡魂受阻碍。医院的管理者于是表明会亲自到湾仔观看下葬,而且会举行隆重的仪式来安抚死者,并发誓每年清明节,他们会亲自到湾仔悼念死者。

结果,工人们终于把棺材抬起,并运到新的坟地安葬,而工程也得以顺利展开。不过,这片靠近沙岗的土地实在是太阴森,所以只设有一座长亭作为扶殡送丧之用。

后来澳门政府决定开辟沙岗,于是毁坟弃骨,铲平冈丘,部份无人领取的尸骨被存放在竹林寺内。由于富商卢九带头开辟这片阴阳地,所以在义字街区中有一条被命名为”卢九街”,而”义字街”的名称本来就带有义冢的意思。

高沙除了沙岗之外,昔日关闸的莲花茎两傍的沙地,同样也属于乱葬岗。这片土地即今天关闸马路两傍,墓地由关闸一直延伸至莲峰庙,旧时被称为”高沙”。1907年,葡国人拆毁古关闸门,并另建今天所看的关闸拱门,强迫人们把高沙的坟墓一律迁移。当时,一些慈善团体把无主骸骨贮在金塔内,并移运到关闸之外安葬。相传,一些在关闸驻守的葡国士兵因为无聊,决定玩一场”打靶”游戏,以关闸外的金塔为目标,进行射击竞赛。结果所有金塔几乎无一幸存,全部被毁,骨殖暴露。

有一天清晨,关闸上的哨兵突然看到远处,隐隐若若有无数持着灯笼和火把的人,往关闸的方向前进。哨兵以为是敌人偷营夜袭,即时召集士兵向”敌人”开枪放炮。谁知”敌人”数量众多,前仆后继,彻夜不停地前进。情况连接了数个深夜,士兵们弹药用尽,士兵疲惫不堪。葡国人于是查访华人探目,结果发现并非中国人夜袭。当时,迷信的人们相信是士兵不敬之举,导致亡灵在夜深复仇,于是他们只好随俗作法,安抚亡灵。事件后来被华人称为”鬼打鬼”事件,即西洋鬼打孤魂野鬼!

之前提过抗战时期,澳门沦为人间地狱,很多市民三餐不饱,甚至被迫食人肉、死尸来维生。根据当时人们的描述,澳门每天约有百多人死亡,而且大多都是饿死的。收尸队每天四处到街上和巷内清理尸体,他们有时甚至要到木屋群里检查,以免爆发瘟疫。而”黑箱车”不停在市内运送尸体到青洲,情况严重时连邮车也被用作黑箱车。这次澳门史上最严重的饥荒,共造成约17,000人死亡,而最高记录的一天约有400人被饿死。

海边,并挖开几个二、三丈宽的大坑,直接把尸体掉入坑内,重重叠叠,臭气冲天,有时甚至夹杂未断气者惨厉的呻吟声、嘶叫声。工人们把尸体草葬后,填了一层泥土后又堆上新尸,所以有”万人坑”之名。据说,万人坑的位置在友谊大桥往凼仔方向的入口,也就是凼仔沙岗市政坟场对面。

时至今天,该区的楼宇仍然被视为非常”猛鬼”的地段,很多谣传和闹鬼事件不断传出。当中较多人知的是买下新单位时,开门时却发现屋内竟然住有”一家四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