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葬场
和合石火葬场在新界粉领的桥头路,靠近和合石坟场,里面有中式、西式礼堂和火化炉,从门口接待处往后走几百米就系骨灰龛和供人撒骨灰的纪念花园。后面坟场就是一层层的墓地和坟冢,放眼望去,墓碑谨然,人人自我独立,不吵不闹,不再似人间繁嘈你追我赶。

自我年幼印象中,火葬场就是个阴森恐怖的地方,人类出生的地方-医院多少还有点温情;可是人类终结的地方就不再可爱,人烟稀少,建筑森严,设备清净,气味怪异,金属冰冷,远望去烟囱烟雾升腾,驾鹤西去。

在我的印记里,死亡是悲伤的,但是面对死亡却是恐怖的,当年张国荣在歌连臣角火葬场火化,工作时我都一直在外徘徊。至今,我从没进过火葬场里。

2007年11月底的一天,粉领警署的伙计接到和合石火葬场的报警电话,报案人说可能有人盗尸或者在火葬场内盗窃东西,于是伙计就赶往桥头路。

报案人是火葬场的值班警卫,伙计到火葬场后,察看现场环境并且询问具体情况。

见到报案警卫,伙计问:“咩情况?有有物品丢失”

警卫看见警察来了,满脸释然说道:“前天晚上,我在值班,听见停尸间有声音,我就和其他警卫一起察看,没有异常,门窗都锁好,但是昨天有工作人员反映有尸体摆放位置跟前日不同,还有一些物品有被动过的痕迹,可能是窃贼进来盗窃吧,看过监控电视并没有异常,也没有少什么东西,我们就没有在意,决定就这样算了。

可是,昨天晚上,我们值夜更,又听见声音从停尸间传出来,而且好象还有人在来回走动,真的好惊啊,我们去察看,发现有一具尸体被移动到尸箱外面,但是没有丢失什么器官或者有破损,附近都搜索也没有发现可疑的人员,可能窃贼已经逃跑,所以今天早晨就跟主管反映,主管说连续两夜这样应该报警,就打999咯!”

伙计环顾四周问:“不太可能吧,从来没听说火葬场停尸间有人敢来偷东西啊?会不会是工作人员失职呢?白天有异常呢?”

警卫想了一下,回答:“是啊,闭路电视里都没有什么奇怪和陌生人进来。不可能是工作人员失职啊,这种事情从来不会发生,尸体一定要放在停尸阁中,而且收工后铁闸紧锁。就是前天白天有个拍电视的小组进来拍戏,后来就去了停尸间工作,我们都有陪同和监督,拍完一些镜头就走了,回忆起来应该没有什么异常。”

伙计问:“拍电影?什么情况?在你们这里拍东西有没有什么手续?”

警卫答:“有啊,一般情况下先要和香港食环署联系,以前那些拍电影的摄制组都会先联络负责有关坟场及火葬场场地的高级卫生督察,然后在拍摄日期前最少10个工作天递交申请表,并提供一些资料啊,比如拍摄地点、日期、时间、使用有关场地的目的、故事大纲、拍摄队伍人数、演员等,等他们批准了,我们才让他们进来拍戏。如果需要额外调配火葬场其他部门资源协助拍摄,处理申请时间可能会更长一些!”

伙计接着问:“这个文件应该都有吧?有没有交钱?昨天拍了吗?”

警卫答:“许可文件都是完整的,交钱都是给卫生督察,可能前四个小时是4950港币的基本收费,其后每四个小时是1040港币,昨天就没有来拍了,他们就定了一天的时间,可能就是五、六个小时搞掂就走了。”

伙计更进一步问:“我想问他们在你们这里拍戏有没有什么规定?”

警卫说:“当然了,在拍摄期间,必须保持对死者的尊重,并且不可破坏场地的庄重和宁静气氛,相信他们也都不敢随便乱说话和走动了。还有,如果未经有关职员批准,不得在葬礼过程中拍摄。特别是未经死者近亲及有关职员的书面同意,不得用近镜拍摄个别坟墓及壁龛,往生者和家属都会很忌讳上电视的。”

伙计问:“他们有没有自己的规矩和开机仪式?”

警卫说:“当然有啊,插香拜祭,烧纸,以前见到有摄制组还请师傅来念经开坛,保佑拍戏顺利,我见过他们把红绳拴在机器上,不尊敬不行啊,这个是规矩。如果有人演戏当死者,躺在停尸台上,都要有杀鸡祭祀,活人照片当作往生者照片贴在墓碑上,都要烧香的,可能他们剧组仲有红包利是要给,辟邪以免带来不吉利。不过说到杀鸡流血,我们都不中意,因为这里毕竟有些特殊,有血出现都不太好了。”

伙计记下警卫讲述大概情况,并且去监控中心仔细察看两晚闭路电视的录像,研究很久没有发现异常,应该不会是窃贼进入盗窃的问题,猜想可能是内部人员的问题,于是继续追问警卫:“值更时间,你们有几个人?都在做咩?”

警卫回忆:“晚晚值更都系我和另外两个同事,大家工作三晚休班三天,再和其他小组调换,今晚最后一晚,明日早晨有同事来接班,我们休息。平时我们都在值更室看闭路电视,三个小时两个警卫一起巡逻一遍,从来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听见动静时,我们三个都在值更室,是我就和另一个同事去察看的。”

伙计问:“你们讲一下当日在停尸间内拍摄的情况。”

当日监督停尸间拍摄工作的警卫回答:“开始在外面拍大家悼念的场景,我们就在外面看,好多人演戏有人哭泣有人说话,大概拍了三个多钟,导演就说OK,要去拍停尸间的戏份,需要在里面拍几个人去看望一个女死者,并且哭泣讲一些台词,扮演女死者的女演员就需要化妆后躺在尸体推车上,用白布盖好,其他演员进来掀开白布就看见死者,然后哭泣,对着死者讲话,就这么简单的一个过程,大概他们拍了有两个多小时。当时工作人员借给他们一辆闲置的尸体推车,他们自己有白布,其他就没有什么了。”

“当时停尸间有没有其他尸体或者情况?”伙计问。

“没有啊,当日要火化的尸体都已经放在火化间等待火化,有些尸体都在停尸阁中放置,一般人不能随便打开乱动。”警卫很确定的说:“对了,好象在拍摄间隙,送来一具新的尸体,当时工作人员就跟导演说了,之后大家都避开,角色也从推车上起来出来等候,然后工作人员就把尸体推进去然后放进停尸阁中,后来他们继续拍摄。”

伙计见问不出什么来,决定离开火葬场,随后伙计已经联系上导演和摄制组并询问当天情况,导演讲的基本和警卫口供一致,应该没有问题,在现场也没有破坏什么“规矩”,大家都是经常拍戏懂得这种戏的规矩,只是扮演女死者的演员在拍完戏后,这几天身体不舒服一直休息,其他并无大碍。因为火葬场也没有丢失物品或尸体,所以尽管是可疑案件,但是警方不能定为爆窃case,于是回警署写报告,准备close案件。

结果当晚,火葬场警卫又打电话报警有异常,伙计立刻赶到现场察看。伙计在警卫带领下一起走进停尸间,因为警卫没有动过现场,伙计发现果然有具尸体在停尸阁外放着,躺在停尸车上,盖着白布,尸体已经死亡很久,并且有卡片写明姓名、年龄、性别。

警卫告诉伙计,今日放工时,特意把所有尸体都放好,而且几个警卫一起锁好的铁闸门,半夜听见有开关停尸阁的声音,而且很清晰的听到推车的轮子和地面摩擦的声音,就象有人在推车子,所以警卫立刻就报警同时冲过来看,铁门紧锁,打开以后发现这个尸体被放在外面,推车随便放在靠近门口的地方。伙计胆子很大,掀开盖尸体的白布,发现是具女尸,死亡很久,尸体冰凉,没有异常。

伙计问道:“这个尸体是和前几晚被乱放的是同一具吗?”

警卫看了一下名牌,肯定的说:“对啊,就是她,号码一样,名字是X惠珍,哇,好奇怪啊,怎么都是她被推出来啊?”

于是伙计和警卫一起仔细检查存放这具尸体的停尸阁,没有发现什么,阁子的门扣都在外面,只有外面有人打开才能把尸体拉出来;检查这个推车时,发现在推车扶手的卡槽里有条细细的金手链,平时不会注意,伙计取出来后,样式很新潮,警卫说在尸体放进停尸间前,所有金银首饰都必须摘除,可以穿着衣服,但是也不要有金属扣子和一些拉链,因为直接从停尸间拉到火化炉去火化,如果有金属会影响火化过程,还有在杂质混在骨灰中。

警卫推断也不可能是工作人员遗失的,有可能是那天拍戏的人不小心掉在这里的。

因为当晚还是没有丢失物品,只是尸体被移动而已,所以伙计准备等警卫把尸体放回停尸阁后检查完就离开,两个警卫把尸体推到停尸阁前,准备推进去的时候,其中一个警卫突然大叫了一声“啊~”,据当时在场的伙计讲,这一声惊叫让所有的人都满身鸡皮,令人毛管戙,那个大叫的警卫也就是当日监督摄制组拍戏的警卫,在拍摄过程中一直在看角色们演戏,那场亲人看望死者并哭泣的戏,警卫突然大叫是因为他刚才检查女尸的名牌时发现名字叫X惠珍,而这个名字也是当天拍戏时扮演死者的女演员在戏中的名字,细心的警卫刚反应过来,是同一个名字-X惠珍,难怪听起来好熟悉!

而且后来证实,这也就是拍戏中途推进来的那具尸体,经过警卫这么一解释,大家觉得更加诡异,竟有如此巧合,难怪晚晚闹灵异,尸体被动又有人出现,还发现奇怪的手链。

第二天,伙计找到生病休息的女演员,询问当日情况,女演员讲当日躺在尸体推车上时,就觉得好冰冷,也没有在意,可是在拍戏时,其他角色在她的“尸体”前哭泣时,高声哭喊台词“X惠珍,你别走啊,你怎么就这样离开我们了”、“惠珍,你怎么舍得离开我,说好了永远在一起”等等,当时她觉得有点僵硬,虽然拍戏时不可以动,但是是那种想动都动不了的感觉,后来导演喊CUT后,还是工作人员把她扶起来的。

回来之后,就一直觉得困乏,身体不舒服,以为是连续赶工太累所以在家休息。警察把那条手链拿出时,女演员才想起来手链丢了,而且根本记不起在哪里丢失了,伙计告诉她是在尸体推车上发现的、而且那个推车上的女尸名字就叫X惠珍时,女演员当时惊出一身冷汗,通体冰凉。后来剧组应该有去烧香拜祭,后来火葬场就再没有这么奇怪的事情出现了。

这个案件应该不算案件,只是警方处理的一个奇怪事件,但是相信伙计在体会到这种种匪夷所思的巧合时,也会觉得难以理解。总之,在火葬场这个地方,应该是阴气好重,灵魂飞舞,还是小心和尊重一些为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