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
1979年7月22日傍晚,天色刚入黑,牛头角兴建中的德福花园发生严重的夺命工业惨剧,5名钉板男工及1名男杂工在地下将两包英泥运上12楼地台工作,当他们走进德福花园C座一部工地临时升降机后,杂工操控关上门,升降机初期如常地缓缓上升。
但就在升降机升至9楼时,升降机突告失灵急速坠落地下。在12楼地台及在地面的工人听到升降机着地时发出隆然巨响始知出事。有人急急撬开升降机铁门,眼前先见2名工人满身鲜血重伤横躺门旁,另1名工人手脚折断倒在一旁奄奄一息,其馀3名工人则撞爆头颅或被铁支贯穿腹部,鲜血从伤口滚滚流出,鲜血腥味布满整部升降机。
意外中丧生包括5名钉板男工,当中29岁新婚未及一年的黄某,在这里工作已有两年,身故后遗下怀有多月身孕的妻子。另一死者是30岁的陈某,原定于一个月后结婚,并决定只工作到月底便开始休息筹办婚礼,他原来在附近蛇店工作,是有名的剃蛇师傅,但于1年前认识一名女友,已达谈婚论嫁阶段,为了筹够结婚的万元费用,于是改做了这行。陈某的邻居表示,他为人中直,沉默寡言,转行后十分勤力,有工必开,希望尽快储够结婚费用,却不幸在结婚前横死,婚事因此落空。
而28岁杂工伍某身世最可怜,他原籍增城,长居乡间,年幼时父亲已逝,母改嫁后他跟随姑妈生活,在乡间时认识一女友,两人感情要好,年前他获准申请来港,为能与女友共同生活,出事前5个月经朋友介绍到地盘工作,同样为准备筹足费用结婚,但却从此与乡间女友阴阳永隔。各人的感情美事都尽被一场无情意外狠狠拆散。
而事发后其他工人表示,肇事的升降机出事前仍如常地运载大批工人及木板建材上楼,至出事前一刻,两名女工将两包水泥放入升降机内,要求遇难6名工人稍等,好让她们再将另2包水泥搬入后才一同上楼,但因6人拒绝等候,便关门启动电梯上楼,2名女工因此逃过一劫。该2女工人其后在死因庭作供时讲述,见6名工友关上门,二人便转身离去,忽然背后便传出隆然一声,回身一望,只见灰尘上扬,升降机已从高空堕下。
肇祸升降机属“走牙式升降机”体积约为15呎×16呎,12呎高,重约三吨,可载重近一吨。升降机内共设有两度安全铁闸,可载八至十人,此种升降机当时只供工地在施工建筑期间作临时载客货使用,工程完成后升降机即会被拆卸。
1980年5月31日,死因法庭经过七日的聆讯,法庭证实惨剧并非因超载引起,但是吊机上的托架亦被发现扭曲,托架中一个螺丝已现生锈,因此令升降机失灵。不过三人陪审团退庭商议5个半小时后,裁定6名工人死于意外,惟意外中涉事公司仅答允赔偿死者家属数万元,令家属大感不满,觉得他们意外死去的亲人无辜枉死后,连公道也取不到。而就在法官为此案审讯视察同类吊机时,乘搭一部位于深水埗的吊机时突然发生故障,令事件更添灵异,被指是借此呼冤。
1998年7月22日,即工人6死意外后19年的同一日,德福花园又先后揭发2宗6女惨死命案。警方在7月22日,调查德福花园1宗妇人因病跳楼自杀死亡事件,初时警方只作一般自杀案处理,及后发现女死者留下的三封遗书,内容竟关连到一宗妇人失踪案的资料时,警方便感到案件另有内情并不简单,于是四出追查,并在7月23日终揭发出该宗轰动一时的5女惨死谋杀案。
该案源于有人因遇上心怀不轨的骗徒,添福不成,更惹来杀身之祸,更祸延家人。谋杀案要从1995年说起,本在汕头开设发廊的李育辉假借风水师之名为不少港人算命,亦因此结识案中3名分别姓蔡、林及徐的女死者。
1998年6月,3名死者要求李育辉为她们进行法事,祈福添寿,李知道笃信风水命数的3人身家丰厚,便宣称每添寿1岁便要用1万元作法,要求死者共付135万港元放在坛前作福,为这宗集体谋杀案正式掀开序幕。同年7月21日,即毒杀案发当天,除蔡、林及徐三人外,徐姓死者更带同两名分别15及17岁的女儿,一同抵达九龙湾德福花园C座低层一单位,为法事作准备。
作法当日李育辉先要求3名添寿的死者在纸上写上不如意的事、之后着各人跪在放上135万港元现金的“神坛”前,并着徐姓死者的两名女儿持被混入山埃的“符水”入房回避。当李“作法”完毕,要求5名受害人于屋内不同位置饮用“符水”,结果全部人中毒身亡。
据当时查案探员所述,5名女死者分别陈尸于屋内5个不同地方,上市公司董事林女在厨房、蔡女在浴室、徐女在大厅,徐的两名女儿李迎曦及李迎晖各在睡房内,5人被发现时均衣服完整,其中三人的衣着明显带有“道袍”的颜色。5名死者被发现时,屋内的抽气扇和冷气开启,仅李迎晖陈尸的睡房因未开冷气,她的尸体已开始发胀,其馀4具尸体均未有胀大。家属们其后往殓房认尸及办理手续都很哀伤及情绪激动。
李育辉犯案后在单位窗外挂上一个风水法器,将现场布置成集体自杀,即晚带同百多万港元经罗湖潜逃回内地。同一时间,死者家属开始发现家人失踪,于是报案,警察终在案发后2日,于肇事单位发现5名死者,当时全部尸体面部肌肉抽紧,牙齿紧扣,明显是中毒致死,死状亦同样惨不忍睹。
警方最初于现场捡获3张由死者写有不如意事的纸张,一度以为是邪教集体留书自杀,但其后发现死者于案发当日提取的巨额现金并不在单位内,认为事不寻常,于是将案件朝谋财害命方向调查,最终锁定李育辉。
当时已身在内地的李向香港警方称,有神秘男子付他数千元,要求他于案发当日回到内地,又称自己没有旅费回港协助调查,而大厦保安一度记错有死者于案发后一日出入大厦,一度扰乱了警方的搜查。不过,天网恢恢,警察于李寄住的九龙侯王道一单位内,找到死者提取现金时缚钞的尼龙绳及橡筋,鉴证科利用新置的波段光源机在肇事单位搜证,在一房门外发现李的指纹,于是通报内地公安,缉捕李育辉。
最终与情妇一同潜逃的李终在同年9月15日于武汉落网,并在内地被裁定故意杀人及抢劫罪成而枪决伏法,虽然赃款全数被起回,但可怜的5条人命却永远换不回来。
而肇事的单位事后被形容为超级凶宅,(既德福花园)凶案发生后不久有宗教人士在该处进行法事,仍未减生人的惧怕,虽然该单位曾于07年金融海啸前以111万元易手,但至2017年开价430万仍无人问津及居住,期间以低价曾进行多次拍卖,亦无人承接而流拍。
由于两宗分隔19年的命案先后在同月同日、在同一屋邨发生,而含冤死亡的又分别是6男及6女。当时街坊都议论纷纷,不久后更传出可能是6名男死者想找鬼新娘,同时同地夺去6女的性命,德福居民其后更邀法师到凶案单位平台进行法事,以超渡亡魂。
“冤魂索命”一说由来已久,除了孤魂野鬼喊冤魂找替身“一命换一命”外,亦有可能是流连在阳间的亡魂有未了的心愿,因此希望接触在世的人,与往生者本身沟通,了决往生者心愿,之后才可放心离开阳间,因此便有亡魂索命,令在生的女子去世,成为亡魂的鬼新娘一说。
未能在感情路上开花结界的亡魂,靠此方法才能够一偿自己的心愿,从而投胎转世,但却就会令无辜的人死于非命。冤魂未散,往往作怪迷感生人。如果在生的人时运低,又或以宗教形式接触邪灵,便有可能被冤魂夺命。
另外“鬼新娘”亦有另一个传统的说法,就是因家中神主牌不会供奉未出嫁即往生的“姑婆”,因此有亲人会帮年轻未婚往生女子,寻求有缘男子举行冥婚而令她终有归宿,避免因无人祭拜而沦为孤魂野鬼。
通常未婚往生的女子会托梦给父母亲等家人,希望帮她办冥婚,家人会将现金、红丝线连同该女子八字、头发、住址及照片等放进利是封内,丢在路旁,有时还会躲在一旁,见有缘男子捡到,即上前表明身分,不管该男子已婚或未婚,即要求娶女子为妻,因此大人常告诫孩子,路边利是不要乱捡,以免娶到“鬼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