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去外地找亲戚,人生地不熟,于是便找了一个旅馆,可我万万没有想到,那个旅馆竟然差点让我回不来了!
那个旅馆很大,很古老,仿佛已经存在了几千年之久。在我到达那个城市时,已经是傍晚九点以后了,我找了好久,也问了很多人,终于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找到了一家旅馆。
1813jpg
这家旅馆的位置选择的很巧妙,无论如何阳光也照耀不到,即使在大白天,旅馆仿佛在另一个世界似的。
门口没有电线杆子,也没有路灯,我甚至有些怀疑这里到底有没有通电,手机跟我预料的一样没有信号,看着那扇古老的大门,我犹豫了,我不知道到底应不应该推开那扇门,直觉告诉我,里面仿佛会有一直恶魔正舔舐着舌头,想到这里,我就更不敢开了。脑子里不停的做着思想斗争。
“吱呀”,一声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小孩,他双目深陷,嘴唇发紫,嘴巴微张,刘海遮住了眉毛,他那类似民国时期的衣服上都是补丁,鞋子也仿佛是民国时期流行的款式。
而且还有几跟白花花的脚指头露在外面,看着他那奇异的服装与鞋子,再加上那副吓人的神情,我怎么看怎么不舒服,于是便没有理会那个孩子,径直走进了门里。刚进来的一瞬间,本能使我用手直接捂上了口鼻,这个旅馆里面充斥着一股恶臭,令人阵阵作呕,我四处张望了一下,这里一共有三层,像极了民国时期的客栈,木桌子,长条凳,我不知道这是老板故意弄成这样的还是本来就是如此…
桌子和椅子上已经积了很厚的一层灰,也就是说这里很久没有人来过了,那刚才那个小孩是?
我不敢再想,正在我思想抛锚之际,一个青年人从二楼走了下来,他一身的休闲装,看见我以后先是惊讶,不过立刻便转换成了微笑,他对我说道:“您是要住宿么?”
我呆若木鸡的点了点头,他便带着我向二楼走去,刚上楼梯,我就看见一个人蹲在他的房子外面正在烧什么东西,那个青年看见以后,立刻说让我不要惊讶,这里什么人都有。我能明显感觉到他在说“什么”那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使我很不解。
这里的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不正常,但又说不出到底是哪里不正常,到了我的房间以后,我问到,住宿一夜多少钱?
他对我竖起了三个手指,我从兜里掏出了三百块直接给了他,他看着手里三张红红的钞票,眼里都是诧异跟不可置信,我看着他的眼神不禁想到,这里的人难道连一百元都没见过吗?
他拿着那些钱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便径直下楼去了,我进了房间,不禁大感失望,这里的床是用木头做的,就是古代人睡得那种,而且房子里还配有铁盆和支架,应该是民国时期人洗脸时用到的,而且没有厕所,只有一个夜壶。
我不禁感叹道这里条件的艰苦,我这个人有洁癖,虽说是轻微的,但也很抵触。
等我忙完一切后,已经快十一点了,我看看手机,还是没有信号,而且这个屋子里没有任何电器设备,唯一的照明工具就是一盏油灯,也不像这个时代用的,我们那的人早在很久以前就不用了,看着手机不多的电,我一阵困意突然涌来,我倒头便睡,大概过了一个将近小时,我被一阵敲门声吵醒,我问道:“是谁啊,有什么事吗?”
小伙子,是我,我听见那个声音便知道了这是那个带我进客栈的青年人,我缓缓起身,开了门,门口一片漆黑,那个青年打着油灯站在门口,油灯把他的脸照的发黄,他郑重的看着我说,小伙子,我们这里不太平,晚上别乱走,早点睡,别什么都好奇啊!
我看着他郑重的眼神,我还是选择了相信他,我进了房子后,把门紧紧锁上。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后,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二点了,正当我准备睡觉时,再一次响起了敲门声,我反复问道:“是谁,有什么事吗?”
门口却没有任何回应,只是保持着很有频率的敲门声,我暗暗害怕了起来,谁知道门口会是个什么鬼东西。
我脑海里一直是刚才那个人说的话,于是便当做听不见,蒙头大睡了起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的醒了,但是手脚都动不了,甚至连一句话也说不出,但是我确实有思想,可以听见,可以看见,也可以思考,但就是动不了,也说不出话。我忽然想起了小时候爷爷给我讲的故事,说这叫“鬼压床”!
我努力的睁开眼睛,依稀看见了我的房里面都是人,那些人脸色苍白,全部穿着民国的衣服,我似乎看见一个身着红衣服的女人躺在我的身上,让我不得动弹,她的头发正披在我脸上,她的头发有一股恶臭,让我差点连胆汁也吐出来了。
我感觉她的嘴唇仿佛在动,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向外涌出,忽然一条黏糊糊的东西落在了我脸上,我虽然不能动,但能清晰的感觉到,那是一只类似于蛆一样的虫子,有一条落在我脸上后,过了一会便落下来了一堆,它们爬向我的嘴里,鼻孔,耳朵孔,甚至眼睛里,让我奇痒难忍,当时我明白了什么叫生不如死。直到我已经麻木后,我的手脚仿佛能动了,我赶紧起身,趴在床边开始呕吐,但吐出来的确实我在车上吃的泡面,哪有什么虫子,但是,我坚信,那种感觉一定错不了!
被这么一闹,我顿时不困了,拿出了手机一看,顿时觉得自己即将崩溃,刚才那恍如隔世般的感觉,竟然只过了两个小时,离天亮还有好几个小时,由于害怕,我房间里的油灯始终没有灭,看着那火光,心里顿时有一种心安的感觉,就在我感觉心安时,那个油灯顿时灭了!
我突然发现这个房间比我想象的还要暗一些,油灯一灭,房子里真的可以用伸手不见五指来形容,这里真的很邪门,怕什么就来什么,我拿出了手机用着微弱的光,四下照了照,就在我一个不注意的角落,我的余光瞟到了一双脚,仿佛是小孩子的脚。
我借着手机微弱的光,仔细的看去,我看到了今天在门口看见的那个小孩子,他对着我微微一笑,然后说到,“妈妈,我们该走了!”
我知道他嘴里的妈妈定然不是我,我忽然想到了我的背后,顿时寒毛竖起,我感觉自己的脖子凉嗖嗖的,我不敢回头,但是她却从我背后走了出来,只留给我一个红色的背影,但我有自知之明,我知道她要是转过身来,我肯定是接受不了,果然怕什么就来什么,她仿佛知道我在想些什么似的,缓缓转身,我看到了她满脸都是类似蛆虫的东西,而且没有眼球,更别说皮肤了,牙齿都不可见了,除了那些虫子别无其他!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不受控制的晕了过去,等我醒来时,天已经亮了,那个青年用钥匙开了门,并且替我准备好了早饭,我还哪有胃口吃呢,想起昨晚的事情就阵阵作呕,我没有吃饭便直接走出了房门,我看着门口一个人在对着火盆烧着纸钱,那个人的身后站着一个女子,身着民国的衣服,脸上画着浓妆,仿佛发现我在看她,她抬起了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哪还敢多留,直接下了楼,径直离开了这个旅馆。在我离开前我看了看门口,门后站着一个红衣女人牵着一个小孩,正对着我默默的摆手,我对着她深深的鞠了一躬,便赶紧离开了!
也许,也会有人和我一样有缘进入了那个旅馆,但是他不一定有我这么幸运。也许,以后那个旅馆会不复存在,但是,我有预感,那个旅馆一定死过很多人,至于具体死了多少人,我也不知晓,说不定哪一天你们也会去到那个旅馆呢,要谨记一句话世事无绝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