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一个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灵异事件,应该是17年3月份的事情,我是一名铁路职工,三月份一天凌晨,我们单位要去线路上进行工作,因为我们要根据列车运行的时间情况而安排作业时间,所以是在凌晨。当天在作业的过程中,我的两个同事在高处作业,作业中一个同事说“哎,看到了不好的事情”,我很好奇,就问同事看到了什么。
铁路
刚开始同事因为是不好的事情,所以不愿意告诉我,只是说不是好东西,你别问了。但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坚持问了下去,也就是这一问,让我开始了持续一年多的噩梦。
同事告诉我说看到了一口棺材在线路边上放着,棺材上面披着一层红布。当时听到时我并没有当回事,因为从小我就不信鬼神这些。所以并没有往心里去。
但是,到了第二天凌晨,我因为没有出工,所以一个人留在了宿舍里,凌晨大概4点左右吧,我猛然从睡梦中惊醒,当时屋里一片漆黑,借着外面的一点点月光,勉强能看清屋里的全景,我感觉好像有人推开了门,就站在门后面的脸盆架前面,我很确定我当时非常的清醒,因为太害怕,我就抬起头来向门后看去,但是并没有看到任何东西。
这时我已经有一些感到害怕了,可不知不觉间我又睡去了,但是我忽然又听到了一阵阵的脚步声,从脸盆架前面走向了我对面的床前,同时有用一丝模糊的意识悄悄的看了一眼,我看到一个浑身漆黑的影子正在向我这边走来,巨大恐惧充斥在我心里,但是害怕又使我不敢起来去关灯。
同时,我悲催的发现,我的身体好像动不了了,只有头能稍微抬起来一点,还有眼睛能睁开,我想喊叫,但是嘴里只能发出来呜呜的沙哑声。
当黑影走到我身边时,我整个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又能动了,所以我用被子把自己整个人都蒙了起来,并且通过被子缝向对面的床看去,发现并没有东西,这是我稍稍有点安心了。
可是这种安心连两秒钟都没有持续,透过被子我又听见了那个黑影在移动,它这次移动的方向正是我这边,在被子里的身体不住地颤抖着,没有人能理解我当时有多恐惧。
当听到脚步声在我床边停下时,我整颗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连呼吸都不敢了。仅仅过了几秒钟的时间,那个黑影忽然将我的被子拉开,我能非常近距离的看到那个黑影在我眼前,那是一张不知道是烧焦了还是因为模糊的关系而看不清全貌的脸,无比的恐怖。
就在它拉开我被子的那一刻,对着我的脸狠狠的吹了一口气,就在它吹完那口气之后就完全消失不见了,而我也回复了活动的能力。
被他吹完气后,我的整个右脸都是麻木的说不上来的那种感觉,心里的那种恐惧持续了很长时间都消除不了。之后那个黑影就没有再出现过,但是我也不敢睡的很沉,迷迷糊糊的到了天亮。
自大这次事之后,我就好像被什么东西跟上一样,在梦里总是做着各种各样鬼压床的梦(之前的30多年,我从来没有做过这种梦,一次也没发生过)。经常不知是在梦里还是显示中看见不干净的东西,他们就在我的床边转悠,我的眼睛能睁开看,但是整个身体就是无法动弹。
知道今年中旬的一天,晚上8点左右吧,我说带我两岁的儿子去楼下玩一会,在走到电梯间等电梯时,我儿子忽然指着我身后的消防通道门说“怕怕”,我并没有在意,只是在哄着儿子,当时紧接着我儿子又指着说了一声“怕怕、怕怕”,并且抱住了我的腿。这时,我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感觉那个地方有什么东西在看着我们吓到了我儿子。
这时我已经不想出去了,赶紧抱着我儿子往回走。敲门后,就在我老婆开门那一瞬间,我儿子又指着我后面的墙喊了一声“怕怕”,并且瞬间大哭了起来(他是用那种从来没有过的声嘶力竭的吼叫喊出来的怕怕)。就在那一瞬间,我整个头皮都麻了,感觉所有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并且我的后背在一瞬间布满了冷汗,迟迟无法褪去。
进门后我老婆和我母亲问我发生了什么,我久久没有回答,一方面是不敢说怕吓到她们,另一方面是不知道怎么说,我自己也是害怕坏了。
在我和我老婆和母亲说了刚才的事情,还有我这一年多来的经历后,我母亲去外面请了老君还有很多符咒,朱砂包,桃木剑。
自从我带上朱砂包之后,持续一年多的鬼压床再也没有出现过,我现在睡觉总是把朱砂包放在我枕头底下。
也许有的人说这不是真的,但是我自己知道,这是发生在我身上和我孩子身上真真正正的事情,我是个无神论者,30多年的生活中从来不相信这些,我更不会把这些随便的写在我孩子的身上。
不过,现在我已经对“无神论”保持怀疑态度了。信者有,不信者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