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年,发生了一起震惊世界的不明飞行物事件:一片面积巨大的山林被夷为平地,树木被折断,而周围的其他树木则完好无损。远处是一个圆形的坑。
这就是神秘的贵阳空中怪车事件,至今没有一个解释能够得到大多数科学家的认可。

2.jpg
事件的详细经过如下:
1994年12月1日凌晨3时20分左右,贵阳市北郊18公里处的都溪林场附近的职工、居民被轰隆隆的响声惊醒,据说当时风速很急,并伴有发出红和绿强光的不明物体呼啸而过。
几分钟过后都溪林场马家塘林区方圆400多亩的松树林被成片拦腰截断。
在一条断续长约3公里、宽150米至300米的带状四片区域里,只留下1.5米至4米高的树桩。
并且折断的树干与树冠大多都向西倾倒,长2公里的4个林区的一人高的粗大树干整齐排列在林场上。
有的断树之间又有多棵安然无恙,个别几棵被连根拔起,周围一些小树有被擦伤的痕迹。
这些被折断的树木直径大多为20厘米至30厘米,高度都在20米左右。
和都溪林场相距5公里的都拉营贵州铁道部车辆厂也同时遭到严重破坏,车辆厂区房顶的玻璃钢瓦被吸走,厂区砖砌围墙被推倒,地磅房的钢管柱被切断或压弯。50吨重的火车车厢位移了20余米远,其地势并不是下坡,而是略微有些上坡。
除了在车辆厂夜间执行巡逻任务的厂区保卫人员被风卷起数米并在空中移动20多米落下且无任何损伤外,没有任何的人畜伤亡,高压输电线、电话、电缆线等均完好无恙。
随后贵阳空中怪车事件就此流传开来。
在网络流传的众多解释之中,外星人说最受欢迎。
就在贵阳市白云区都溪林场“空中怪车”在全国各地炒得沸沸扬扬的时候,2005年8月27日,一封神秘的化名电子邮件发送到了白云区委宣传部开设的征集邮箱内,里面装有一整套当年贵州UFO协会权威专家对都溪林场“空中怪车”的详细调查报告。
工作人员快速回复信件,发现发邮件的人正是记者多方要寻找的曾多次考查“空中怪车”现场的贵州UFO研究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胡其国
胡其国向记者朱超毛海峰提供了他11年来保留的10余篇贵州UFO研究会关于都溪林场“空中怪车”事件的调查报告,这些“空中怪车”不为外界所知的绝密档案此前从未向外界公开。
2005年09月04日,在征得胡其国及相关部门同意后,贵州都市报向读者公开了这批绝密档案。
绝密档案之一:UFO二度光临都溪林场
1995年初,贵州UFO研究会邀请中国UFO协会专家来贵阳调查都溪林场“空中怪车”事件,大家根据现场的种种迹象推断,“空中怪车”就是飞碟类的不明飞行物,应该是地外文明所致。
由于当时内部有一些人不同意这种看法,专家当天晚上就在当时的都拉营车辆厂的招待所开会讨论,会议开到深夜2点多钟,大家才带着疲惫的身体回房睡觉。
醒来时,值班民警和招待所服务员议论纷纷,向专家说出了一条爆炸性的新闻,说头天晚上又有不明飞行物飞过,并且不是一个人看见。
这个飞行物呈长方形,长度从车辆厂中门到后门约数百米,厚度约3米左右,整个飞行物发绿光,无声、缓慢飞过车辆厂上空。当夜有值班民警、巡逻民警多人目睹。
专家们听了既兴奋又遗憾,立即就地对此事展开调查,将其列入中国UFOX档案。
中国UFO研究会专家组采访了目击人并作了录音摄像。胡其国说,由于当时省UFO协会专家在场,中国UFO协会专家也在场,认为没有必要再去作相关的宣传,目的是研究,不在于宣传炒作,所以这事中国UFO协会备了案,没作再多的理会。
绝密档案二:地磅房脚印能让“时间停住”
1995年2月2日,贵州UFO研究会副理事长胡其国、吴汝霖到都拉营贵阳车辆厂采访专门从事电力工作的于永波,因为“空中怪车”事件发生后,在于永波等人的身上发生了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就在1994年11月30日都溪林场“空中怪车”事件发生的第二天,车辆厂有职工发现办公室的门连锁耳被拉脱,早上发现外面水泥地上有一圆形烧黑痕迹,直径约60厘米。后来大家用拖把擦掉了,但是仍可清楚看见地上有5个半弧形的“龙爪印”,直径约20厘米,其间还有12个小印迹,印迹平整光滑。
过后不久,于永波在材料库房“龙爪印”那里站了20分钟,下班电铃响时发现手表慢了20分钟。
据于永波描述:“我手表一直走得很准,我怀疑是那‘龙爪印’的影响,下午又去把手表放在地上4分钟,手表又慢了4分钟。”而把手表放在“龙爪印”印外测试,无任何异常。为了辨明事实真相,贵州UFO研究会专家全面展开调查。
1995年2月底,胡其国再次来到于永波所说的“龙爪印”的地方拍照,停留了2分钟,下午5点25分乘火车回贵定,车开时发现手表慢了15分钟,他猜测是受飞碟着陆痕迹的影响。对于这一现象,胡其国觉得很正常,因为它也可以作为“空中怪车”就是飞碟的有力证据。
据胡其国介绍,多年的研究表明,飞碟经过往往会留下强磁场,受磁场干扰,手表变慢或不走,罗盘失灵等等现象就不难解释了。但是这一现象在当时同属“绝密”。
各个学科的专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都纷纷从本专业的角度作出解释。因为没有直接证据,当时分为两派,自然现象说在当时占主流,说是什么龙卷风、击暴流、球状闪电等等。
而根据贵州70年没有龙卷风,现场现象不符合龙卷风、击暴流、球状闪电等等自然现象行为,加上人们对科学研究的进一步深入,飞碟再度“浮出水面”。
另据证实,现象发生的第3天、第5天、第7天,贵阳电视台记者陶泉川、周晓茜到都溪林场断树区拍摄,贵阳电视台记者邹兴华和贵阳晚报记者罗万雄到现场拍照,贵州大学物理系实验师和贵州科学院新技术所研究员马瑞安等带地磁仪去现场测量,结果是摄像机被磁化,金属片挡住镜头;同一相机和胶卷,冲洗胶卷时发现现场拍的被自动曝光,在现场外拍的则有影像;地磁仪也失灵了。
小编其余绝密档案没什么吸引力,就不再赘述了,喜欢的朋友可以到网上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