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泰灵异大师斗法造成中越地边境区出现大量的妖魔鬼怪,影响了当时和越南的作战,知道这件事这件事的人已经不多了,其实了解军事的朋友们都知道,战场上是经常出现稀奇古怪的事情的。
不过当年战场上出现妖精这件事的确是离奇的很,当时很多战士都吓得得了精神病,被送到后方医治,后来,这些事还成了军方机密。

在我军和越军的谅山战役中,万恶的越军军队丧心病狂的使用了化学武器,想要打乱我军攻击分队作战队形,以利其防御火力对我攻击分队进行杀伤我军有生力量,逼迫我军戴上防毒面具以达到消耗我军体力,妨碍其战术机动,而且还有一小部分零星散乱的资料表明当时越军不止使用了化学武器,其中还有活性生物武器,也就是各种妖怪,在那个年代,越的降头、巫术什么的都是在尖峰时期,而国内则刚好相反,越军所使用的生物妖怪武器实际危害程度远超化学武器,而且对我军士气也产生了较大的不良影响。1476257580258410.png
中国老兵回忆
1979年年初,针对越南军队在中越边境上不停的挑起事端和嚣张蚕食中国边境领土,欺负我国公民,中国决定对越南全面发动自卫反击战。
对越还击战自1979年2月17日开战以来,东线人民解放军各部队迭经苦战,穿插东溪,会攻高平,缠斗同登,虽付出了重大牺牲,但攻坚必克,至2月25日,已形成威逼谅山之势。
谅山不仅是越北的交通枢纽,更是越南首都河内的屏障门户。在历史上,越南一直都是中国的附庸国,古代越南在边境作乱造反,中央帝国王朝的军队只要打下谅山,越南国王就会自动投降,可见谅山的重要性,所以我过军队对凉山是志在必得。
此次中国军队只要拿下谅山,便可一马平川,直指河内。
2月27日凌晨,中国对越自卫反击军队对谅山展开总攻。
解放军55军授命分攻谅山两侧的扣马山、巴外山,417高地。某团三连受命在三个小时内拔除巴外山外围的152高地,而后与友军连队会合,以达对包外山的合围之势。152高地高约152米,地势相对其它高地还算平坦,可上面丛林密布,壕堑纵横,外加天空雨雾弥漫,视野狭窄看不清方向。
三连在向152高地进行冲击时,越军进行了炮火拦阻射击,其中夹进了多发刺激性毒剂炮弹,占据第一道堑壕,准备向第二道堑壕发起冲击时,越军又投掷了毒烟手榴弹,爆炸产生的白烟让许多战士无法睁开眼睛。
幸亏战前中国军队对越军化学武器有了一定的了解和认知,战力并未受到太大损耗,经过一番激战后,三连终是攻下了第二道壕堑。暂做休整,接着便向越军的三道壕堑的发起猛烈冲击。守在第三道壕堑上的越军见三连攻击势猛,似乎心中生怯,草草打了几枪后便往高地上退去。三连将士士气高涨,想要一鼓作气冲上高地。可没想到冲在最前头的几个士兵眼看就要冲到第三条壕堑时,不见中枪,却纷纷倒了下去,之后冲上去的几个士兵也是同样不声不响地倒了下去。后面的士兵见状赶紧伏下身子,紧张和悲愤的同时却又有几分疑惑,因为他们并未看到前面几个倒下去的战友有中枪的迹象。
三连长张士贵叫士兵们戴上防毒面具,又怕树林里隐蔽处有敌兵埋伏,便让投弹标兵对第三道壕堑前后一些能够隐藏人迹的树木进行可疑目标定点清除。之后张士贵又发出了攻击命令,可当战士们快冲到第三条壕堑时,又纷纷倒了下去,像中了魔法一般,那倒下去的士兵一声不吭,生死不知,这一过程中也没有听到枪声。
张士贵一见不对,赶紧叫停士兵让他们原地埋伏等待。他觉得定是越军使用了什么特别厉害的化学武器,连防毒面具都无法抵挡。
他拨通了营部的电话,请求营里的防化兵前来支援。之后营部里派来了三个防化士兵,一个喷火兵,一个防化侦测兵,还有一个是防化医务兵。
侦测兵进行了侦察,却发现现场并无什么毒气遗留,那名防化医务兵准备先救回一个士兵来看看伤势情况,可是那名防化医务兵刚赶到最近那名士兵边上却也毫无预兆地一头倒了下去,再无任何动静。
战士们心中竟不约而同的起过一丝恐惧。之后喷火兵对第三道壕堑周边进行了覆盖性喷火,火炎让壕堑周围再无任何可掩映人踪的地方,张士贵又命令两个士兵潜伏过去,可那两个士兵刚越过防化医务兵倒下的地方也一头栽倒下去。这一下张士贵可真急了,他要三个小时内要拿下152高地,还要为前面那些倒下去的战士们担心,而现在他却束手无策。
第三道壕堑已经被烧成了一片荒芜,看去没有任何杀机,可在士兵眼里却如魔鬼一张大口,随时都可能吞噬掉生命。张士贵无奈之下只好又拨通了营部的电话,营长听到后把张士贵大骂了一通,不过在听张士贵描述了现场具体情形后,终是冷静了下来,说要向团部报告请求支援,叫张士贵暂时等着。张士贵和三连的士兵们心中却备受煎熬,为前面那些毫无动静的战友担心,也焦急于被这样莫名其妙地阻在这里,离三个小时时限也越来越近。
连里一些士兵小声嚷着这越南兵是不是用了什么妖法勾了前面那几个战士的魂儿。过了半个小时,营长竟然亲自来到了152高地前,除了一名贴身警卫外,还带来了两个陌生人。
其中一中年男子大约五十左右年纪,穿着一身黑色唐服,脚着厚底布鞋,手上还拄着一条木纹黑色拐杖,个子虽不高,却挺拔如松,带着一股似与生俱来的威严。
看营长对他的恭敬谨慎模样,只怕来头也绝对不小。另外那名青年男子,二十左右年纪,穿着一身普通的中山装,脸色显得有些苍白和阴郁,身材虽高,却微微伛偻,不过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眼神锐利,锋芒毕露,作为习惯了战场厮杀的张士贵偶被他眼神扫到,竟然都忍不住汗毛直竖,不敢与他对视。这年轻男子与那中年男子形成鲜明对比,一阴一阳,一锋锐一内敛,却又各自有一种说不出的矛盾与复杂之处。
张士贵简述了一遍当前的状况后,中年男子点头笑看年轻男子:“你怎么看?”只是年轻男子眼睛只看着前面却并不作答,中年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却又笑道:“没想到这越南偏隅之地,竟也有我等同道中人,而且似乎实力颇为不俗,手段更是狠辣,你可千万不要小视。”
年轻男子依旧不出声,只是脸上却露出一丝似不服气的表情,还似带着一丝不耐烦。中年男子对营长抱了抱拳,说要过去了,并一再叮嘱他们不管等下听到和见到什么都不得跟上去,而假如半个小时后他们还没从对面林子里回来,就请营长直接撤军,放弃这152高地,宁肯饶过,也不得强攻。
中年男子便和年轻男子齐步向前走去。中年男子左手伸入怀中似乎拿出了什么东西,接着又把手伸向年轻男子,只是年轻男子却摇了摇头,似做拒绝,脚下也加快了速度。
中年男子见状也急忙跟上,似乎也把手里的东西吃了下去。看着他们两人走到那防化医务兵倒下的地方时,战士们的心都几乎提到了嗓子眼。
可是那两人走到防化医务兵那里时却只身子似轻颤了一下,并没有倒下去,两人半俯下身子看了看那防化医务兵。接着两个人几乎同时抬头对视了一眼,而后又转过身看了看防化医务兵旁边的那个战士,接着便一路慢慢看了过去,却都没怎么停留,也没有碰那些倒下去的战士。
张士贵见这两人没事,本来还想将那些倒下的士兵救回,却被营长制止。
张士贵不服,营长却说:“胡闹,他们没事,难道我们就一定会没事了吗?给我乖乖呆着!”这个时候两人已经越过了第三道壕堑,又继续向前走去,不过他们越往前走,脚步是越慢,在到了那没被火焰蔓延到的山林边缘,他们几乎是每走一步就要停下来歇一歇。
最后他们终于还是走进了山林里,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两人进了山林后依旧是一片寂静,那两人也似就此消失了一般,迟迟不见一点回音和动静。时间一点点过去,很快就要到半个小时,战士们也有些焦急起来。
就是营长考虑是不是该撤军还是强攻上去时,突然前面山林里传来闷哼,闷哼之后又是一声惨叫,叫声凄厉无比,带着无尽的恐惧和绝望,叫声有如勾魂一般,似乎一下子将人带到了幽冥地狱之中。不过那惨叫声很快就嘎然而止,似乎叫声的主人突然被掐住了脖子一般,山林那边也重又陷入死寂。
正担心进去的两个人是否陷入了危险,是否需要派人侦察一下时,山林里走出了两个人影,正是先前进去的那两个男子。只是走出来的两人却互相搀扶着,或者说是由那年轻男子搀扶着中年男子,那中年男子已不复先前的俊朗和精神,双目紧闭,面如死灰,虽然身上没见什么伤口,人却似陷入了昏迷之中,整个身子几乎都瘫在年轻男子身上。
不过年轻男似乎倒无大碍,他看去瘦瘦弱弱,力气却是颇大,这样扶着中年男子快步走了回来。到了营长跟前后,他对营长点了点头,也不说话,便扶着中年男子准备离去。“先救人!”
张士贵早等急了,准备和三连士兵一起冲上去。年轻男子刚跨出几步,却突然转头冷冷喝道:“别救了!他们都死了!”
战士们愣在了原地,眼里除了疑惑,也带着惊诧,等反应过来后便化成了无尽的悲痛和愤怒。
年轻男子继续向下走去,幽幽地丢下了一句话:“他们早死了,最好不要碰他们,就地掩埋吧。还有树林里也有两具尸体,你们更不能碰,用火烧了。”
战们士冲进壕堑后果真如年轻男子所说,先前那些倒下去的战士都已气绝,脸色乌黑,只是身上却不见一点伤痕。
营长命令张士贵带着三连战士们加紧时间拿下152高地,而他和警卫员进了森林后也果然在一棵大树下发现了两具尸体。
这两具尸体一具是一个瘦小干枯的人儿,身上衣服破烂,脸上长满了瘤子状的疙瘩,极其丑陋,他虽然已死,一双眼睛却是大睁,眼角以及口鼻等处还挂着黑色血痕,看去分外狰狞!他旁边另一具尸体却并非是个人,而是一条全身火红,粗如小孩手臂,大约只有一米长的蛇。
更让营长瞠目结舌的是,这红白肚子朝天早已断气了的火红小蛇,头上竟然长着一块鸡冠花状的红冠,而腹上也长有两只鸡爪一般的小脚!
当然,这场中泰灵异大师斗法事件都是传闻而来,究竟真假如何,全当故事来看也罢。
网上流传的另一版本:
传闻故事起源于80年代初的广州,起因是由于广州一对夫妻闹离婚,互相请巫师蛊师整对方。其中一个请了个当时在广州做事的泰国女蛊师,结果败了。她回泰国后,又请来更厉害的师傅,来中国下战书,打算一雪前耻。中国这边的圈内人竟然答应了!双方为了好好斗法不被打扰,选定在中越边境。那时候中越还在军事冲突。
双方是在一个晚上开始斗法,双方各四十多人。一开始,大家都小打小闹,一方出来玩弄点小把戏,另一方也出来玩点什么,都是低级别的。后来开始逐渐升级,听说召唤出了很恐怖的存在。最后还是中方召唤出一口棺材,才逼停这件事!
当然,这些都是网络流传的版本,知道的人很多,但真正能确定真假的人却很少,毕竟我们平民老百姓,更多时候,多是听的命,少有见的运。
有网友说到,当时是国外的吸血鬼打,我们这边的是道士,我们这边的后来用上了僵尸,一放出来就把对面的灭了九成,剩下的都跑了。后来那僵尸吸多了血,控制不住了,我们这边的道士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才把那僵尸控制住。那是八国联军的时候。
文章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