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丽·金小巷本是位于爱丁堡老城中一处不起眼的小巷子,但没想到在17世纪时,一场鼠疫将此地变成了地狱。居住在玛丽·金小巷的贫民,不到一年时间,就已经有超过600人感染上了鼠疫,成为了爱丁堡鼠疫的重灾区。而爱丁堡政府为了控制疫情,再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就下令将这条巷子给封死了。不管有没有患上黑死病的人全都被封禁在了里面。
玛丽金小巷
一开始,每天还有专人从窗口向小巷内的居民提供必要的食物、水和煤炭,但随着爱丁堡市内的疫情愈发严重,玛丽·金小巷被彻底抛弃。最后,里面的居民全部死于自己家中。更为残酷的是,爱丁堡政府似乎遗忘了这个地方,居民死后,尸体也并没有得到妥善的处置,而是在家中腐烂,很快,玛丽·金小巷便源源不断地散发出尸臭,使得周边居民避之不及,从此无人再敢靠近,从此成为世界上最恐怖的地方之一。
{progress percentage=”20″ color=”#ff6c6c”/}
到后来,鼠疫终于得到了控制,而政府也终于派人来玛丽·金小巷处理那些被遗弃的尸骸,但根据后来去过这个小巷的人描述,虽然尸骸得到了处理,但是那些亡灵们,却依旧停留在此。之后也没有人再敢居住在此,从此被荒废成为了著名的闹鬼之地。
在玛丽·金小巷开放之后就怪事频发,不断有路过的人宣称,自己感受到了奇怪的“触摸”,那触感冰凉而真实,但就是看不到触摸自己的“东西”究竟在哪里。被“触摸”的路人越来越多,有人还说,自己不仅遭到了“触摸”,还听到了一个凄厉的哭声,像是一个小女孩,在声嘶力竭地叫喊着“妈妈”,而这个女孩就是之前说到的少女安妮
玛丽·金小巷有小女孩叫妈妈的事件越传越凶,最后消息传到了一位妇人耳中,她想到了什么,便说:“那个女孩会不会是安妮?”人们问谁是安妮,但那妇人却再也不说话了。人们在好奇心的催促之下,便不断追问妇人,没想到妇人竟嘤嘤地哭了起来,哽咽着说:“她来找我了….”说完便径直回家。人们大惑不解,想知道这位妇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第二天,有人决定直接登门造访,但妇人迟迟没有开门,来访者恼羞成怒,一脚将门踹开,竟发现那位妇人已经上吊身亡。
后来,根据妇人留下的遗书,这件事才终于真相大白。原来,妇人是位寡妇,丈夫在鼠疫期间去世。遗书中说,她知道丈夫的死是报应,因为他们抛弃了自己的女儿。他们的女儿名叫安妮,5岁那年,正好遇上鼠疫在爱丁堡爆发。不久后,安妮出现了被感染的迹象,丈夫感到害怕,便决定将女儿遗弃。
妇人当然不肯,但丈夫执意如此,妇人便不敢再说什么。一晚,丈夫抱起熟睡中的女儿,悄悄离开了家,妇人察觉后,便起身跟踪,看到女儿被丈夫遗弃在玛丽·金小巷,妇人暗自决定,第二天一早就收拾行李,接上女儿,然后远走他乡。
谁知第二天一早,妇人发现玛丽·金小巷竟被封堵,进出均无可能。妇人伤心欲绝,只好回家。后来,丈夫还是没能逃过一劫,感染了鼠疫,并很快死亡。妇人存活下来,她本以为事情已经过去,没想到女儿还是“找”到了她,她觉得生无可恋,于是决定去见女儿和丈夫,一家人团聚。
2001年,一个规模浩大的超自然现象研究团队在爱丁堡展开了调查,他们希望能通过科学的力量,系统地解释、分析爱丁堡历史悠久的“鬼文化”。其中的一个分队来到了玛丽·金小巷,目标是解开那奇妙的“触摸”之谜。
为了取得数据,调查分队还找了多名志愿者一同前往。一群人彼此分开一段距离,行走在幽深的小巷中,狭窄的小巷两旁,挤满了废弃的建筑,斑驳的石壁上支着中世纪时期的铁皮油灯,显得格外阴森。每走一步,脚下都会发出寒冷而空洞的脚步声,并在小巷中不断回荡,让人不觉毛骨悚然,浑身鸡皮疙瘩。
这必定不是愉快的行走,而结果显示,有超过半数的志愿者看到了超自然现象,有人说看到了虚幻的影子,有人说自己的体温在进入小巷后骤降,也有人说自己被什么东西给“触摸”了….奇怪的是,面对种种诡异现象,调查分队的探测仪却并没有获得任何有用的信息,这项调查就这样不了了之。
面对这样的情况,爱丁堡政府很是头疼。最终,在2003年,政府决定将玛丽·金小巷作为特色旅游项目,面向公众开放,但有一项特殊规定:禁止游客独行。
这项奇怪的规定再加上玛丽·金小巷本身的种种恐怖传闻,很快吸引了众多猎奇爱好者前来参观,他们并没有失望,很多人都表示,自己的确受到了奇怪的“触摸”,倒是小女孩安妮的哭声,却再也没有人听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