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发生在老爸初中的时候。
一天放学后,老爸和住一个大院的刘姓同学(下文简称刘),没有回家,而是在学校玩到很晚。
眼看天已擦黑,两人才想起该回家吃饭。

走大路,从学校正门回家需要大概二十分钟,而从学校的后山抄小路回家,只需要十分钟.
后山有一片树林,光线并不好,还零星的散布着一些孤坟,到了晚上难免有些阴森恐怖。老爸和刘赶时间,合计了一下,还是决定走小路。
gufen.jpg
路过树林的时候,老爸感到一股强烈的便意,于是对刘说:我要拉屎,要不你先回去?
刘很仗义的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屎同拉,我陪你。
于是各自找地方蹲下办事,两人相隔六七米,面对面,这样既可以相互看见,也避免了闻到对方的屎臭味。
两人无话,低着头专心致志的拉屎。
老爸遥遥领先,不到五分钟就完成排泄。
老爸抬起头,对刘说:请问对方便友,有纸吗?(这里说一句,老爸成绩名列前茅,很爱惜课本和作业本,所以舍不得撕本子擦屁股。)
刘没说话,把手伸进书包,胡乱扯了几张纸,也不知道扯的是书还是本子,把纸捏成一团,抬头,准备把纸团丢给老爸的时候,突然刷的一下站起来,哆哆嗦嗦的指着老爸,脸色煞白,一副想说话又说不出的样子。
老爸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只见刘一把抓起书包,狠狠的对着老爸甩过来,书包擦着老爸的头皮呼啸而过,老爸还在一头雾水的时候,刘大叫一声,提起裤子就跑,屁股都没擦。
老爸抓了把土擦干净屁股,准备找刘理论,刘已经连滚带爬跑出老远,只剩一个背影了。
老爸气呼呼的骂道:敢拿书包砸老子,要不是你个狗日的跑得快,老子非锤死你不可。
骂归骂,老爸还是捡起刘的书包,一个人回家了。
老爸回到家,奶奶看老爸身上有两个书包,便问怎么回事,老爸说书包是刘的,奶奶要老爸吃完晚饭把书包送到刘家去。
吃完晚饭,老爸带着刘的书包兴师问罪,刘的父母说:刘回来就睡了,叫他吃饭他也不答应,可能玩累了睡熟了。我们寻思着让他先睡一会,睡醒了再随便吃点东西就行了。
老爸没有多说什么,丢下书包就离开了,心里琢磨着:刘,你有狠明天别来上学,狗日的,敢拿书包砸老子。
第二天,刘还真的没来上学。
第三天,刘也没来。
……
一个星期后,刘终于来学校了,整个人瘦了一圈,无精打采的,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
老爸问他为什么用书包砸人,刘长出一口气,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那天,刘准备给老爸丢纸的时候,看见老爸身后不远处的一个小土包里冒出来一个白衣服的“人”,这个“人”影一闪,就骑在老爸肩膀上,双手掐着老爸的脖子,奇怪的是,老爸似乎毫无察觉。
刘情急之下,将书包用力甩去,想要砸那个“人”,可是书包从那个“人”的身体穿了过去,那个“人”见刘攻击他,便放开老爸,向刘飘来,刘吓得半死,不要命的往家跑,到家之后赶紧躲进被窝,连父母叫他吃饭都不敢出来。
刘当天晚上就开始发高烧,父母急忙把刘送入医院,医院找不出病因,束手无策。刘的父母更是一筹莫展。最后一个见多识广的街坊老奶奶说刘可能被鬼吓掉了魂,要喊魂才能恢复,刘的父母想想,医院都治不好了,只能用迷信的办法了。经过一晚上的喊魂,刘奇迹般的退烧了,只是身体还很虚弱,在家休养了几天,就来上学了。
老爸笑着说刘在鬼扯,刘盯着老爸看了很久,突然一把扯开老爸的衣领,老爸的脖子上,隐隐约约能看见淡淡的,几乎消失的指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