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认为,见鬼这玩意是天生的,有的人不想见鬼也看得见,有的人不管怎样就是看不见。
我家里的人,老爸见过为数不多的几次,比如白衣女子那次。我和我妈都是看不到的,虽然我和老妈都遇见过疑似鬼打墙的状况,但是都没有见过鬼的影像。当然,我们也不希望看见。

我伯父一家,却都拥有见鬼的能力或者体质。伯父揍过小猴子,下面来说说伯母和弟弟(伯父伯母的儿子,应该叫堂弟吧)的故事。
伯母刚生下弟弟,在爷爷家坐月子,因为爷爷是老干部,居住条件比较好,奶奶也方便照顾。而且伯父在外地工作,一时赶不回来。
坐月子的第一天晚上,爷爷奶奶都已入睡,突然从伯母的房间传出疯狂的尖叫。爷爷奶奶急忙起床冲进伯母的房间,只见伯母一脸惶恐,死死的把弟弟护在怀里,颤抖的指着窗外,大叫:滚!滚!不给你!
kldnv.jpg
爷爷奶奶望向窗外,一切如常,哪有什么异状?再看向伯母,伯母像瘫了一样,两眼无声披头散发,自顾自的说:走了,终于走了。
爷爷奶奶安慰了一会伯母,经过刚才的一番折腾,精疲力尽的伯母很快入睡了。
奶奶怀疑家里有鬼,爷爷却满不在乎,说伯母刚生完孩子身体虚弱精神不济,一切只是幻觉罢了。爷爷身高一米八七,虎背熊腰一身正气,打了一辈子仗,年轻时是不大不小的军官,手上多少有一些人命,所以根本不相信所谓的鬼神。
第二天白天,伯母除了有些嗜睡,并无其他异常,奶奶也就放下心来,看来伯母只是身子虚精神差而已。
可是到了晚上,还是那个已入睡的时间,伯母的房间再次传来惊叫声。爷爷奶奶急忙赶到,发现伯母护着弟弟,对着窗外发疯一样的嚎叫。许久,伯母的情绪才稳定下来,但这次伯母说什么也不愿意睡觉,只是抱着弟弟瑟瑟发抖,死死的盯着窗外,直到天亮才勉强入眠。
事态越发严重了,奶奶决定晚上陪着伯母,可是即使这样,第三天晚上,怪事还是发生了。
差不多还是那个时间,伯母突然跳起来,凄厉的尖叫,对着空气拳打脚踢,似乎在和什么东西搏斗。奶奶则是一头雾水的看着伯母和空气厮打。直到爷爷听到动静闯进门,伯母的诡异举动才终于停止。
听了奶奶的描述,爷爷发现事情可能不那么简单,第二天,就找来一个专业人士,具体怎么操作的我不知道,因为我只比弟弟大了不到一岁,当时可能还没断奶。而且这个专业人士行事神秘,做法的时候似乎连爷爷奶奶都不准在场。
经过专业人士的处理,伯母再也没出现过半夜惊叫的情况。
后来,伯母说出了那几天的事情:第一天晚上,伯母还在睡觉,突然从梦中惊醒,一个女人,站在窗外,爷爷家的房子,窗台大约有两米高,普通人站在外面,屋里的人根本看不见。这个女人是怎么站到这么高的地方的?深更半夜,谁那么无聊搬个两米的梯子站在别人家窗台?突然,那个女人开口了:好可爱的孩子啊,给我吧。
第二天,那个女人又来了,还是同一句话:好可爱的孩子啊,给我吧。
第三天,那个女人不是出现在窗户外,而是直接出现在房间里,硬生生的要夺走弟弟,坐月子中的伯母,拖着虚弱的身体与其进行搏斗。母爱何其伟大!
那个处理事件的专业人士,离开的时候,对着不远的一处人家,深深叹了口气,无奈的说了句:造孽啊!然后飘然离去。
不远处的人家,媳妇嫁进门来,好几年没有怀孕,婆婆为人刻薄,经常冷言冷语,家里的所有脏活累活都让媳妇去干,媳妇比较懦弱,不敢反抗只能逆来顺受。那个丈夫也是个软蛋,不敢维护媳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媳妇受气。
结婚几年后,媳妇怀孕了,婆婆也不给她脸色看了,甚至开始照顾起媳妇来。媳妇终于过上了几个月的幸福生活,可是在生产的时候出现了状况,大人保住了,孩子没了,是个男孩。
这个时候,是女人最脆弱的时候, 本应受到安慰的媳妇却遭到了婆婆最恶毒的奚落:不下蛋的鸡,要你有什么用,赔我孙子!
这个婆婆,至始至终,只在意自己的孙子!软蛋丈夫也不敢忤逆婆婆,连安慰的话都不敢说一句。
婆婆很快就把媳妇接出了医院,用她的话说:没用的东西,还有脸赖在医院。
到家后,婆婆对待媳妇更加变本加厉,说的话越来越难听,连邻居都看不下去了,丈夫却始终保持沉默。
这个绝望的女人,刚刚失去孩子的虚弱的女人,在一个夜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