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发生在90年代初的一个除夕夜,主人翁是我老爸。
那时候我爷爷奶奶都还在世,他们育有六个子女,每逢过年所有子女都会在爷爷家团聚。
我家离爷爷家大概有三公里,其中两公里是小路,这条小路宽约两米,刚刚足够两辆自行车并行,左边是山,右边是几乎废弃的厂房。

晚饭时,大人们喝了点酒,然后开始打麻将。小孩子白天疯了一天,很快就困了,我吵着要睡觉,老妈就带着我先回家了。
爷爷是军人,对父辈非常严格,老爸他们如果谁敢和奶奶顶嘴,最低的惩罚是两耳光外加跪在墙角一天。所以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再爷爷面前喝醉。
bymn.jpg
老爸自然不敢喝多,当天只喝了半斤。我和老爸的酒量相当,我们每次喝酒都是先开一瓶白酒,两人对半分,然后喝一到两瓶啤酒,所以半斤酒对老爸来说,绝对不会到头晕眼花的地步,更何况老爸当时正值壮年。
大人们打麻将打到凌晨两点就散了,老爸跨上二八凤凰往家赶。
在大路上有人家,还有不少灯火,一到小路,就完全暗了下来,因为当时路灯还没有普及。在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依靠着朦胧的月色,老爸骑着二八凤凰出发了。
刚上小路不久,老爸就看见前方有一个白影,再靠近些,原来是一个白衣女子,长发及腰,默默地走着。
老爸以为是谁家的媳妇在家里受了气,赌气跑了出来,可是一个弱女子,深更半夜孤身一人,怎么说也是很危险的。老爸想一探究竟,就加快了骑车速度,准备赶上白衣女子问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
就在这时,怪异的事情发生了。老爸蹬着自行车,却追不上那个行走的白衣女子,不管怎么样加速,白衣女子始终在老爸前面,和老爸保持着三米左右的距离。这时老爸才看清楚,白衣女子不是在走,她在飘!
老爸也是个浑人,当下把心一横,管你是什么东西,老子撞死你再说。
老爸玩命的蹬自行车,使出了吃奶的劲,终于接近了白衣女子。在即将撞上白衣女子的一瞬间,白衣女子突然消失了,就那么毫无征兆的凭空消失了。
老爸停下车,喘了几口粗气,平复了一下情绪,安慰自己这一切都是酒精的过错。
老爸气喘匀了,继续上路,同时感叹酒真不是个好东西。还没骑多远,赫然发现,白衣女子又出现了!还是一身白衣,还是长发及腰,还是三米左右的距离,还在飘!
这下老爸明白了,绝不是自己喝多了,即使是吸毒也吸不出这个效果。老爸还想撞他,可是腿已经软了,只能有气无力的蹬着车,晃晃悠悠的前行。
那个白衣女子,也没有过多的举动,只是在老爸前面三米左右,悄无声息的飘着。
老爸已经绝望了,这样下去,迟早得被吓死。
突然,前方出现了一束光,白衣女子也在这一刻消失了。
有光,就有人,老爸疯了一样朝光源骑去。
一个老头,拿着一个手电筒,稳稳的站着。
终于见到人了,老爸一下瘫坐在老头脚边。还没等老爸说话,老头开口了:回去吧,她不会跟来了。
老爸继续赶路,白衣女子果然没有再出现。
这个老头,是一个孤寡老人,妻子去世后一直一个人生活,没有什么朋友,也没人见过他的儿女。为什么除夕夜凌晨会出现在这里,老爸至今也不明白。
后来,老爸每次见到这个老头都很客气,必定笑脸相迎,双手奉上香烟,偶尔还带着酒菜陪老头喝两杯,老头也受之坦然。老爸数次问过老头当晚的情况,老头总是沉默,老爸也就不再纠缠。
此后几年,老爸严禁老妈穿白色衣服。
再后来,搬家了,再也没见过这个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