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y.png
我有两件自己经历过的真实案件,现在想想还挺奇怪的。我小时候的一件事让我印象非常深刻,应该是7岁左右吧,农村,当时家里有一间房子是堆放乱七八糟东西的,很少有人进去。
有一天,我想进去拿东西,刚开门,记得凳子上有个很奇怪的东西,在看我,也许是我年龄小的缘故,当时也没有害怕,那个东西也没跑,就站在那里看我,我朝他啊了一声,他也叫一声,然后我就去叫我妈过来看,但是我妈过来后,啥也没有了。门是关着的,而且那个东西也不是很小,跟猫差不多大,但绝对不是猫。也不知道去哪里了,我妈说我瞎说,自己吓唬自己而已。但是我当时真的看见了,那时候也没有照相机,也不能拍下了,只能自己知道就行了,也就没有深究。现在长大了,有时候回想起来,感觉确实挺奇怪,有人说是黄鼠狼,但是黄鼠狼很胆小,见了人就跑,所以不可能在那里呆那么久。
还有一件大概是高二那年,我爷爷去世了,是在后山上散步看花的时候摔坏了腿然后去医院的路上走的。我爸是爷爷的遗腹子,我从小不是爷爷奶奶带大,对爷爷奶奶印象不是特别深刻。只是依稀记得是个喜欢花花草草的老头。
山里人很早就给自己准备棺材了,这不是不吉利,相反是有保佑升官发财,长命百岁的意思。爷爷在山里放棺的第一天晚上,奶奶从里间听到外面办丧事的听听框框的声音很激动,但是奶奶瘫痪在床上3年了,不能动弹。姑妈担心奶奶,想着一起进去看一下奶奶。奶奶一生坎坷,没念书,育有三子二女,往下的孙子辈又有9人。但是大家害怕奶奶的样貌,因为瘫痪在床,奶奶身上总有股挥之不去的难闻的味道,而且由于清理不及时,眼睛上有一层厚厚的伽。只有我和姑妈一起进去了,当时天很晚了,奶奶的床很暗,神色也看的不是特别清楚,姑妈在旁边一直跟奶奶大声说话,又说我来看奶奶。奶奶嘀嘀咕咕了很多听不清楚,准备走的时候,突然,奶奶一把抓住我的手,眼神有光,直直的看着我,深的我发慌。当天晚上,奶奶就去了。大家都说,奶奶爷爷表兄妹,相互扶持了一辈子,到了了还是一起走了。
爷爷奶奶的棺摆在家里放了三天,道士闹了三个晚上。第三天晚上,大家都很忙了,而且早上5点要起来烧纸屋,很多人就早早睡了。那天我烧纸钱烧到最后,夜很深了,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我找了很久没有找到床位,大家睡得七倒八歪的。我就直接在堂屋里面睡了,堂屋当时就是放着爷爷奶奶棺材的客厅。现在想想我一个妹子真的是胆大。12点那会儿还停了电,但是我没在意,太困了。等我5点被叫醒的时候,我被吓了一跳,我身上全部是一条一条白色的孝布。想想场面真的挺骇人的。
叫我的小姑妈被吓了一跳,但是当时也来不及多想,因为爷爷奶奶要出殡了。事后我问了一下家人,都没有人给我盖孝布的。也是,谁会给人盖东西盖孝布这么不吉利的东西呢。我妈妈后来说可能是我太冷了,自己无意识盖得,可是我从来没有梦游的习惯,而且孝布在大家的身边,不是一间屋子,我又怎么拿得到呢。最后我爸爸说,可能是那天奶奶看我太冷了,给我盖得。
至今想起来,这还是个未解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