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大学分配室友就像是开六合彩,你永远不知道开出来的会是什么货色。
天南地北,性格迥异,虽然相逢即是缘,但是良缘孽缘就很难把握了。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你永远不知道你在别人笔下扮演者什么样的角色。
刚进大学的时候就有学姐跟我说:每天晚上十二点的时候,数学楼都会出现一个头白了发的老教授,在404教室讲高数。只要带上高数书晚上去那里睡一觉,保准不会挂科。
很多人在大学里都有听过或者经历过一些灵异事件,小鬼整理了五位童鞋的故事:
鬼

01 “拧下自己头的舍友,是我们宿舍的老大”
@海焰
他独爱讲鬼故事,从入学第一天开始,每天晚上都会给我们讲鬼故事。
最开始是从网上扒鬼故事,后来以我们为主人公,讲述我们依次在宿舍门口,走廊,楼道里遇到的各种不可描述的事情。
直到毕业前一天,老大最后一次讲鬼故事,这一次,他自己成为了故事中的主人公。
那天晚上他压低声音说:突然间,那个男人把自己的头拿下来,问那女孩说,你刚才梦到的是不是这样?
紧接着一声狞笑,我们听见咚的一声,人头落地。
带着头发的人头在黑暗中的地板咕噜噜的滚动。
整个房间瞬间静止,所有人都冻住一样,愣愣的看着老大的头在黑暗里不停的滚动。
以前我无数次想过遇到鬼自己会如何反应,但真到这时候,只是发愣,大脑一片空白。
我们哆哆嗦嗦地打开灯,才发现是理发店那种塑料模特假头。
后来,老大在大学任教,我们一直担心,怕他哪天一时兴起,在课堂上把自己头拧下来。
老大拧下的头,成功在我们脑海中,刻下了一道深深的划痕。
即便多年后,我们依旧记忆犹新。

02 “今天浴室的水烫死人了”
@匿名
上大学的时候,有一次学校公共浴室的水特别烫,洗完回寝室后,我随口说:今天浴室的水烫死人了……
上铺一兄弟,噌的从床上探出身子,惊恐里还有点小激动地问我:“啊!真的吗?谁烫死了?”
要是真烫死了,我还能站在你面前吗?
是不是嫉妒渴望我被烫死,你就可以顺利保研了。
大学寝室中,室友之间最常说的就是,感谢室友不杀之恩。
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蹦出一个奇葩室友,然后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结束你的生命。

03 “只有10楼的文科楼,坐电梯却上了18楼”
@东杰
下午上完课回去发现自己的书本掉在文科楼,吃完晚饭一个人去教室取。
在六楼教室找到了书,坐电梯准备下楼,一双手突然伸出来挡住了电梯门,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生,湿哒哒的头发贴在她惨白的脸上,手上还拿着一把红雨伞。
明明记得来文科楼的时候依稀天上还挂着几颗星,不过南方的夏天,暴雨可是说来就来,我们经常吐槽也都习惯了,只是出门的时候没有带伞可怎么办。
一边疑惑看见她按下了“1”,便着低着头玩手机,等电梯停的时候发现已经到了“18”楼,她笑着跟我说自己到了,出电梯前还拍了一下我的肩膀,一股透骨的寒气顿时传到了我身上。
我打了个冷颤,想起我们整个文科楼一共才10层,吓得我赶紧按了关门键,出了教学楼,发现外面根本没有在下雨,地面都是干的。
后来听人说,有一个先天性心脏病的学姐,当时就是被困那个电梯里面,被救出来的时候,她脸色苍白地靠在电梯边角,旁边放着一把红色雨伞,叫她已经没有回应了,那天下了一整天的暴雨。

04 “他自杀跳楼时,眼睛对着那间教室的门着地”
@成呈
我们教学楼的一楼大厅里面一直放着一面很大的镜子,给学生们正衣冠的,经常有音乐系的学生会来这里排练舞蹈、自习。经常有人从教学楼出来的时候经过镜子面前,会听到一个男生的脚步声和抽泣声。一些同学说这栋楼里有鬼,越传越邪乎。学校当时还出了通知,明令禁止传播这件事情。
但是有一个音乐系的女生在教室里自习的时候被关在了里面,开始还以为是认识的人在跟她恶作剧,开玩笑的,但她一直敲门,一直敲,外面都没有人回应,中途只有一个声音在外面恶狠狠地说了一句:你不爱我,我就要把你关起来饿死。
直到第二天上早自习的同学来了,她才出去,但自那之后一直在寝室高烧不退,上吐下泻,不能言语,几乎神志不清,甚至室友老师都认不得,嘴里一直嘟囔着些什么。家长来学校把她接回去,去医院治了一段时间不见好转,父母只好请道士给她做法,第二天她开始能够正常说话。
道士说:以前有个男生因为追求一个音乐学院的女生不成,从那栋楼顶跳下来,刚好落地时眼睛对着那间教室的门。死后他的魂经常去那间教室找会跳舞的女生,刚好你还跟那个女生有一丝相像,所以被他找上了。
道士临走时给了她一个符让她一直带在身上,直到大学毕业。

05 “实验室的尸体标本追着我要孩子”
@七十三
作为医学生,对于福尔马林泡过的尸体已经丝毫没有感觉。
有一次上课,我们有一个怀孕四五个月的孕妇标本,老师让我们按照她的指导解剖,取出胎儿,操作完之后又放回去。那天晚上回宿舍之后,室友A说自己头疼,早早地就睡下了。
到了半夜,我们其他人开黑玩得正嗨,听见他嘤嘤嘤说些什么,但是没一会儿声音越来越大,凶惨地哭着说:“我的孩子,把孩子给我……”“我靠,咋是个女的声音?”室友B反应过来,这声音根本就不是室友A的声音。
我们三个人在他床铺前面摇他,叫他,但怎么也不醒……哭完他开始疯狂地挠自己的肚皮,挠出了几道明晃晃的血印子,力气特别大,两个人抓住他的手才勉强停下来。
室友C开始大声对着A喊:“我们没拿你的孩子,你的孩子还在实验室,你的孩子还在实验室……”好不容易A的身体才平静了下来,突然他又蹬了我一腿子。还好是他自己醒了。
“你们都站在我床前又在想什么鬼招?”
“不过说到鬼,你们猜我刚刚做了个什么梦?”
“我去实验室把解剖出来的婴儿偷回来了,被孩子他妈追了一路,真是见鬼了。”